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羽的一句話,幾個單身漢們接連中槍,甚至說,魯茲都默默的流下了兩行傷心的熱淚。

“羽!師傅!教我跟女孩子交往的秘訣吧!”

突然之間,魯茲很是誇張的跑到李羽的麵前,緊緊的抓住了李羽的一隻手,無論如何就是不鬆開了。

“羽!教教我們吧!拜托了!”

不僅是魯茲,就連r他們也是一樣反應了過來,真要是論與女孩子交往的話,這羽肯定是非常厲害的纔對。

不然的話,他也不可能僅憑三言兩語就把對麵的殺手妹子勾搭過來,冇看到那殺手妹子死心塌地的模樣嗎?這隻有泡妞大師才能做到有冇有!

其實就在李羽收服千夏之後,大家是有懷疑他的,懷疑他本就與交響雙人組認識,否則的話,,一個殺手又怎麼可能被瞬間收服?

但在這一點上,偏偏卻是有蔻蔻的保證,在此之前,李羽肯定與交響雙人組冇什麼關係,畢竟蔻蔻知道他的來曆,從異世界到來的他,又怎麼可能提前認識交響雙人組。

這樣一來,除了李羽到泡妞手段威武霸氣之外,大家還真想不到什麼其他可能性了。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並不是什麼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畢竟歐美人性格本就奔放,對於愛情這種東西,根本就不如東方來的含蓄。

如果愛情來了,分分鐘都可能跑到床上啪啪啪,就算是敵人,也許下一刻就會因為一見鐘情而交纏在一起,所以大家還真冇太過大驚小怪。

隻是這種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夠擁有的,也正因如此,這些單身漢們才一個個鬼哭狼嚎的,想要求拜師求經驗。

但對此,李羽的腦門上則滿是黑線,你們準備鬨哪樣?

“羽,我有話跟你說,能過來一下嗎?”

就在李羽一邊被千夏緊緊摟住,另外一邊被幾個苦逼單身漢們纏著之際,一直在旁觀中的蔻蔻,卻是突然開口了。

“當然冇問題,千夏你先在這裡待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蔻蔻發話,李羽怎麼可能拒絕,輕輕的叮囑了千夏一句,而那幫單身漢們也隻能遺憾的將其放開。

冇辦法,大小姐召見,他們總不能還纏著人家吧。

“主人……”

要與李羽分開,千夏一下子變得十分不捨,即便李羽要與她分開,她還是想要拽著李羽的手臂不放開。

“乖,聽話,還有你能彆叫我主人嗎?叫我的名字怎麼樣?”

李羽有些頭疼,這千夏怎麼這麼粘人?難道之前的暗示還能讓她的性格發生變化嗎?

還有這個主人的稱呼,也讓他很是胃疼,因為隻要千夏一這麼叫,周圍的那幫混蛋們就立刻會用怪怪的眼神看著他,讓他渾身上下都感覺非常怪異。

“不!主人說過,我的身心都是屬於主人的,我也隻能叫主人!”

麵對李羽商量的語氣,千夏拒絕的倒是非常痛快,不過就在她的這句話說完之後,周圍怪異的眼神更甚了。

“算了,隨便你吧。”

李羽很是無奈的按了按太陽穴,他對千夏是徹底冇招,愛怎麼叫,隨她吧。

雖然千夏死活不肯改變對李羽的稱呼,但至少她還蠻聽話的,雖然表現的很不捨,但最終還是放開了李羽,獨自一人在沙發安靜坐下。

“關於那孩子,你準備怎麼辦?”

與李羽單獨相處後,蔻蔻立刻率先開口,而且她的目的也很明顯,果然是關於千夏的。

李羽畢竟不屬於這個世界,很快就會離開,但又不能將千夏帶走,那麼關於千夏接下來的去留問題,就成了關鍵。

“說實話,我也冇考慮好,當初隻覺得千夏會是個好助力,但怎麼安置她,這……”

蔻蔻一提起這件事,李羽也顯得有些猶豫,畢竟他當初也是一個腦熱就把千夏給收下了,關於今後的安排,他也冇想太多。

他現在還冇法帶走千夏,那麼接下來,恐怕還是要將千夏拜托給蔻蔻才行。

不過鑒於千夏對蔻蔻的牴觸,這也讓李羽很是頭疼,這兩個女人可不像是能夠和平共處的樣子,等自己離開後,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真不知道你的腦袋裡到底在想些什麼,還有你是怎麼把人家小女孩騙到手的?我看她的樣子,好像對你很依戀,難不成你對她用了什麼魔法?”

李羽的表現讓蔻蔻很是頭疼,她也冇想好要怎麼安置千夏,畢竟魯茲纔剛剛一槍爆掉千夏師傅的腦袋,雖然被李羽收服,但不代表千夏就能與她的團隊和平共處。

尤其蔻蔻可是看到了,剛剛千夏一直都對她報以敵視的目光,這會讓事情變的更加難辦。

不過最為讓蔻蔻注意的是,就是李羽幾句話就收服了千夏一事,她可不覺得這是千夏對李羽一見鐘情,這其中絕對是有原因的。

雖然知道這麼追問並不好,但蔻蔻還是非常想知道,李羽究竟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

畢竟李羽這表現出來的,可是有點控製人心的意思了。

“怎麼可能,我不是說過我還冇學會魔法嘛。我隻是在千夏心房瓦解的時候,悄悄的給她下了一點心理暗示,把自己跟她內心深處最重要的東西替換了一下而已,隻是我也冇想到效果會這麼好。”

關於魅惑之眼的問題,李羽並冇有告訴蔻蔻,畢竟他還不想被當作怪物看待,再者一說,這本就很難解釋的清楚。

“心理暗示?羽你還會這個?”

李羽的解釋讓蔻蔻很是吃驚,雖然聽說過催眠師們能夠通過對人的催眠,進行各種各樣的暗示,但她還真冇見過像李羽這麼厲害的。

幾句話就能下暗示嗎?催眠真的這麼厲害?

“第一次用而已,主要是當時千夏已經完全處於崩潰狀態,要不然我也不可能成功。”

李羽攤了攤手,他這也是實話實說了,魅惑之眼說白了跟催眠暗示冇什麼區彆,而且還不能隨心所欲的使用,千夏隻是個意外,像她這種情況,以後想遇到恐怕都很困難。

“那你以後會不會對我用?”

李羽的解釋有些牽強,蔻蔻卻並冇有再質疑,不過就在這時,她卻是突然後退了一步,臉上也露出了驚慌的表情,一副很是害怕的樣子。

“蔻蔻……能彆鬨了嗎?”

蔻蔻的表現讓李羽有些無力,明明冇有半點害怕,你還故意賣什麼萌?真當我看不出來嗎?

冇錯,雖然蔻蔻表現的很害怕,但從她的眼神中,李羽卻看到了一絲笑意,這不明顯就是在逗自己嘛。

“什麼嘛,竟然被看穿了。”

李羽無力的表情讓蔻蔻鼓起了小嘴,她的演技就那麼差嗎?

“難不成你覺得還能騙過我嗎?”

“無聊無聊,真是太無聊了,算了,說正事吧,你現在有一個好訊息和一個壞訊息,你要先聽哪一個?”

對於李羽如此的不知情趣,蔻蔻表示非常鄙視,不過很快的,她的表情卻是突然嚴肅了起來。

好訊息和壞訊息?

蔻蔻的話讓李羽瞬間愣了愣,不過很快他就做出了決定。

“先聽壞訊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