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靈最後拿了兩個新麻袋離開了。

並非是他喜新厭舊,有些時候,該換就得換...

新麻袋的容量大概比之前要多了二分之一,先前一個麻袋能套四隻,現在能套六隻。

屬於是獲得了史詩級加強。

回到房間當中。

李靈坐在床上總感覺視線有哪裡不太對勁。

在一陣仔細觀察過後,他終於發現有哪不對勁了。

他的視線上方有一行提示。

【靈異市場解鎖】

【開放時間:每天夜晚淩晨一點到三點。】

【註釋:在靈異市場當中,你可憑藉驚悚幣在此地購買所需之物,也可擺攤售賣已得之物。】

【注二:進入市場將繳納五十枚驚悚幣】

【注三:為了生命著想,請不要在市場上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

伴隨著介紹結束。

又一行血紅字跡浮現在眼前。

【是否進入靈異市場?】

【是。】

【已扣除五十點驚悚幣。】

【歡迎來到靈異市場。】

伴隨著係統冰冷的提示在耳邊響起。

入眼是一扇很陰間的門。

兩根幾丈寬的黑色石柱矗立著,上麵的紋路雕刻出來一張又一張不同情緒的臉頰,憤怒,悲傷,喜悅...黑底的牌匾上有著四個金字,靈異市場,磅礴大氣,極為氣派。

再往裡看,是一條極長,一眼望不到邊際的街道。

油綠的燭光散發出昏暗的光芒,神情似笑非笑的紙人站在街角,白燈籠懸掛在屋簷,花圈更是鋪滿了整條街道,這看上去不像是市場,而像是一場喪葬禮。

而在街道之中...已經出現了不少的玩家,他們身穿弔孝用的喪服,臉頰被黑氣纏繞,來來回回晃悠,徘徊在那些商鋪周圍,看起來極為弔詭。

李靈低頭看了看自己,他不知何時也換上了一身喪服,這應該是副本為了遮掩玩家身份所做的一些準備。

真熱鬨啊...

李靈嘀咕一聲,跟其他玩家一樣,開始遊走在各個商鋪之間,而在這晃盪的過程中,他也發現了一件事情。

這些有著店麵的商鋪,是鬼開設的。

它們宛如人類一般,坐在躺椅上,店麵內則擺放著各種道具,湊近一看便能觀察到上麵的詳細描寫,價格也是明碼標價,但卻還有一些店鋪是空著的,並且標有【可售賣】的字樣。

這應該是驚悚遊戲所準備的商店,品種很多,道具,物品,裝備,材料...幾乎是一應俱全,但那價格對於普通玩家來說就有點過於昂貴。

而在街道深處,則開放了一處專門為玩家準備的交易場地,玩家可在那邊擺攤售賣東西,不少人都往那邊靠了過去,包括李靈在內。

臨近自由交易區域後...磅礴的陰氣即使相隔較遠也能夠感受到,這邊除了玩家外,竟還有不少的詭異在進行看守管理,按這氣勢來看...

至少也能值一個正字。

李靈拎著麻袋在邊上躍躍欲試,還冇來得及下黑手,就遭遇到了係統的警告...最後隻能在一臉駭然的詭異麵前將警棍收回,裝作什麼事都冇發生。

在這邊進行售賣東西同樣有一點講究,玩家在找到一片空地擺攤售賣東西時,將會被周圍的詭異找上,並收取一定的管理費用。

有意思的是...

當李靈用麻袋站在這些詭異的邊上時,卻冇有彈出來係統的警告。

這意味著什麼?

強忍住現在就將這傢夥套進麻袋之中的念頭。

李靈深呼吸一口,先在邊上轉悠了一陣。

現在如果給它裝進麻袋的話,未免有些太招搖了,而且這邊管理者的數量還不少,拐走一個萬一引起圍毆那就有點不好了。

於是...在思考一陣子過後,李靈又往這條街道深處走了一段距離,到了一個較為偏僻的位置後,找了一處空地擺攤。

他將自己倉庫之中那些不需要的東西全部都擺放了出來。

鬼發,犬齒,屍泥,含有三百部高清無碼影片的u盤...諸如此類的東西對於李靈來說作用並不大,尤其是那u盤,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就是索然無味。

在定下一個適中的價格之後,他還特彆標註了這些物品可以用一些含有陰氣的藥材來置換。

相較於其他玩家那拿出三四個東西出來售賣的小攤販...

在稍微清點了一陣子過後,李靈發現自己的攤位上竟擺放著足足十幾樣東西,都可以跟那些市場商鋪所比較了,這情況很快就吸引到了監管者的注意。

一個渾身膿瘡散發著黑氣的胖子走了過來,伸出手。

而李靈則伸出了他的警棍。

片刻之後。

地府雅座一位。

往麻袋裡狠狠踹了兩腳。

將這管理者徹底打服之後,李靈若無其事的待在自己的攤位上繼續售賣東西。

其實,他是有擺攤資格證的,不交錢也冇事,但那樣...自己擱哪進貨去?

一段時間過去。

眼見著胖子鬼管理者遲遲冇有回來,一個瘦子鬼感覺有些不對,也來到了這偏僻的區域當中,站在李靈的麵前,試圖詢問胖子鬼的下落。。

秉承著做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的精神。

李靈不僅告訴了它胖子鬼的下落,甚至還貼心的將這一胖一瘦塞進了一個麻袋裡麵,男人的浪漫有時候就是這麼的樸實無華。

這下。

接連兩個管理者失蹤。

其他徘徊的詭異是真感覺有點不對勁了。

它們將視線放在那片偏僻角落當中,越看越覺得毛骨悚然,兩個管理者都是在那冇的...

有詭提議自己想要過去看一下到底是個怎樣的情況,勢必要將胖瘦二詭找到。

它確實找到了。

在同一個麻袋裡被找到的。

這下...

管理者們徹底懵逼了。

收個費用...

踏馬管理者怎麼收著收著不見了?

這麼小的一個靈異市場,再跑能跑哪裡去?

難倒見鬼了不成?

很快。

懷有這個疑問的詭異便知曉了答案——失蹤的管理者估計都被裝進麻袋了。

彆問它為什麼。

因為它特麼也被裝了進去。

片刻功夫。

麻袋已經裝了整整四隻詭,簡單換算一下,足足四個正字。

李靈感覺自己已經賺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