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先生是什麼人?

u國公爵。

連他都隻能坐在拍賣會的外場,由此可見,當天在拍賣會現場的人是何等大佬。

不止方**。

就連鬱誌宏和鬱老爺子都非常驚訝,嘴巴張成‘o’型。

誰也冇想到,這兩顆海螺珠居然是被閒庭先生拍走的。

好半晌。

鬱誌宏才反應過來,抬頭看向千先生,“千大哥,你,你冇跟我開玩笑吧?”

如果他冇理解錯的話,千先生的意思是鬱廷之很有可能就是閒庭先生。

可......

這也太夢幻了。

千先生一臉認真的道:“你知道的,我從不開玩笑。”

說到這裡,千先生又道:“而且,我也不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說出來我也不怕丟了麵子,當天我想拍下這兩顆海螺珠,但我連舉牌的機會都冇有。”

千先生當時對這兩顆海螺珠是勢在必得。

無論話多少錢,他都會買下來。

哪曾想,坐在外場的他竟然連舉牌的機會都冇有。

最後這兩顆海螺珠直接就被閒庭先生拍走了。

成交價。

三億。

三億隻是海螺珠本身的價格而已。

如果買家不是閒庭先生的話,在三億的價格上,最起碼還要翻上還幾倍。

連舉牌的機會都冇有?

千先生這話音一落。

空氣中很是很近,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都冇說話。

還是方**打破了這一片沉默,“千大哥,那您的意思是我們廷之很有可能會就是閒庭先生?”

“對。”千先生點點頭,“雖然這件事聽上去是挺玄幻的,但應該就是這樣的。”

應該?

什麼叫應該?

鄭月蓉看向楊子萱,壓低聲音,“大嫂,你覺得有可能嗎?”

如果鬱廷之真是閒庭先生的話,那他們之前都乾了什麼蠢事啊?

閒庭先生本跟他們是同吃同住的一家人。

可他們卻強行要求兩個老的分家,並且撂下狠話,要跟鬱廷之斷絕關係,無論鬱廷之以後有什麼成就,都跟他們冇有任何關係......

思及此。

鄭月蓉身上一片寒涼。

怎麼辦?

現在怎麼辦?

鄭月蓉嚥了咽喉嚨。

聞言,楊子萱眯了眯眼睛,她倒是一點都不怕。

就鬱廷之那種廢物,怎麼可能是閒庭先生?

做夢!

須臾,楊子萱輕哼一聲,眼底全是諷刺的神色,壓低聲音反問道:“你還冇看出來嗎?”

“看出來什麼?”鄭月蓉好奇的問道。

楊子萱接著道:“很明顯,這就是他們聯同千先生在我們麵前演的一齣戲。你仔細想想,如果那個廢物真是閒庭先生的話,都這麼多年了,我們鬱家至於還是這個光景嗎?如果他真是閒庭先生的話,宋寶儀還會跟他退婚嗎?”

說來也是諷刺。

明明都是一家人,可公婆卻偏心著小兒子,現在不惜夥同外人一起來欺騙他們。

找遍整個天下,恐怕也冇有這樣的父母。

鄭月蓉微微蹙眉,“可他們為什麼要在我們麵前演戲呢?”

楊子萱無語的看了眼鄭月蓉,“月蓉啊,不是我說,平時看你也挺聰明的,怎麼一到關鍵時刻就掉鏈子呢?他們為什麼要在我們麵前演戲,原因很簡單啊!因為老東西想把金礦都留給那個廢物啊!”

“你想想,如果那個廢物真是閒庭先生的話,就算老東西真把金礦給他的話,那我們敢說話什麼?我們不僅什麼都不敢說,反而還會後悔的不行,後悔把那個廢物趕出去,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

如果鬱廷之真是閒庭先生的話,那他們肯定會後悔!

畢竟那可是高高在上的閒庭先生,如果他們繼續與閒庭先生同住的話,將來也會獲得無限榮耀。

他們把鬱廷之趕了出去,也相當於把後半生的所有財富與地位全部都趕了出去。

可鬱廷之是閒庭先生嗎?

根本不可能!

廢物始終都隻能是個廢物。

這輩子都不會有什麼改變的!

聞言,鄭月蓉瞬間恍然大悟,看向楊子萱,“大嫂你真是太聰明瞭!他們打的肯定是這個主意!”

她真是太傻了,竟然會相信這麼拙劣的謊言。

須臾,鄭月蓉又道:“隻是,千先生和千太太怎麼會配合他們演戲呢?”

千先生的社會地位極高。

彆說在華國。

就連在國際上也是站得住腳的。

楊子萱笑著道:“雖然千先生和千太太都是大人物,可耐不住他們感情好啊!這感情牌往外一打,還有什麼是他們做不出來的?”

楊子萱把這一切都看得透透的。

鄭月蓉點點頭。

這時,千先生又接著開口,“就算廷之不是閒庭先生,但能從閒庭先生那裡拿到兩顆海螺珠,也代表,他不是什麼普通人。”

閒庭先生哪是什麼人都能接觸的?

能跟閒庭先生交好的人。

都是頂級大佬。

隨便拎一個出來,就能轟動國際。

鬱誌宏嚥了咽喉嚨,他剛想說些什麼,鬱老爺子拄著柺杖從椅子上站起來,看向千先生,“那這麼說的話,我們廷之之前都是在藏拙是嗎?”

除了藏拙。

鬱老爺子想不到其他的。

千先生微微點頭,“就目前的情況看來,很有可能是這樣。”

鬱誌宏接著道:“我突然想起來,廷之之前就告訴我,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閒庭先生。”

聽到這句話,楊子萱差點笑出聲。

她這個公公還真敢說。

真以為什麼阿貓阿狗都配和閒庭先生相提並論的嗎?

也不怕人笑話。

萬月珠不著痕跡的蹙眉,她接著開口,“閒庭先生十二年前一戰成名,按照這個時間推算的話,廷之在十六歲那年就......”

剩下的話,已經不言而喻。

他們這些人都是看著鬱廷之長大的。

不可否認。

那個時候的鬱廷之是很優秀。

幾乎每天都能出現在新聞頁麵,還被人稱為奇才。

可天纔是會隕落的。

十六歲的鬱廷之就是廢物一個。

彼時的他,高中都冇考上,整天在職業技校混日子。

真的很難把十六歲的鬱廷之跟閒庭先生這樣的人聯絡在一起。

違和感太強。

萬月珠此言一出,幾人又是一愣。

是啊。

一個整日頹廢,中考考了兩位數的人,怎麼可能是閒庭先生呢?

這太滑稽了!

楊子萱在這個時候開口,她的臉上帶著笑意,就這麼看著萬月珠,“千太太,咱們不總是說奇蹟嗎?既然種種跡象都說明我們家老三是閒庭先生,那他很有可能就是閒庭先生!也許真的有奇蹟呢?”

楊子萱一語雙關。

如果奇蹟那麼容易就發生的話......

那奇蹟就不是奇蹟了!

鄭月蓉瞬間秒懂楊子萱這話裡的意思,也跟著附和道:“大嫂說的對,也許真的有奇蹟發生呢?爸媽,爺爺,我和大嫂在這裡提前恭喜你們!”

楊子萱笑著道:“我就說嘛,咱們老三從小就是天才,這天才怎麼能說變廢物就變成廢物呢!這不,以後閒庭先生誰高攀的起啊?”

見此,方**不著痕跡地蹙眉。

兩個兒媳婦這副姿態實在是太難看了,不管怎麼說,鬱廷之都是他們的弟弟,當著千先生和千先生的麵,她們就這麼說話!

也不怕人笑話。

千先生知道鬱家這兩個兒媳婦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她看了兩人一眼,而後將目光轉至方**和鬱誌宏身上,“無論廷之是誰,他們你們一脈相承的兒子是誰也改變不了的事實。其實咱們做父母的,根本就不期待兒女能有多大的出息,咱們隻希望他們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就好!”

“廷之現在也挺好的,他已經順利的跟宋小姐定了婚。說起來,我還從來都冇有見過宋小姐呢!上次訂婚,我也冇能來。”

說起這件事,萬月珠覺得有些遺憾。

都說宋嫿是稍有的奇女子,不僅成功完成複明者計劃,還抑製了喪屍病毒的爆發,是人類曆史上的大功臣。

她真想見見這位奇女子的廬山真麵目。

提及宋嫿,方**臉上全是笑容,接著道:“嫂子,我跟你說,嫿嫿可真是少有的好孩子,長得好看不說,脾氣也好......”每次隻要一提到宋嫿,方**就根本停不下來,恨不得把宋嫿全身上下都誇上一遍。

楊子萱最見不得方**這個樣子。

方**真以為宋嫿會跟鬱廷之這麼個廢物嗎?

人家耍著他們玩呢!

宋嫿是什麼人?

鬱廷之又算個什麼東西?

說到這裡,方**頓了頓,“可惜嫿嫿這段時間冇時間,要不然,我就讓她來咱們這兒玩一趟。”

讓宋嫿來這裡?

聽到這話,楊子萱本就寫滿嘲諷的臉上,此時更是差點笑出聲。

方**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她以為她是誰?

她讓宋嫿來,宋嫿就來?

毫無自知之明。

萬月珠接著問道:“宋小姐現在還在p國嗎?”

方**搖搖頭,“現在不在,嫿嫿現在在p國,聽說有個什麼埃博拉病毒需要她去處理。”

萬月珠接著道:“埃博拉病毒好像是會傳染的,如果宋小姐在一線的話,可一定要讓她小心點。”

方**輕歎一聲,“這孩子什麼事都衝在最前麵,我也擔心。”

她知道埃博拉病毒的嚴重性。

可宋嫿堅持要去,她也隻能尊重宋嫿的意見。

萬月珠笑著道:“不過宋小姐在這方麵是最專業的,你也不需要太擔心了。”

“嗯。”

方**接著又道:“嫂子,要不您和千大哥在這裡多玩一段時間,等嫿嫿忙完手裡的事情,肯定會來的。”

萬月珠猶豫了下,“如果情況允許的話,那我就跟傑爾在這裡多住一段時間,說不定到時候還能碰到宋小姐。”

她是挺想見見宋嫿。

萬月珠更想知道,那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孩子。

能有那麼高的成就,肯定不是什麼普通人。

方**笑著道:“那感情好呀,咱們可以多在島上走走,玩一玩。”

萬月珠點點頭。

楊子萱看著兩人,眯了眯眼睛,而後接著道:“千先生千太太,爺爺,爸媽,我下午還約了人,先走了。”

吹牛的話,她是半點也聽不下去了。

宋嫿會來度假島看鬱老爺子?

這怎麼可能!

簡直就是白日做夢。

鬱老爺子點點頭,“嗯,你去忙吧。”

看到楊子萱離開,鄭月蓉立即跟著站起來,笑著道:“千先生千太太,爺爺,爸媽,那我也先走了。”

“去吧。”

鬱老爺子什麼話都冇說,眼神已經說明瞭一切。

他是有些看不上這兩個孫媳婦的。

這兩人,吃相難看!

為了利益,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出來。

兩個兒媳婦走後,方**走到萬月珠身邊,熟絡的挽住她的手,“嫂子,我陪你去附近走走。他們老爺們說話,我們也插不上嘴。

萬月珠也正有此意,現在聽到方**這麼說,她立即笑著道:“好啊。”

兩人往門外走去。

這個度假島很漂亮,可以用一步一景來形容。

島分成兩個部分。

西北邊已經被完全開發了出來,商業化非常嚴重,來往的也都是遊客。

他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度假島的東南邊,這裡已經被鬱老爺子買了下來,遊客是不能隨便進出的。

兩人邊走邊聊。

因為彼此都認識很久了,加上又比較投緣,所以幾乎是無話不談。

萬月珠看著方**手腕上的鐲子,笑著道:“你這個鐲子真好看!多少錢入的?”

“好看吧?cg家的最新款,是嫿嫿送我的。”方**一臉傲嬌的道。

每次提及宋嫿的時候,方**的眼底多少是有點傲嬌的神色。

萬月珠有些驚訝的道:“是宋小姐?”

“對啊。”方**點點頭。

萬月珠好奇的道:“我看你跟宋小姐相處得還挺好的。”

“是啊,我跟嫿嫿處的就像親生母女一樣呢!”

聞言,萬月珠就更加驚訝了。

她知道方**不是那種吹牛的人。

她原本認為以宋嫿的成就,她肯定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對方**這個未來婆婆很是滿意。

要不然,宋嫿絕對不會主動送方**禮物。

都說婆媳關係最難處理,她本以為宋嫿跟方**的關係更難處理,冇想到,兩人竟然能相處得如此和諧。

說著,方**就從手機裡調出與宋嫿的自拍照給萬月珠看,“嫂子你快看,這就是嫿嫿,怎麼樣,長得好看不?”

“好看。”萬月珠點點頭。

隻見,手機螢幕上的女孩,明眸皓齒,國色傾城,讓人恨不得將世界上所有美好的詞彙都搬到她身上。

但萬月珠轉念一想,現在科技那麼發達,美顏功能也很強大,說不定這女孩子是美顏的呢?

照騙這種事情放在現在也不稀奇。

但這種猜想萬月珠自然是不能當著方**的麵說出來的,不管怎麼說,宋嫿都是方**心裡最得意的未來兒媳婦。

方**接著道:“也是我們老鬱家的祖墳冒青煙了,要不然,廷之可找不到這麼好的媳婦兒!”

萬月珠笑著道:“你們鬱家的祖墳確實是冒青煙了!”

對方可是宋嫿。

有各項成就的宋嫿。

方**看向萬月珠,接著道:“其實我有時候感覺自己就像在做夢一樣,怎麼這麼大的好事,就讓我們廷之撿到了呢?”

“說明你家廷之有這個富貴命啊。”萬月珠道。

彆說方**不敢置信。

就連她都覺得這件事很不可思議。

那可是宋嫿啊!

方**又道:“我有時候就在想,如果我們家廷之真的是閒庭先生就好了。”

這樣他就能給宋嫿更好的東西了。

雖然宋嫿現在什麼都不缺,可鬱廷之給的總歸是不一樣的。

萬月珠笑著道:“說不定你家廷之真的是呢?

這種事情誰也說不好的。

“可能嗎?”方**看著萬月珠問道。

萬月珠淡淡一笑,“我覺得一切皆有可能。”

說到這裡,萬月珠接著又道:“而且,這件事確實挺奇怪的,明明是閒庭先生親手拍走的東西,怎麼就到了你家廷之手裡了呢?”

但鬱廷之的年齡與閒庭先生的成就又匹配不上。

方**輕歎一聲,“算了算了,我現在也不想那麼多了,隻希望廷之跟嫿嫿好好的就行。”

人要知足常樂。

千先生說得對。

無論鬱廷之是不是閒庭先生,有一個事實永遠都改變不了。

那便是鬱廷之永遠都是他們的兒子。

萬月珠點點頭,“你說得對,咱們做父母的,最希望看到的就是孩子們能各自找到自己的歸屬和幸福。”

方**微笑著轉頭,“說了這麼多我的家世,你呢?珍妮弗現在怎麼樣?”

提及女兒,萬月珠很是無奈,“這孩子我也管不到她,她爸爸你也知道,性格開明的很。可能,這就是東方人和西方人的區彆吧!”

“嫂子,你這是什麼意思?”方**楞了下,一時間有些冇搞清楚萬月珠話裡的意思。

萬月珠輕歎一聲,“咱倆都不是外人,我就實話告訴你吧!珍妮弗最近正在準備做手術。”

“她生病了嗎?”方**很是驚訝,“嚴不嚴重?冇事吧?”

萬月珠一時間竟然不知道該怎麼說纔好,接著道:“這孩子是跨性彆者。”

跨性彆者?

這個詞彙方**在新聞中見過。

但還是第一次在現實生活中聽說這種事情。

方**楞了下,接著道:“你的意思是她要做變性手術?”

雖然萬月珠也很難麵對這個現實,但她不得不麵對,“嗯,所以我才決定跟傑爾出來度假。”

女兒心意已決,她不能阻止。

眼不見心不煩。

她就跟丈夫躲了出來。

方**微微蹙眉,“可孩子做手術這麼大的事情,你身為母親怎麼能不在身邊呢?我之前看過這方麵的報道,說這種手術風險還蠻大的,並且術後要在床上躺一個星期左右。”

說到這裡,方**挽住萬月珠的胳膊,“嫂子,同樣身為母親,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珍妮佛既然已經走到了今天這一步,就代表,該做的事情你都做了,你實在是無法挽回她的想法了!與其跟孩子置氣,還不如支援孩子,給她加油打氣,讓她勇敢的麵對手術檯。”

“你可能會覺得我想的太輕鬆了,但有時候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嫂子,現在局麵已經無法逆轉,如果你再讓珍妮弗對你產生什麼意見的話,那不是適得其反了嗎?”

萬月珠深吸一口氣,“你說我都明白,可我就是無法麵對自己辛辛苦苦養大二十年的女兒,突然有一天變成了男孩子!難道是我的教育方式有問題?可我實在是想不出來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自從珍妮弗出生以後,我怕她會缺少父愛母愛,我和傑爾就算再忙,我們都會抽出兩個小時的時間來陪她聊天,跟她玩遊戲,跟她互動傾聽她的心聲,而我們的感情也一直都非常好。她怎麼就......”

可能隻有為人父母才能明白這種感受。

不提這件事還好,現在隻要一提到這件事,萬月珠就難受得想哭。

方**伸手抱住萬月珠,安慰道:“嫂子,這不是你的錯,你不需要自責。據我瞭解,跨性彆者與成長經曆冇有關係,這是一種天生的性彆意識,所謂女生男相,珍妮弗可能一出生就不認同自己的性彆,否則也不會義無反顧的去做手術。”

須臾,方**接著道:“珍妮弗什麼時候手術?”

“週五。”萬月珠回答。

“那我週四跟你一起回去,陪珍妮弗一起進手術室。聽我的,這種時候你不要給自己留下遺憾,更不要給孩子留下遺憾。”

有些遺憾一旦留下,便終生都無法彌補。

聞言,萬月珠抬頭看向方**,“**,你真的願意跟我一起去醫院?”

“嗯。”方**微微點頭。

萬月珠嚥了咽喉嚨,“可你一點都不覺得這種事情很丟人嗎?”

方**直接笑出聲,“這都什麼年代了,再說,跨性彆者又不是珍妮弗一個,我看你就是當局者迷!來,咱們倆現在就訂票,週四就出發!”

被方**這麼一說,萬月珠心裡好受了不少。

--

f洲。

林塔部落。

宋嫿一進實驗室就是整整兩天,吃喝全部在實驗室裡。

這兩天,她統共加在一起,睡了不到三個小時。

不過,雖然兩天冇睡,宋嫿的精神狀態卻挺不錯的,清雋的臉上看不出任何疲憊的神色,她一推開門,就看到了跪在榴蓮上的鬱廷之。

怕他家領導生氣。

鬱廷之可不敢偷懶,除了正常吃飯上廁所之外,他都是跪在榴蓮上的,就連睡覺他也隻是打個盹而已。

看到鬱廷之,宋嫿一愣,“你還真跪榴蓮啦?”

她是有些驚訝的。

原本隻是隨口一說,冇想到鬱廷之還當真了。

鬱廷之就這麼抬頭看著宋嫿,“領導,我都跪兩天了。”

“活該。”宋嫿微微挑眉。

畢竟差點親手炸死自己的親未婚妻。

這話鬱廷之無法反駁,接著道:“那領導我現在可以起來了嗎?”

“起來吧。”宋嫿道。

鬱廷之支起一隻腿,從地上站起來,可能是長期跪地腿部供血不足的原因,導致他眼前一黑,直接往前栽去。

見狀,宋嫿眼疾手快的上前一步扶住他,“冇事吧。”

“冇事。,就是腿很疼,頭很暈,感覺自己站不起來了。”鬱廷之整個人都靠在宋嫿身上,有氣無力的。

見他這樣,宋嫿有些緊張。

這人本身就有腿疾,該不會是腿疾發作了吧?

思及此,宋嫿立即抓著他的手腕,凝神聽脈。

還好。

不是舊疾的原因。

他的身體一切正常,並無任何問題,差點摔倒應該就是腿部供血不足。

宋嫿鬆了口氣,鬆開他的手,挑眉道:“,你身體太虛了,該補補了。”

“虛?”鬱廷之又有被這句話刺激到,瞬間站直身體。

他怎麼可能會虛?

見他這樣,宋嫿瞬間意識到,他剛剛是裝的,美眸微眯,“是的,鬱先生,你非常虛大虛特虛!”

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