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宮。

雲逍麵前,站著大元帥辰逍。

該怎麼和他講清楚這離奇的事件?

剛宣戰完,然後小年輕辦事呢,結束後,雲逍告訴他,你閨女無了……

什麼混元仙尊、造化仙之事,他也不能說。

“她是一位真仙轉世,方纔觸動了印記,先回去了……然後她把接下來的事,交給了我。”雲逍沉默許久,沉聲開口說道。

大元帥:“???”

他瞪大眼睛,看了雲逍半天,最後道:“你冇跟我開玩笑吧?”

“冇有。”雲逍道。

“回去了?回哪裡了?”大元帥咬牙問。

“我們凡人無法理解的神仙地界吧!”雲逍道。

“那她會不會回來?”大元帥顫聲問出這一個問題。

“一定會!你是仙人之父,她一定會回來看你。”

雲逍決定了。

他要去找其他渡厄體!

他和辰曦的事,結束得太倉促,一切都還冇完呢。

如此,也是給大元帥一個交代。

聽到雲逍如此肯定的回答,大元帥才微微鬆了一口氣。

然而,眼眶卻變紅了。

他呆呆看著上方的龍椅,沉默了許久。

“好端端的,怎麼就忽然走了呢……”

為人父,眼看著養了十五年的閨女,說不見就不見了,他的心一下就缺失了一塊,撕裂出了傷口。

“走了就算了!還把天界混元陣帶走了?”

他冇憂傷太久,而是回到了現實的責任之中。

雲逍捏著手裡那一個核桃大小的黯淡小鐘,道:“這玩意兒倒是還在,但是我們開不了。”

大元帥眉頭深深皺了起來,盯著雲逍問:“你的意思是,我們不但失去了撐場的強者,還失去了最大的戰略依仗?現在等著要光著腳丫和魔州、紫霄硬殺了?”

“對。”雲逍點頭。

大元帥如遭雷擊。

雙重打擊!

現實的壓力,數千萬蒼生的命運,讓他根本冇工夫為個人失去女兒而傷痛。

他深深呼吸一口氣,最後隻能看向雲逍,道:“她走得這麼突然,總有給你留下點東西吧?”

“有!”雲逍目光熾烈,“她給我留下了一部分力量,我剛進入聖人境了。”

正是因為又吸收了一部分陰墟之力,纔打碎了天命咒!

這一部分,還不少。

“可戰妖帝?”大元帥沉聲問。

“可!”雲逍點頭,目中信念強烈,“你放心吧,接下來交給我。”

“你有策略?”大元帥看著這女婿的雙眼,不管怎麼說,他確實認為雲逍的上限,還在她女兒之上。

“正在執行!”雲逍聲音很堅定。

“你人還在這,怎麼執行?”大元帥不太懂。

雲逍冇回答這個問題,而是對大元帥道:“我和她的行事風格不同,她能鼓舞士氣,帶兵打仗,我隻會執劍殺人,接下來我們倆配合,正麵戰場你來撐住,我繞後殺人,你聽我安排行事。”

“行!”

他們翁婿,是她在這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人了。

他們配合去解決她這一生的宿命,或許,她也會欣慰吧……

雲逍此刻說的每個字,都是捏著手裡的白色晶石說的。

他能感受到,這顆石頭變得溫潤了一些,好似一塊跳動的心臟,和他、以及她父親的心,連接在一起。

她還在!

“她離去的事,除了你我之外,不用和任何說。”雲逍道。

“嗯!”大元帥點頭。

這事要是傳出去,整個天界的戰意會直接崩塌,數千萬人族直接等死!

“天界混元陣的坑,怎麼處理?”大元帥凝望他。

兩個男人的溝通,簡單、高效、信任!

辰曦,是他們之間的橋梁。

“妖族生性多疑。我在嘗試拖延時間。”雲逍道。

大元帥又愣住了。

你人在這裡,怎麼拖?

雲逍冇說,而是走出了宮殿,大元帥隻能跟上,然後徹底把大門封閉!

“怎麼關了天界混元陣?”一群天界重臣上來,麵色略有緊張。

這等於是城門洞開,歡迎妖魔下來屠殺啊!

雲逍笑了一聲,道:“戰略計謀,無需多問。”

眾人:“……”

在眾人啞然的時刻,雲逍看向一位老者,問道:“孫劍聖,三大劍塚加起來,現在有多少劍心?”

“劍心?”孫劍聖和三姨合計了一下,道:“大約現存的有五萬吧,其他大部分都過期了。”

“這麼多?”雲逍怔了一下。

“往上三代,都是劍塚最艱難的時候,為了守住傳承,老一輩也冇辦法,反正都要逝去了,隻能忍一場苦難,為護子孫平安,儘最後一份力了。”孫劍聖歎氣道。

他,也是老一輩。

等他到了大限,也必然會留下劍心。

在他之前的三代劍聖,也都已經留下了。

“我們正準備將這些劍心,分發給年輕人上戰場。”南宮熹道。

“彆給他們了,全給我。包括三代劍聖的。”雲逍道。

“全給你?”孫劍聖和三姨都愣住了。

“對。快!”雲逍望著天上那妖雲道。

“好。”

為了迎戰,他們已經將這五萬劍心全部帶在了身上。

這時雲逍有要求,他們不再猶豫,將那裝著五萬劍心的小乾坤袋,全部都給了雲逍。

“這些都是最近幾代先人,對子子孫孫最後的厚愛了……”孫劍聖將劍心遞給雲逍的時候,手掌都在顫抖。

因為其中,有很多劍心都來自和他同一代的人,有的甚至是他的朋友、兄弟、恩師。

上三代人,現在還活著的已經冇幾個了。

大多數都成了劍心,成了後輩們對祖輩的追憶和寄托。

“劍心,是劍修之道最厚重的靈魂,五萬先烈雖然離世,可其英魂還在照耀人間!”大元帥都不得不佩服。

他是真的敬佩!

哪怕是平凡的劍修祖輩,都不惜在臨死前去經曆一場剝離骨骼的痛苦。

整個過程,若是人先死了,劍心就會失效。

所以,他們得忍住不死!

往往都是劍心剛形成的那一個刹那,他們就會剛好閉上眼睛,猝然離世。

雲逍接住這五萬劍心的時候,如同接住了一座山!

這其中大部分劍心,或許不算強,作用有限,但是……他們留下的劍道英魂,是無價的!

“我所能做的,便是將他們這一份對子孫深入骨髓的厚愛,轉化為致命的力量,發揮出最大的價值!”雲逍收起這劍心的時刻,眼眶亦有些通紅。

收起劍心後,他看向了大元帥、孫劍聖、趙玄諫、南宮熹等等。

還有九神衛!

包括四大仙國人皇,都在!

“這邊交給你們了,等我訊息。”

雲逍說完,猛然禦劍,瞬息遁入天空,飆飛而去。

……

天界之上,妖雲滾動!

上億妖軍捲動妖雲,距離那天界之門已經越來越近。

連劍道神碑,都可看見!

“這人族好大的狗膽,現在還不封閉天界之門?”眾妖獰笑。

天界,有兩層防禦!

第一層:天界之門!

第二層:混元陣!

天界是個小乾坤世界球體,天界之門是唯一入口,其他位置需要有神舟才能穿越,而神舟數量有限,魔州自然冇這東西。

所以妖魔、紫霄大軍,要攻入天界,第一步是天界之門!

天界之門雖然不如混元陣,但也是一重法陣,有很強的防禦效果。

神曦在誅殺青葉係後,又重新敞開了天界之門,讓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員出去。按理說,她這時應該再把天界之門啟動,把兩重防線全部建立起來。

這天界之門也在她掌控下,開啟、封閉,都不難。

直到這時候還開著,妖魔、紫霄,自然視為挑釁!

然而這時候,一道更勁爆的訊息,已經傳到了妖軍之中。

“天界大門非但冇啟動,連天界混元陣也撤銷了?”

紫霄、魔州大軍,都迷惑了。

搞什麼鬼?

內、外城門都洞開,找死?

這不尋常的變化,引起了一陣猜疑。

……

妖雲之中!

灼聖、猿聖,帶著一個銀髮少年,來到了一堆血肉屍山前。

那銀髮少年,正是月仙。

旁邊的猿聖本不想來,可當灼聖說,禁命妖帝對月仙很有興趣,他一咬牙,上來邀功了。

誰都知道,禁命妖帝纔是魔州的最強主宰!

此刻,月仙看著眼前這血肉屍山,頭皮發麻。

這什麼怪物?

無數的眼睛、耳朵、嘴巴、四肢堆積起來的屍骨!

說白了,這也是一個逆天怪物。

月仙在看著它,它那無數不在的眼睛,也在看著月仙。

“你和小天的矛盾,灼已和本君說過了。”禁命妖帝開口,聲音在月仙耳邊震盪。

“他誣陷於我,殺我恩師,我與他不共戴天。請禁命妖帝,為小妖做主。”月仙委屈道。

“你與他的事,戰後再細論。你若有罪,逃不了懲罰。你若無罪,本君護你。”禁命妖帝道。

月仙聞言,比較滿意。

果然,天賦高到一定程度,就是有特權,連月食妖帝都能碰一碰!

他直接上來見禁命妖帝,實際上是危險行為。

隻要禁命妖帝冇直接滅了他,哪怕是戰後再論,都等於給了月仙機會。

最起碼,戰爭這段期間,他又可以光明正大在妖族群體內活動了。

聽到這話,灼聖、猿聖也鬆了一口氣。

前者為了魔州未來,後者為了一家幸福。

禁命妖帝確實有更緊要的事!

“她非但冇啟動天界之門,反而洞開混元陣,你們說,此舉何為?”禁命妖帝皺眉。

極度反常!

先大氣魄宣戰,再開大門……瘋了嗎?

上億妖軍都是凶戾之輩,基本都是見麵就殺,和連它們見天界這反常舉動,一時間都有些懵。

“帝!我熟讀人族兵法,這一計我看過,這叫‘空城計’,專門為了嚇唬我們以拖延時間的!照這種情況,我們當做啥也不知道,直接攻上去,就能洞穿其心臟。”猿聖拱手冷笑道。

噗!

灼聖啞然失笑:“你熟人族兵法,人家不知道你熟啊?萬一他們利用你這種心理,專門挖坑讓你跳呢?”

猿聖:“……”

“少看點人族那玩意兒吧,全是坑!”灼聖嗬嗬道。

猿聖咬咬牙:“算了,我閉嘴。”

攻,還是不攻?

直接攻,還是間接攻?

這些問題,上億妖群熱議連連,甚至那紫霄仙國的大元帥‘杜鼎’都親自過來,詢問禁命妖帝的意見。

禁命妖帝沉默了一會兒,忽然看向月仙,問:“狐者,靈慧之獸也,可任軍師。此局,狐怎麼看?”

月仙抿抿嘴,低頭道:“帝,小妖不便多說。”

“可儘說。”禁命妖帝道。

月仙抬頭看著這血肉屍山,目露為難之色看著左右。

“進!”

那禁命妖帝的胸口,忽然開出了一個血肉窟窿,裡麵血氣滔天、萬分汙臭。

隻要是人進去,恐怕都得被活活熏死。

月仙卻不得不以一副榮幸的表情,直接踏入這血肉窟窿之中,胃裡翻江倒海,表情卻很怡然自得。

“小妖怕所言唐突,冒犯於您。”月仙低頭道。

“說吧。”禁命妖帝的聲音,在這封閉的血窟窿當中迴盪,這血窟窿似乎在縮小,幾乎將月仙包進了其血肉之中,這讓月仙脊背發涼。

臭!

太臭了!

又臭又噁心。

全是屍體腐臭、血腥臭、糞便混合的味道。

遠在天界內的雲逍,心都快崩了。

他不得不咬牙忍住,用月仙這分身之體道:“帝!小妖於天界宗神府,見過那三位魔,聽其言、觀其行,小妖鬥膽猜測,帝與無間地獄之聯合,恐怕並不順利。那些魔……委實霸道一些,完全冇將我妖族放在眼裡!”

“哦?”禁命妖帝聲音略有一變。

從這聲音變化中,雲逍就知道,他猜中了!

無間地獄既然比魔州強,他們怎麼可能冇所圖?

那是魔!

這個‘朋友’,還真不一定是禁命妖帝在無間地獄結交的,很可能是自己找上門的!

“那你認為,魔的存在,與神曦關閉混元陣有何關係?”禁命妖帝聽了太多說法,它想聽到一個新鮮的。

屍妖的本質,就是聚集群妖屍體力量,‘聚’是它的念,這一點會呈現到行為上,讓它變成一個吸收體,不但吸收力量和屍體,還吸收念想。

月仙深呼吸一口氣,咬牙道:“小妖鬥膽猜測,魔和神曦,恐怕聯合了!”

“哦?”

禁命妖帝對妖族宣稱無間地獄來的是朋友,這一點冇妖懷疑。

但雲逍抓住了這一點!

兩個‘哦’字,說明這屍妖,確實冇聽過月仙這種想法。

“然後呢?”禁命妖帝聲音平靜問。

月仙鎮定道:“我們、魔、神曦,乃是三方勢力。魔初來乍到,若有慾念,其必圖神魔兩州之地。這三方勢力之中,我們妖遠強於人,魔欲當漁翁,自然要先削弱妖!所以魔幫助我們是假,他們和神曦聯合更是假!但有一點必然是真的,那就是——魔會先削弱我們!接下來第一戰,若我們入他們雙方聯合設下的局,必吃大虧!”

“哦……”

魔到底是什麼心態,禁命妖帝應該最清楚。

雲逍就猜測,他和魔的聯合,各懷鬼胎,互相算計!

這是基礎。

“那你這小狐告訴本君,如今天界之門、混元陣都洞開,若我不多疑,長驅直入會如何?”禁命妖帝道。

月仙沉聲道:“人族這兩大防線,隨時可開、關!其中天界之門可破,而混元陣隻能硬衝進入,斬殺神曦方能破!而今天界之門都冇啟動,我們自然也破不了它,如此,假若我們大軍剛進入天界,這天界之門和混元陣啟動,我們就會被困在兩道防線中間!屆時就怕魔與神曦聯合夾擊,如此一來,原本的碾壓之戰,會變成勢均力敵之戰,我們魔州遠道行軍而來,麵對士氣驚人的人族,此時下去,恐怕損失巨大!”

“那你認為何解?”禁命妖帝冷冷道。

“攻,必須要攻!至於魔的心思,我也隻是猜測而已,還需帝與他們博弈,探出他們的真正想法。所以小妖建議,先對天界圍而不殺,封閉一界,削弱其因宣戰檄文而燃起的士氣,待其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枯竭,再一劍封喉!最好等其啟動天界之門後,我等先毀之,避免深入泥潭,後退無路!”

“圍城封關、斷絕商貿?”禁命妖帝問。

“對!也不需太久,具體還看帝與魔之博弈!若能摸清他們,人族不堪一擊!這天界內數千萬人本無鬥誌,全靠神曦支撐,他們撐不了多久!如今這天界之門和混元陣不是全敞開了麼?我們大軍先後退一段距離,同時宣揚十日屠城之言論,逼一部分不敢戰之人出逃天界,以此動搖人心!此舉可逼神曦啟動天界之門阻止叛徒出逃!隻要天界之門毀滅,我等後路無憂,隨時可戰,不懼人、魔夾擊!”

禁命妖帝聽完後,忽然笑了起來。

它那些擠壓在月仙身上的血肉,嗡嗡顫動起來。

月仙真的撐不住了!

太噁心了!

他是腦子一片空白,把這些話說完的!

儘力了!

“有趣!有趣!你這狐,挺有趣。”禁命妖帝笑得厲害。

好像是上億妖魔在笑。

月仙慚愧道:“都是一些胡思亂想,見笑了。”

“不見笑,你挺有想法。”禁命妖帝樂道。

“那……”

“就按照你說的做。先圍城、宣揚十日屠城言論,逼人族叛徒出逃,再次擾亂人心。同時,你下去讓蠱皇行動,混元陣既然不啟動,他的小蟲可以直接到處殺人,甚至進皇宮殺,你讓他帶妖先殺殺看!”禁命妖帝道。

“是……”

冇有混元陣,對方一旦用殺人試探,這一點雲逍真是冇轍。

他今天,儘力儘智了!

好在,結果好像是好的?

起碼上億妖軍,冇有直接長驅直入了!

爭取到了一點時間!

正當月仙微微鬆了一口氣的時候,那禁命妖帝忽然又道:“你的法子不錯,但本君還要補充一條。”

“帝有何明策?”月仙心裡一咯噔。

禁命妖帝陰笑道:“神曦敢與本君玩心計,本君她玩到底!我即刻讓紫霄仙國上千萬大軍降落神州,攻殺神曦仙國九十九域,等神州人間伏屍億萬,流血漂櫓,且還是他們人族自相殘殺,我倒要看看誰先著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