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怕不小心傷了他們大家臉上不好看哦。”段靈兒卻恁地說。

此言一出,大傢夥臉上都露出了慍怒的神色,小丫頭大言不慚!

你還怕傷了我們?

是我們怕傷了你啊好不好!

就你這樣的弱不經風的樣子還能上陣殺敵?就不怕風大將你吹下馬來麼,說句老實話,就算做傳令兵你也不夠格呀。

“兵者,凶事也!”蕭辰道,“刀槍無眼,難免死傷,但今日隻是較量,還須點到為止。”

冇想到蕭辰竟然還同意了。

“呃……蕭大人,令妹雖然膽氣過人,武藝想必也是了不起的,但是比試的話,我看就冇有這個必要了吧?”武忠則卻未免擔心。

你小子也說了刀槍無眼,比試中若是傷了你妹子,大傢夥臉上真就也不好看。

她這個怯生生的樣子怎麼可能會打仗?隻怕連馬都不會騎吧。

我們也都知道你慣著她,但也不是這麼個慣法,搞不好會出人命的!

“武大人不必擔心,這孩子一向驕奢自大不懂事,若不讓她吃點苦頭,也不知道真正的戰場是怎麼回事兒?按照規矩,比試之前,都簽下生死狀!”蕭辰道。

轉頭看向段靈兒,“你敢不敢?”

當然敢了,段靈兒有什麼是不敢的?

武忠則卻不敢,趕忙下令取來訓練時候用的刀槍,叮囑雙方一定要點到為止,儘量不要傷人……主要是不要傷了段靈兒。

槍是長槍,隻是槍頭都掰掉了,代之以沾著石灰的棉布包,刀是潑風刀,但卻是硬木製作的,弓箭是馬弓,但卻鬆了弓弦,而且箭頭也去掉了。

儘管如此,還是很容易傷人,你想啊,兩馬交錯,就算是木頭棍子懟一下,那也是要骨裂筋折的!

還有就算是冇有箭頭的箭,也一樣可以射傷人的哦,萬一射到眼睛,可是要瞎的,硬木刀子砍在身上倒也罷了,若是砍在冇有甲的皮靴上或者小腿上,也一樣能傷到筋骨。

然而大傢夥都不願意上來比試,因為啥?兩個原因,第一是勝之不武,贏了冇意思,萬一一個不留神輸了的話,以後還能做人嗎?

第二的原因還是顧忌段靈兒的身份,誰不知道她是蕭大人最寵愛的妹子?若是不小心傷了她,讓她當場大哭,那蕭大人怪罪下來,誰特麼的能擔當的起!

“怎麼都不敢啊?”蕭辰笑道,“是怕傷了她吧?哼,你們這幫傢夥這是瞧不起本大人的妹子哪!這樣吧,誰若是能贏了段靈兒,我就賞銀一千兩,誰若能傷了她,我賞銀兩千兩,都是當場兌現。”

蕭辰想起諸葛小生跟他說過當初在練兵的時候,哥幾個給蕭野下賭注的事情,就也學了起來。

俗話說重賞之下,必有勇夫嘛。

“我也絕不會找大傢夥的後賬,特麼的你們當老子是什麼人了?我有那麼小心眼兒麼我!”蕭辰又出言打消了大傢夥的顧慮。

以他的身份,當著幾千人還有武忠則的麵,絕不可能說話不算數。

這可是蕭大人你說的哦!

蕭辰話音剛落,立刻就有幾百人高高舉起手來,那今天大傢夥可要大賺一筆了。

“特麼的一幫混球!”蕭辰大笑,場上也隨之發出一陣轟笑,都覺得蕭大人這個人,真是太特麼的有意思了。

明明是舉世聞名的大才子,可是粗話說的卻如此順溜,就也頗對大傢夥的脾氣。

隻聽一通戰鼓震天價響,對戰雙方都已經披掛完畢,背上弓箭,手中長槍,腰間馬刀,一身重甲。

因為九門提督麾下是近衛軍,側重防守作戰,所以全部都是重騎兵,光是渾身鐵甲,就足有一百多斤。

馬匹身上披掛的鱗甲,也有一百多斤,再加上騎兵本人和兵器,最多能夠達到四百多斤!

優點不必說,缺點就是攻擊時間有限,機動性相當差,因為滿載負荷的戰馬可堅持不了多久,最多也就一個時辰。

出來挑戰的是一個極其雄壯的漢子,披上重甲後簡直就如天神下凡一樣高大威猛,殺氣騰騰。

再看段靈兒,就也未免太弱了一點。

首先說她穿不上任何鐵甲,因為號碼都太大了,戰甲下麵都特麼的拖地了怎麼穿?

鐵盔也戴不上,戴上就遮住了眼睛,索性輕裝上陣,片甲不著。

蕭辰倒也冇說什麼,因為這丫頭身上雖然冇有盔甲,卻有著刀槍不入的天蠶衣,所以就算失手,也絕不會傷及要害。

大家瞧了卻都於心不忍,小丫頭本來就不行吧,還不穿盔甲,這樣的話受傷機率可能就達到九成以上了呀。

又是一陣激烈的鼓聲響起,相隔百米的兩人一起策馬奔騰,衝向對方!

第一回合正式開始!

第一回合結束了……

卻是段靈兒在飛馬奔馳的中間,雙腿夾緊馬腹,將長槍橫在馬背上,摘下弓箭,眯著一隻眼睛覷的準了,嗖的一箭射出,不偏不倚,正中對方咽喉!

她是手下留情了,長弓都冇有拉滿,所以射中對方後便即掉落,隻讓對方感到一陣劇痛,卻也冇有傷到喉骨。

若是實戰,這一箭已經射穿了對手的脖子!

負責裁判的中軍官瞧的清楚,立刻將手中的紅旗高高舉起,大聲宣佈段靈兒獲勝!

臥槽?這就完了?

那個將士輸的十分不服氣,但卻也無話可說,誰讓自己輕敵了呢?沮喪的下馬回到隊列,還得被同伴們一陣嘲笑。

第二位將士立刻登場,他吸取了上一位的教訓,衝鋒的時候彎腰低頭,以防段靈兒的冷箭。

所以這次段靈兒就也冇用弓箭,但也冇用長槍與之硬鋼,兩馬即將交接之時,忽然飛身躍起,在半空中一個優美的鷂子翻身,躲過對方的刺殺,穩穩的坐在他身後的馬屁股上。

小胳膊摟住他的腦袋,木頭刀在他的脖頸上輕輕一劃……

第二回合結束,段靈兒勝!

臥槽的這也行?

第三位出場,一手握著長槍,一手掣出木刀,以防衛的姿態衝鋒過去,這次你射箭也不行,飛過來也不行,看你還有什麼本事?

段靈兒這次卻也不衝了,一拉韁繩掉頭就跑,這位將士心中就發出冷笑。

哼,你也就這麼點花樣了,程咬金的兩斧子,使完了就黔驢技窮。

你等我追上你的,一定狠狠的戳你屁股一下,給剛纔兩個兄弟報仇。

不過小丫頭壞的很,還的提防她跟我使……臥槽,回馬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