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伊摸了摸自己的臉:“我臉上有東西嗎?”

南安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連忙掩飾道:“冇有,我隻是覺得南宮小姐長得很漂亮,我這個人是顏控,看到漂亮的人,總是忍不住想多看兩眼。”

南宮伊笑道:“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跟南小姐有著一見如故的感覺。”

南安激動的握住她的手:“真的嗎,南小姐,你好好想想,我們或許以前......”

暮景琛打斷了兩人的談話:“不知道二位想吃點什麼?”

南安意識到自己差點說漏嘴,立刻轉移了話題。

“南宮小姐,我兒子還冇有起名字,不如你幫他起個名字吧。”

南宮伊笑道:“恐怕不太合適吧,我擔心你老公會有意見。”

南安擺了擺手:“他能有什麼意見,主要是他起的那些名字又俗氣又雷人,什麼龍傲天,什麼龍霸王,搞得我兒子以後要混社會似的。”

南宮伊見小傢夥生龍活虎的模樣,便道:“就叫龍擎吧。”

“這個名字好,以後我兒子就叫龍擎了。”

小孩子很快就睡著了,南安便帶著他回家。

南宮伊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忍不住開口道:“南小姐,我對你手中的智慧醫學項目很感興趣,聽說這些年來你在這個項目上投入了不少資金與人力,與其一個人承擔風險,不如拉一個合作夥伴,將風險降低。”

南安直接遞給她一張名片:“我就不打攪你跟暮先生約會了,明天歡迎南宮小姐來公司在找我。”

南宮伊自然聽出了她的話外之音,看來這件事情有的談。

南安與暮景琛擦肩而過時,暮景琛小聲說了句謝謝。

南安低聲道:“記住你說的話,會好好彌足溫總。”

暮景琛知道南宮伊喜歡吃海鮮,便點了一桌子的海鮮宴。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吃海鮮?”

“如果想追一個人,必然要投其所好。”

“看來暮先生背地裡冇少調查了我。”

暮景琛將剔除魚刺的魚肉放在了她的麵前。

晶瑩剔透的魚肉再加上蘸料看上去很有食慾。

南宮伊嚐了嚐,頓時整個味蕾都覺得舒暢。

她看著暮景琛正在剝蝦,他的手指很長,骨結分明,很快就將幾隻蝦剝好了。

當他將一疊蝦肉放在她麵前時,她的心口一陣跳動。

難怪男女約會的時候,大部分喜歡約飯,人的味蕾一旦被征服,心情自然不錯。

兩人用晚餐離開,經過大廳時恰好有個男人在彈鋼琴。

對方彈的是《致愛麗絲》。

南宮伊駐足停了一會兒,忍不住點評道:“彈的有些生硬,而且有些音調顯然跑了音。”

暮景琛看了一眼,隨即外套遞給她:“等我一下。”

不知道暮景琛跟彈奏者說了什麼,對方隨即讓位。

暮景琛坐下來開始彈奏。

大廳裡隨即響起了流暢的音樂。

他彈奏的依舊是那首曲子,不過要比之前的彈奏著更流暢,更深情。

駐足聽曲的人越來越多。

燈光打在他的身上,儼然成了主角。

一絲不苟的白襯衫,寬肩窄腰,愛馬仕皮帶束在黑色的西褲上,襯得他的身形像極了男模。

不知道為什麼,南宮伊總覺得這個身影,這副情形似曾相識。

她想要深思時,腦袋頓時一陣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