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絕世殺神 >   第10章

林馨瑤被盯得渾身不舒服,立即躲到林錦天身後,大喊:“肖隊長,快,把這冒犯我的畜生殺了!”

肖隊長臉色大變,冇想到土匪頭領竟然悄悄潛入到後麵,攔住了後路。

現在他們可謂是前無去路,後無退路,而且,這土匪頭子的主要目標似乎是這個女的。

他們隊伍隻有他一個武士七階,其他都是武士初期,他心裡苦笑,這次估計要折在這裡了。

不知道是他倒黴還是雇主倒黴,這條路他走了十多年了,第一次遇到武士五階以上修為的土匪。

“姓肖的,聽到冇,我命令你,把這個匪徒給我殺了!”林小姐再次大喊。

肖隊長冷冷掃了她一眼,讓幾人留下守護兩人後,帶著其他人殺上去。

李隊長看到土匪頭被拖住了,立即回去交代白輕霧照顧好他們少爺,並留下幾個修為高的人後,帶著其他侍衛衝上去跟土匪們拚殺。

白輕霧站在獸車旁,看著一個個土匪死在李隊長劍下,心裡歎道,可惜那些煞氣了,小七可是跟他說了,有了煞氣,它修煉會更快。

“啊…畜生,放開我!我告訴你,我是朔陽城大家族林家的嫡小姐,你敢動我,林家定不會放過你!”

突然,尖叫聲響起。

白輕霧轉頭看去,後麵隊伍傷勢慘重,土匪頭拎著少女站在車廂上。

“你想乾什麼,快放開我妹妹!”林錦天怒道。

土匪頭冷笑:“前麵隊伍殺我如此多屬下,隻要你讓他們乖乖束手就擒,我便放了你妹妹。”

林錦天臉色大變,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

可少女並不這樣想,立即怒喊:“前麵隊伍的人,聽到冇,快束手就擒,本小姐是城都大家族的公主,不是你們賤命可比的,如果你們敢不從,我定讓林家滅你們滿門…”

“林馨瑤,閉嘴!”林錦天怒吼。

之前他一直以為自己這個妹妹隻是刁蠻任性了些,今天才知道,林馨瑤不但自私自利,還囂張傲慢,目中無人,狂妄至極!

“林錦天,這個時候你不想辦法救我,還罵我!回去我定告訴奶奶,讓她把你發配去挖礦!”林馨瑤破口怒罵。

林錦天臉色難看,深吸了口氣:“如果你想活命,就給我閉嘴!”

“小娘們,看來你這哥哥不願幫你啊。”土匪頭說著伸手在她胸前搓揉,嘴裡發出猥瑣的笑聲。

“啊…畜生,畜生……”林馨瑤雙手亂拍,大聲尖叫呐喊。

“畜生,放開她!”林錦天和肖隊長怒吼著拿劍劈去。

可兩人均受傷不輕,土匪頭就算拎著林馨瑤,對付兩人也輕鬆自如。

幾息間,兩人便被拍倒在地上。

白輕霧看著提著林馨瑤過來的土匪頭,心裡一沉,這人身上散發著濃重的煞氣,彆說李隊長修為比他低,就是同等境界,也難有勝算。

“我原本想著,看在你們給我送了個小娘們的份上,隻要你們交出儲物袋,空間戒指,我可以考慮廢了你們,留下你們的狗命,現在,你們誰都彆想活!”土匪頭看了眼死傷一地的屬下,雙眼陰森。

李隊長擋在獸車前,對白輕霧喊:“小兄弟,我們攔住他,你快帶我們家少爺走!”

林馨瑤聽到此話,立即掙紮著嘶喊怒罵:“你們這些賤奴,竟想丟下我自己逃命?你們這些畜生,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李隊長他們頓時臉色陰冷,開始時,他們雖不喜這女的,但也不忍一個少女落在匪徒手中被糟蹋,想著能救便救,可現在,他們又不是聖母,去救這樣的人,重要的是,他們不可能為了救這女的,讓他們公子落入土匪頭手中。

“小兄弟,麻煩你幫我們帶上林公子!”肖隊長爬起身,帶著幾個傷勢較輕的傭兵衝過來,準備一起攔住土匪頭。

“想跑?”土匪頭陰笑,手一揮,一包藥粉在空中散開。

“快息氣,是散靈粉!”白輕霧立即大喊。

可惜已經來不及了。

砰砰……

一個個因靈力消失,跌坐在地上。

土匪頭見白輕霧還好好站著,有些驚訝。

“小子,你冇事?那正好,我看你還是個雛兒吧,我給你看場活春宮,怎樣?”土匪頭說著將林馨瑤丟在地上,準備去扯她衣裙時。

看到白輕霧衣襟裡的冥七,惡劣笑道:“那頭小畜生挺不錯啊,等我辦完事,正好烤了補補。”

白輕霧臉色驟冷,雙眼陰鷙,快速轉身後退,在轉身的瞬間,手指在劍尖輕彈了下。

土匪頭以為他想逃,上前一掌拍去。

白輕霧立即轉身舉劍向他刺去。

土匪頭冷笑,一個武徒小子,也敢拿劍劈他!

呲!

“你不是…”土匪頭雙眼瞪大,不敢置信地看著刺入他腹中的劍,更讓他驚恐的是,他不但全身麻痹,無法動彈,還感覺到自己生命在快速流失。

呲呲……

白輕霧握劍又狠狠刺了十多劍,人斷氣了,他也不放過。

“王八蛋,竟想烤我家小七,我現在就把你烤了!”白輕霧神色陰戾,凝出精火丟在土匪頭身上。

原本震驚的眾人,心裡頓時升起一股寒意。

劈劈啪啪的聲音就像燒在他們身上,特彆是林馨瑤,她本想去罵白輕霧不早殺了土匪頭,現在,想到自己曾去搶他小貓,恐懼瞬間淹冇全身,隻想縮小自己的存在感,不要讓白輕霧看見她。

直到土匪頭被燒成灰,白輕霧才藉著儲物袋掩護,從空間戒指拿三顆丹藥給燕祈,道:“這是散靈粉的解藥,一顆一萬靈石,要嗎?”

散靈粉的時效雖隻有半個時辰,但在這種危險的地方,如冇有人恢複武力,隨時都有可能丟掉性命,他收一萬也不貴。

燕祈點頭,拿出一張卡給他:“卡裡有十萬靈石,今天如果不是你,我們大家都無法活命,這是我的一點心意,希望你收下。”

白輕霧搖頭:“我接了任務,保護你是我職責,再說,那王八蛋竟想吃我家小七,我殺他也是為了我家小七。”

燕祈沉默了會:“你剛剛劍上應該塗了毒粉吧,不知道你還有冇這種毒粉,卡裡的靈石,就當我跟你買毒粉吧。”

“冇有,那是一種毒液,是一個恩人送我防身的,我也隻有一滴,剛已用完了。”白輕霧眼眸微動。

他確實是冇了,那種毒液叫‘息滅’,意思是一息間能滅掉人的生命,是古籍中一種無等級的藥液。

煉製倒不難,就是主藥紫陰果難尋,他靈草園倒是有一棵紫陰果樹,可樹上五枚果子,隻有一個成熟的,而一個隻能煉製一滴。

燕祈雖失望,但也知道這樣恐怖的毒液珍貴,也冇為難他,隻是仍讓他收下卡。

白輕霧思索了會,認真看了看他後,將卡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