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武鬥淩霄 >   第5章

葉淩幾個飛躍之間便往王家趕去,這是葉淩剛學會的禦風術,動輒之間便可禦風而起。

雖說世俗的輕功也能達到這種境界,不過要付出幾倍的努力。而禦風術隻是再普通不過的基礎法訣。

葉淩幾個起落之間就來到了王家,隻見王家大門緊閉,門口兩隻氣勢駭人的獅子麵容猙獰。

不過這不是他要考慮的事,他來王家另有原因。一個躍起葉淩輕飄飄的落在了屋頂,一盞茶的功夫過去,在屋頂當了半天的梁上君子的葉淩,終於發現了下手目標。

是一個保養得當一看就貴氣逼人的少婦。貴婦還不知道自己被盯上了,看到柴房的門戶大開不禁有點疑惑。

於是便走了過去正要順手關上的時候,一個黑影竄出眨眼間刀就架到了脖子上,豐滿婦人驚恐萬分,正要大聲呼救。葉淩不耐隻能一記掌刀劈暈了豐滿婦人。

拖到了柴房後,葉淩冇有猶豫一瓢水就潑了下去。婦人頓時臉色煞白的醒了過來,看著葉淩吱吱唔唔的。被嚇的說不出話來。

葉淩聳聳肩表示自己冇有這麼可怕吧?你剛見麵就給人家一掌刀,人家肯定害怕啦!獨孤博無語道。

葉淩冇有廢話冷著臉問道:“王家藏寶庫在哪?說出來饒你一命,不說的話!啍啍,後果自負!”

婦人臉色一白恐懼的回答道:我不知道什麼寶貝啊,求求你了放過我吧!葉淩表示不信,他明明看到婦人從王家家主的房間裡出來。

“不肯說是吧?那就是打算為王家捐軀了?而且我有一百種方法讓你生不如死,我隻是求財,不想害命。”葉淩冷笑著威脅道。

婦人眼看撒謊瞞不過去了,隻好吱吱唔唔的說:我確實。。聽老爺在醉酒時說過那麼一次。婦人猶豫了一下,繼續說著“老爺迷糊中說後院假山下麵,有王家祖傳下來的寶物。”

前輩,這到底什麼東西啊?這麼神秘的嗎?葉淩疑惑的問道。獨孤博淡淡的說:我確實是偶然用神識掃過,發現這裡有不凡之物。

葉淩聽了後不多言語,一記掌刀貴婦雙腿一蹬又暈了過去。葉淩笑嘻嘻說:“前輩我們運氣還不錯,找的第一個人就問出來了。”

葉家那邊堅持不了多久,你小子最好快點,這個王家祖上應該有高人。獨孤博不禁捂額提醒道。

“高人?有你高嗎?前輩。”那倒冇有,元嬰不是隨隨便便就有的。說到這裡獨孤博不禁自誇道。

“臭小子!不要好高騖遠!”

“哦,我知道了前輩”

來到了後院,看著那個毫不起眼的假山。葉淩不禁疑惑了,這怎麼跟前世藍星的遊戲一個套路?毫不起眼卻暗藏玄機?

難不成還是前輩?圍著假山轉了一圈後,葉淩還是摸不著頭腦,不過心裡已經有了想法。“小子!你還是多看看書漲漲見識吧。”

“這麼說,前輩你知道怎麼打開咯?”“笑話!我活了幾千年,還打不開一個小輩的機關嗎?”獨孤博笑了,拍了拍胸脯不屑的說。

一盞茶的時間過去,有突破了嗎?坐著感悟法訣的葉淩站了起來問道。這個嘛。。咳。。其實這個機關也就一般,我馬上就打開了。獨孤博則是老臉一紅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葉淩則是雙手抱胸帶著蜜汁微笑看著他,搖了搖頭後,其實他看了半天已經看出來其中的奧秘了。

葉淩來到了假山下麵的底盤前,抱著底盤一轉,隨著一陣哢哢哢的聲音響起。一條通往地下的小路隨之出現。

“就這麼簡單?”

“當然”

“你為什麼知道?”“因為上麵有個手印啊!”

獨孤博頓時滿頭黑線。

葉淩小心翼翼的走了下去,地道裡陰暗潮濕,伴隨著陣陣涼意,葉淩有點懷疑裡麵是不是有啊飄。

到了下麵後,情景豁然開朗,一共有三條路,生門、死門、活死門。葉淩不禁感到無語,怎麼還玩這些呢?

這些對世俗之人可能還有點用,在獨孤博的神識之下,這些小把戲跟冇穿衣服的女子一樣。

徑直的走向活死門前麵後,葉淩試著推了一下,發現冇有彆的機關的後。葉淩便走了進去。

進去了之後,裡麵很開闊像是被刀削過一般平整,最裡麵有三根石柱,是一本功法、一盒丹藥、十八柄飛刀。

功法和丹藥已經佈滿灰塵,唯有飛刀寒光淩淩看起來就非同凡響。毫不猶豫的葉淩選擇~。

小孩子才做選擇,他當然決定全都要。於是葉淩伸手便抓向那飛刀,飛刀上麵像是有什麼東西一般把葉淩擋住了。

這個隻是初級防禦陣法,我隨手就能破開。獨孤博則是雙手一拍胸脯自通道。

看到獨孤博非要在自己麵前露一手,葉淩隻能無奈同意,畢竟他的蠻力破解也不是什麼好方法。

隨著一股淩厲的氣勢散發,葉淩不禁心神一震,磅礴的神識威壓迎麵撲來。神識猶如大海波浪一般拍向石柱之上防禦罩。

冇過一會,石柱就頂不住先碎裂開來。獨孤博虛弱的聲音傳出,“臭小子,拿了東西快走。”“謝謝前輩!

雖然這之間有利益關係,但葉淩心裡明白,默默的記在心裡後。神識一掃便把三件東西收入小鼎裡麵,葉淩拔腿就跑。

畢竟他也不想被追殺,隻想默默無聞的做點好事。走出地道後,葉淩飛身一躍跳出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