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陽宮前,高離立地不動,冷冽的眸子裡晃動著森然。

天罡童子功的威力不可想象,實屬煉境之中的異數。

事實上,這門功法隻是草創,乃是他借鑒周道傳授的諸多法門,並且獲得了宮中那位老祖宗的指點方纔成型。

如今牛刀小試,已是威力驚人。

強如白雲飛都身受重傷,再也無力支撐,倒在了高離的腳下。

」方纔煉境,便有這樣的造詣,後生可畏啊。」

白南音突然輕歎,並冇有因為白雲飛的落敗而惋惜。

「白姑娘倒是看得開。」周道凝聲道。

「這世上,有人大成,便有人大敗,人生起伏,纔是命之常態……「白南音輕語。

此刻的她卻冇有了剛剛的颯爽淩然,言語之中透著出塵出世的瀟灑豁達。

「把他帶下去吧。」

白南音一聲令下,身邊的宮人趕忙上去,帶著昏死過去的白雲飛,下去救治。

在白南音眼中,這次的失敗未必就是壞事,剛過易折……這天下實在太大,風雲驟變,臥虎藏龍,若是一味眼高於頂,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遲早會吃大虧。

對於白雲飛而言,他是幸運的,能夠在年弱之時見到這世上的妖孽,不至於丟了性命。

否則,這個道理領悟得越晚,他的性命便越是危及,如果遇上週道這樣的狠人……那可就不太好說了。

「殿下……元王大人…」

就在此時,高離踉踉蹌蹌走了過來,這一戰對他而言也是消耗巨大,受傷不輕。

嗡……

周道一指點出,混元法力化為一道暖流,湧入高離的體內。

刹那間,那沉重的傷勢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恢複。

到了他這等層次,在普通人麵前便是如同神明一般的存在,化腐朽為神奇不過手到擒來之事。

「多謝元王大人。」

此刻,高離又恢複到了原本的必恭必敬,低眉順眼,眼中噙著卑微和怯懦,擺正了奴才的架勢。

「你叫高離對吧。」白南音開口了。

她玉手輕轉,一枚火紅的金丹浮現掌中,濃鬱的靈氣波動輻散開來。

「這枚九陽金丹邊算是雲飛輸給你的賠禮。」白南音倒是恩怨分明。

「九陽金丹!?「高離不禁動容,他久居宮中,又是在十三殿下身邊伺候,見過的好東西不少,一看就知道此乃重寶。

「拿著吧。」

周道將他猶豫,不禁開口。

「多謝仙長。」高離畢恭畢敬地接過了那枚九陽金丹。

「你這樣的天賦,留在宮中做個小小的奴才實在太浪費了……」白南音話鋒一轉∶「你若是願意,我可以向宸妃娘娘討賞,帶你出宮。」

「嗯!?」

周道聞言不禁露出異色,這白南音慧眼識珠,竟然生出招攬之意。

「你說帶走就帶走?」

就在此時,十三皇子開口了,小臉立刻拉了下來,圓瞪的眼中透著冷冽之色。

這世上竟然有人敢搶他的東西。

年幼的十三殿下,竟然難得地流露出了一絲不符年紀的威嚴。

白南音見狀,隻是淺笑不語。

「多謝仙長厚愛,奴才真是奴才,甘願留在宮中,在主子身邊伺候。「

高離恭順地走到了十三皇子的身邊,低頭不再言語。

白南音見狀,搖了搖頭,也不再說話。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她已然斷定,總有一天,這個小太監會後悔自己今天的決定。

在這皇宮大內,能有何等作為,頂了天依舊還是奴才。

一念之差,將來的身份和成就便是天壤之彆。

」九殿下,你們故友重逢,想必有很多話要說,我先告辭了。」白南音行了一禮,旋即便要離開。

她剛走兩步,不由駐足。

「元王威名在外,改日必登門拜訪。」

話音落下,那一襲白衣翩然離去。

「嘖嘖,老九,你這未過門的媳婦兒不簡單啊。「周道望著白南音遠去的背影,凝聲輕語。

「換個地方再說話。」

九皇子無奈地搖了搖頭。

安陽宮,春雲樓內。

爐內生香,一縷縷在空中聚合散滅。

周道端起茶碗,輕輕抿了一小口,旋即眸光輕抬,看向九皇子。

「說說吧,這你未過門的媳婦兒怎麼回事?」

「唉……」九皇子歎了口氣。

「這是父皇指婚,我也無可奈何……想必你也看出來了,這女人極不簡單。」

九皇子滿臉苦澀,眼中充塞著無可奈何。

「她是……飛仙宮的人?「周道忍不住問道。

從剛剛的對話之中,他也差不多猜出了對方的來曆。

九皇子點了點頭:「她不僅是飛仙宮的人,而且還是【仙裔】……來頭不可謂不大。」

「仙裔……這世上還真有仙人?「周道不由地流露出異色。

他曾經在【禦妖司工作手冊】中見過記載,上麵說,古老歲月,道門之中有高手白日飛昇,上入仙界,它們的後嗣子孫也會受到福澤庇佑,曆仙家血脈之變化。

這便是所謂的【仙裔】,意為仙人的後裔。

「仙裔一脈在【飛仙宮】之中都屬於獨一無二的存在,簡直就是皇族,他們的祖上真的出過仙人,白日飛昇,天下共知,就連宮中都有記載。」

九皇子鄭重道。

」白日飛昇,直入仙境!?」周道眉頭皺起,若有所思。

古往今來,修行之道,共分為【煉境】,【真境】以及【道境】。

煉境,有九變。

真境,有五步。

道境,亦有五重天。

一重成法力,兩重煉本命,三重鑄世界,四成化天地,五重合天道。

如今周道已是第三重【破界境】的高手,再進一步便是【天地境】,將外世界化為一方小天地。

如果說芸芸眾生所在的天地乃是一顆參天大樹。

遊離於天外太虛的世界便是無數種子。

一旦踏入天地境,種子便會化為幼苗。

到了此等境界,天地的諸多規則已經難以限製,甚至能夠自由創造規則。

再進一步,便是至高無上的【合道境】。

天與地合,法與術合,人與道合……諸行合一,歸本化元。

所謂合道境,便是將外天地與內世界合二為一,兩兩碰撞,於身體寂滅之中破碎真空,見大道本真,超脫一切法則之外。

據傳,在那破碎真空的刹那,便能見到天地之外的光景。

那便是傳說中的仙界。

「天地之外,真空之秘……那便是仙……」周道喃喃輕語。

「合道見仙……這世上真的有?「

如今的天地,已經再難見真正的合道者,天地境便是修真絕巔,大世茫茫,縱橫無敵,更遑論破碎真空!?

可是古往今來,漫長的歲月之中,依舊有蓋世大能參破了那最後的奧秘,走到了道境的儘頭,合道碎真空。

這些蓋

世強者依舊留在紅塵,未曾提及那虛無縹緲的所謂仙界。

「三千年前,那是修行最後的燦爛……」

就在此時,九皇子開口道:「那也是天地問最後一批合道者的出現。」

太祖,天罡,地煞,敕靈宮祖師,萬劍之主,黑帝……這些蓋世人傑於亂世之中興起,一步步叩開天地玄門,最終踏入合道之境。

從那以後,大世凋零,千萬年的鐘靈造化彷彿都被那一世奪走,天下再也不見合道者。

唯有兩千年前,武帝與道王堪稱異數。

世人皆言,他們不過延續了三千年前大世的榮光與造化,乃是修行盛世的迴光返照。

「我大秦皇族曆代記載之中也未曾提及過仙界……合道見仙,乃是傳說,更何況是如今天地?」九皇子對於這樣的傳說也秉持懷疑態度。

大秦皇族的曆史上出了多少驚才絕豔之輩?

僅僅合道境便不止一位,若是真有破碎真空的奧秘,必會留下。

「你說得不錯,天地變了,今時今日,就算是天地境強者也極難出現。」周道麵色凝重。

自從他踏入【破界境】以後,便逐漸洞悉了【天地境】的奧秘。

這是一種世人不知的殘酷與凶險。

「莫非你已經知曉天地境的奧秘?」九皇子心思何等玲瓏,他有些訝然地望著周道,實在難以想象。

元王已經踏入破界境!?

這個大膽的猜測在九皇子的心中升起,便如一把熊熊大火,再也難以熄滅。

」天地境……這世上踏入天地境的方法便隻有一個。」

「什麼?」九皇子忍不住追問道。

「相互吞噬!「

「什麼?」九皇子麵色微變。

「天地境的奧秘便是如此。」周道無奈道。

如果說芸芸眾生所在的天地乃是一顆參天大樹,那麼天外太虛中的世界便是無數的種子。

種子若是想要破土而出,化為幼苗,便要奪取其他種子的養分。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

這世上能夠破種化苗的機會皆為定數,有人成,便要有人敗,生死枯榮,循環相生,方能維持平衡和諧。

「竟是如此……」九皇子神情凝重。

若是如此就顯得太過殘酷了。

要知道,能夠修煉到【破界境】都是當世人傑,每個時代的絕代天驕。

修行到這個層次,哪一個不是曆經劫難,獲取機緣,登上巔峰之後,冇有雲淡風輕,逍遙自在的清修無為。

等待他們的卻是相同生命層次之間的廝殺吞噬。

即便有人放棄繼續前行,可是其他破界境卻不會放過擺在眼前的養料。

這……簡直就像是在養蠱。

「修行之道,乃是逆天而行……這便是天地設置的規則,能夠邁入道境已經屬於異數……」周道沉聲道。

一旦成為天地境,便如同種子化幼苗,將與參天大樹爭奪養料。

既然如此,這一步的跨越自然千難萬險,唯有相互吞噬,才能破土而生。

「怪不得破界境極少露麵,天地境更是舉世難尋……」九皇子喃喃輕語。

他的心境產生了細微的變化,隻覺得麵對這種層次的強者有著說不出的怪異。

尤其是天地境……

它們……吞噬了多少世界和同層次的強者,才踏出了最後一步!?

如果說破界境強者是蠱蟲,那麼天地境強者便是蠱王。

「現在你知道想要踏入這等境界有多難了吧。」周道忍不住歎息。

他的大羅法界乃是【長生界】級彆的世界,比起尋常世界胃口要大得多,想要踏入天地境幾乎不可能。

這也是他如今最大的煩惱。

先不說這世上有冇有那麼多破界境強者給他吞噬,即便有……他也未必下得了嘴……

就算周道下得了嘴,也未必能夠全部吞下。

「該死的老天,***會算計。」周道心中破口大罵。

你能耐是吧,你能練成大羅法界對吧,你牛逼,直接成就【長生界】級彆的世界……行,那你吃吧,能吃多少算多少,能讓你入【天地境】便算我輸。

或許,天地的意誌大概就是這樣的心態吧。

它允許異數的出現,可是出現了便要承擔相應的後果。

天地境尚且如此艱難。

合道境更是古來少有。

破碎真空,飛昇見仙!?

周道不能說全然不信,隻能說一派胡言。

「陛下給你指婚,不會就是衝著飛仙宮的名頭吧。」周道忍不住道。

如今朝廷跟六大道……四大道門的關係可是極其微妙,這時候指婚,實在有些蹊蹺。

「白家乃是仙裔,在飛仙宮地位崇高至上,將她指給我倒也算門當戶對……」九皇子淡淡道。

曆代以來,皇家與道門結親的事情屢見不鮮。

不說其他,就連秦皇後宮之中都有幾位妃子出身六大道門,其中還有龍虎山的弟子。

「父皇給我指婚倒不是因為飛仙宮的名頭,而是……」

九皇子欲言又止。

「什麼?」

「飛仙宮內有異動……不日將有人……白日飛昇。「

「什麼!?」周道聞言,不禁愣住了。

「白日飛昇!你冇有開玩笑吧,飛仙宮有人達到合道境了?」

「我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嗎這個世上怎會有人能夠達到合道境?」九皇子搖了搖頭。

「這纔是飛仙宮最神秘的地方,也是它們名號的由來。」九皇子壓低了聲音道。

白日飛昇,合道見仙,這樣的秘密至高無上。

這樣的機會何等珍貴。

所以纔有了這門婚事。

「父皇派我上門提親,順便見證飛仙。」九皇子終於道出了這段因緣的由來。

「能帶上我嗎?「周道脫口而出,對於朋友的關心溢於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