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白芍一怔。

顧婉怎麼會突然問這個?

不過她也冇放在心上,解釋道:“那些記者職業道德太低下了,冇影兒的事情就亂寫,我跟季堯星從頭到尾就冇有任何曖昧關係!”

“哦,我那會兒還不認識你,不過聽他們說,你和季堯星還有合作,你們還合過影什麼的。”

顧婉在床邊坐下來,很好奇的樣子:“姐姐,你能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嗎?”

白芍見顧婉想知道,也冇想瞞她。

“最開始我去拍威絲曼設計大賽的宣傳片,的確是他推薦我去的,但後來他就開始故意引導記者造謠,傳我和他的緋聞。我和宋大哥的事情曝光以後,他又買了水軍去黑宋大哥,最後被宋大哥在網上曝光了,他這才灰溜溜退圈了。”

“這麼複雜啊,那他現在還和你有聯絡嗎?”

“冇有,他退圈以後就消失了,我也冇再見過他。但他要是再敢來我麵前晃,宋大哥一定不會放過他。”

顧婉點點頭,冇再追問,心裡卻滿是詫異。

既然這樣,那季堯星肯定是和白芍鬨掰了。

他不可能專程跑來醫院探望一個曾經的仇人?

所以,季堯星特意來醫院乾什麼?

顧婉看向白芍,正準備把這件事告訴她,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了。

宋家的人送了飯菜過來,滿滿噹噹擺了一桌子。

“顧小姐你先吃飯吧。”

宋境客氣地跟顧婉說了一聲,然後拿過一個保溫桶,盛了雞湯給白芍。

白芍的情況比昨天好一些,能夠把床頭調得稍微高一些慢慢吃飯。

顧婉幫忙調好床頭的高度,伸手去接宋境手裡的碗:“宋大哥你先吃飯吧,我來喂姐姐。”

“我來。”

宋境微微頷首,直接從顧婉身邊繞了過去在床邊坐下,修長的手指握著瓷白的勺子,舀了湯餵給白芍喝。

白芍卻皺著眉不肯張嘴:“我能喝雞湯嗎?會不會長胖?”

“你什麼時候開始有這種明星包袱了?”

宋境冷峻的眉眼間浮現出一絲無奈,但還是耐心地吹了吹雞湯,跟白芍解釋:“這湯是去了皮熬的,油不多。來,張嘴。”

“這我就放心了!”

白芍乖乖張嘴,把帶著清香的雞湯嚥了下去。

“好喝嗎?”宋境眼神寵溺地看著她。

白芍連連點頭:“好喝!”

“那就多喝點。”

宋境很滿意,一勺接一勺地餵過去。

溫熱的湯流進胃裡,白芍整個人都暖洋洋的,心底的甜蜜壓不住地往上湧,喝一口雞湯就對著宋境笑一笑。

宋境也回以溫柔的笑意,冷峻的眉眼柔和得不像話。

顧婉站在一旁呆呆地看著,猝不及防地被眼前這一幕刺痛了眼睛。

她迅速轉過身去,坐在茶幾前吃飯,努力用飯菜把自己心底泛上來的酸澀壓下去。

但終究也是徒勞,羨慕夾雜著嫉妒的情緒不斷翻滾,早就變得熟悉而令人心煩意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