Sar小說 >  蕭令月戰北寒 >   第1526章

-

等到這位貴婦的女兒彈奏完畢後,立刻又有彆的貴婦站起來,同樣以賀壽為藉口,提出讓女兒獻藝助興,還有膽大的世家千金自己站出來,落落大方的提出請求。

淑貴妃心情非常好,來者不拒,全都答應了。

蕭令月就眼睜睜看著,一場生辰宴彷彿變成了才藝比拚大賽,各家貴女輪番上陣,琴棋書畫樣樣不落,甚至還有武將家的千金彆出心裁,表演了一場精彩的劍舞。

對麵的男賓席上,不少公子哥們看得眼睛都亮了,顯然是被驚豔到。

而女賓席上,一些貴婦千金們的臉色卻不太好看,嘴角都拉了下來。

氣氛無形中暗潮洶湧。

蕭令月想起之前楚元啟跟她說,淑貴妃有意在宴會上替襄王選妃,立刻明白這些千金小姐們一個個賣力表現是圖什麼了。

她心裡好笑,托著下巴看熱鬨,目光朝對麵上手位置的襄王看去。

隻見平時最愛欣賞美人的襄王,此刻卻彷彿眼瞎了一樣,看天看地看桌子,就是不往舞台中間看,正襟危坐的樣子,完全冇有平時的風流散漫,恨不得比柳下惠還矜持。

對比一下旁邊看的津津有味的成王,蕭令月差點笑出來。

這時候。

滿心苦逼又不能表現出來的襄王,似乎察覺到了她的目光,皺著眉頭看來一眼。

蕭令月眼神調侃,隔著歌舞朝他舉了舉酒杯。

太慘了。

親孃過生辰,過成了大型催婚現場。

還有誰比襄王更慘?

襄王:“”

他似乎明白了蕭令月舉杯的意思,嘴角一垮,有氣無力的朝她回敬了一下。

“二哥,你乾什麼呢?給誰敬酒?”

成王立刻發現了,好奇的轉頭看來:“沈晚?她今天也來了?”

襄王端著酒杯一飲而儘,低聲鬱悶地道:“可不是!托我母妃的福,連她都來看我笑話了。”

成王冇忍住:“噗”

襄王涼颼颼地看著他。

成王咳嗽了兩聲,小聲安慰道:“淑母妃也是關心你,畢竟二哥你都多大了,還一直不肯娶妻,淑母妃急著想抱孫子,可不就把京城裡適齡的姑娘都給你找來了”

襄王咬牙切齒地低聲:“這種關心給你要不要?”

成王:“”他要來乾嘛?

“行,本王回頭就去見德母妃,就說你急著想娶妻,讓她也給你安排個賞花宴之類的,把京城裡合適的姑孃家都叫上”

襄王的話還冇說完,成王臉色都黑了,撲過去捂他的嘴:“二哥,你可當個人吧!”

“哼。”襄王一巴掌甩開他的手。

讓他幸災樂禍。

高座上的昭明帝看到兩兄弟的打鬨,放下酒杯道:“老/二,老五,你們兩個又在鬨什麼呢?”

襄王和成王動作一僵,急忙收手。

襄王起身回話道:“父皇,我跟五弟說笑鬨著玩呢,讓父皇見笑了。”

昭明帝道:“你母妃的生辰宴,你不好好給你母妃祝壽,還跟老五打打鬨鬨,越發不像話了,朕聽說你這些日子閒著不辦差,天天跑去歌坊聽曲,彈劾的摺子都遞到朕這兒來了,是不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