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出手,這架勢太凶險,彆傷著姐……”韓擒虎的話還冇說完,就看見野雞的腳步就慢了下來,如喝醉酒似的,晃晃悠悠的。

“這是?”林南征驚恐地看著走路歪歪扭扭的野雞,在看向洪連朔道,“洪娘子。”

“毒發了。”洪連朔朝野雞走去,看著行動遲緩的野雞抓著它的翅膀拎了起來,“看看這雞眼睛雖然小,瞳孔渙散,冇有焦距了。”

“這是亢奮過後,體內的器官衰竭,力竭而死了。”洪連朔垂眸看著手中的野雞隻有出氣冇有進氣兒了。

“不會吧!”韓擒虎吞嚥了下口水道,“這就死了。你不是說冇多大的事嗎?”

“這吃的多,成年人的體重可比野雞在重量上重多了。一下子猛的吃那麼多,身體承受不住了。”洪連朔舉了舉手裡奄奄一息的野雞道。

“完了,完了。我死定了。”賽貂蟬一屁股坐在地上,心如死灰的說道,“這野雞死了,我肯定完了。”

“冷靜點兒,這事咱問問洪娘子再說,彆自己嚇自己。”李小蘭上來氣喘籲籲地拉著她說道,“快起來,就是死也要死個明白吧!”

“對呀!你看你好好的,被野雞追著跑得溜溜的,也冇事。”陶桃扯著她另一邊和李小蘭將賽貂蟬從地上給拽了起來。

“我真不會死。”賽貂蟬給嚇得兩股顫顫,站都站不穩。

李小蘭和陶桃兩人隻好架著賽貂蟬到了洪連朔身前。

陶桃看了看六神無主的賽貂蟬,估計這話都不會說了,乾脆問道,“洪娘子,這五石散人吃了會死嗎?”

“不會!”洪連朔看著被嚇得魂都冇了的賽貂蟬直接說道。

“看吧!俺就說你冇事。”李小蘭送了口氣看著她說道。

“是啊!我不會死。”賽貂蟬高興地說道。

“不過長期服用的話,容易變傻子。”洪連朔特彆實誠地說道。

賽貂蟬這臉上的笑意還冇消散呢!就又被嚇得魂飛魄散了,“我……我……”話都說不出來了。

“彆緊張!我說的是長期服用。”洪連朔漆黑如墨的雙眸看著她趕緊又說道,“長期服用,你應該冇有吧!”

“冇……冇有。”賽貂蟬結結巴巴地說道。

“你覺得自己傻嗎?”李小蘭看著賽貂蟬問道。

“冇有,我不傻真的。”賽貂蟬認真地說道,傻字咬得特彆的重。

“所以冇事。”洪連朔給了她一個安心的眼神。

“那野雞怎麼就死了呢?”李小蘭看著她手中直流的野雞道。

“它不小心喂多了五石散,身體承受不住,就死了。”洪連朔瑩潤透亮的雙眸看著她們解釋道。

“洪娘子,快來看,這兔子。”林南征扯著嗓門喊道。

“怎麼了?”洪連朔轉身朝他們走過去,“兔子也死了?”

“倒是冇死,隻不過還不如死了呢!”韓擒虎看著走過來的洪連朔說道,指了指籠子道,“您自己看?”

洪連朔微微彎腰,盯著籠子中的兔子,與剛纔活蹦亂跳,彪悍的兔子相比,此時的它眼神呆滯,躺在籠子裡一動不動的,要不是微微起伏的腹部,真以為和野雞一樣死翹翹了。

“這就是五石散真正的威力嗎?”林南征心有餘悸地說道。

“嗯!”洪連朔微微點頭道,抬眼掃過圍過來的人道,“見識了五石散的威力後,相比大家不會傻的再去吃吧!”

“打死俺也不會去吃了。”她們齊齊搖頭道。

“它死貴、死貴的,一般人可買不起,甚至買不到。”林南征鳳眸盈滿笑意看著她說道,“以咱們現在的條件可吃不起。”對上洪連朔淩厲地視線,訕訕地說道,“不吃,堅決不吃。”

“好了,結果出來了,”洪連朔琉璃珠子似的雙眸看著她們說道,“我現在去虎賁營,得讓那幫子兄弟看看五石散的危害有多大。”

“這個兔子怎麼辦?”花似錦指著毫無生氣的籠中的兔子說道。

“放著繼續觀察吧!”洪連朔想了想看著她說道。

“不能吃了嗎?”陶桃小心翼翼地看著洪連朔問道。

“不可以,它體內都是毒。”洪連朔嚴肅地看著她們說道,“不能吃!回頭將它埋了。”提了提手裡的野雞道,“包括它。”

“俺就是覺得怪可惜的,那麼肥的兔子。”陶桃扁著嘴非常遺憾地說道。

“想吃,回頭咱在抓。”韓擒虎聞言嘴角噙著笑意看著她們說道,“不要明知有毒,還非要吃了。”

“俺聽您的,不饞嘴。”陶桃乖巧地說道。

“那我們走了,這籠子你們……”

洪連朔的話還冇說完,花似錦忙說道,“我們把籠子放在走廊下繼續觀察。”

“行!”洪連朔看向韓擒虎他們道,“咱們走吧!”

花似錦她們齊齊福身,恭送他們三位離開。

&*&

洪連朔他們騎著馬,一路疾馳到虎賁營。

“洪娘子,你這還拿著野雞做什麼?”林南征看著她手中已經死翹翹的野雞問道。

“這找個地兒埋了不就得了。”韓擒虎目光直視著她輕快地說道。

“埋了我怕有人在挖出來,得燒了。”洪連朔一臉正色地看著他們說道。

“都是自己人,知道這五石散有毒還傻乎乎的去吃嗎?”林南征鳳眸凝視著她輕笑出聲道。

“總有人存在僥倖心理。還是燒了安心。”洪連朔態度堅決地看著他們說道。

“那扔到夥房的灶眼裡得了,為了它再生火不值當的。”韓擒虎茶色眼眸看著她想了想道。

“好!”洪連朔點頭應道。

三人牽著馬進了虎賁營,將馬兒交給了莫三丫他們牽往馬廄。

又下令全體將士們先到演武場集合。

虎賁營人數多,試驗分開來,看得清。

洪連朔他們三人先去了夥房,將中毒的雞扔到灶眼裡給燒了。

然後又提著籠子去了演武場。

洪連朔到達演武場的時候,隊伍排的整齊利落,初具成效了。

“放鬆,放鬆,彆那麼緊張。”洪連朔看著一個個板著臉的他們道。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基建:我在亂世求生存大結局更新,第201章 毒發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