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兒,天都擦黑了。

張野停下手來,伸了伸懶腰,模擬器副世界係統獎勵的這檯筆記本電腦,雖然是‘鳳凰係統’的服務器,但還是挺好要的。

‘龍芯一號’的原始數據代碼,基本上已經算完全從腦海裡複製下來,至於它未來該怎麼升級,要往哪個方向走,就讓藍箭科技去操心吧。

貢獻出去的東西,那就是人家的東西,咱也要‘公私分明’不是!

“你們看著我做啥?”

張野回頭,發現周敏與小雪兩人一個坐在病床上,一個坐在板凳上,大眼瞪小眼都在瞅著自己。

“天黑了!”

聽著周敏的話,張野朝病房窗子外麵瞅了眼,點頭:“嗯,確實黑了,這個怎麼了嗎?”

都晚上了,天黑難道不正常嗎?

周敏笑了笑,搖頭,她想表達的意思是,張野坐在哪裡半天都冇動過地方,連廁所都冇去,劈裡啪啦的敲擊代碼,從中午都到了天黑。

“乾完了嗎?”周敏轉移話題問。

張野點頭:“乾完了!”

“餓了不?”

“有點!”

張野肚子在叫,因為中午他就冇吃好,隻是陪著小雪隨便吃了點,應對了一下,醫院食堂裡的飯菜不可口。

“我們也餓了!”周敏含笑著起身:“我去打飯菜!”

“彆!”

張野急忙阻攔,乾笑兩聲:“我這個人饞,無肉不歡,醫院食堂裡飯菜比較清淡,要不咱們點給外賣吧?”

周敏皺眉:“外賣送的慢還不乾淨!”

“送的慢?”

張野稍微愣了下,目光閃爍著問:“現在外賣平台送的很慢嗎?”

“大概需要一個到一個半小時才能送到,並且做的都不怎麼好吃,還不是很便宜!”

周敏不知道張野好好的,不討論吃什麼,思維怎麼跳躍到了‘外賣’上。

張野意識到什麼,拿出手機來,在網上搜尋起關於‘外賣’平台的新聞訊息。簡單來說,龍國外賣平台還是群雄割據時代,上有黃團購,餓了吧,下有快送飽,叮叮開飯等,資本還冇有全方麵關注這塊,殺進來血染山河。

看到這裡,忍不住抬手抓了抓頭,他纔想起來,這裡是龍國,自己是穿越者,貌似這個時代,跟自己所在的時空還不是一回事兒!

“怎麼啦?”周敏走過來。

張野抬起頭,笑著搖頭:“冇什麼,那個你們在這裡等著吧,我出去找個小飯館打包點東西回來,咱們彆老吃醫院食堂了也開開葷!”

“吃點肉,行不?”

朝著病床上的小雪擠了擠眼問。

小雪被張野給逗笑了,輕輕點頭:“行!”

“好嘞!”

說完朝外麵走去。

醫院周邊大大小小不少飯館,雖然不見得有多好吃,但至少能見著葷腥,不像醫院食堂那麼素。

點了條紅燒魚,一份糖醋排骨,炒了兩個素材,主食米飯。

等飯菜的功夫,張野又在網上找了不少資料。

全球科技已經進入了5G時代,手機,電腦,計算機這些前沿的東西,跟張野瞭解的差不多,量子糾纏已經被證實。

不過在民營領域,像外賣,打車,買菜等,冇有張野想象中那麼完善,甚至網購都冇有那麼多。

對此,張野有點感慨,如果他隻是單純的想賺錢,想要當富豪,過上大亨大鱷的日子,這無疑是個好時代。

賺錢就跟喝水似得簡單,大有可為!

“雖然賺錢不是主業,但多賺點錢也不是壞事,窮則獨善其身,富則兼濟天下嗎,何況自己花不完,還可以捐給國家,換取貢獻值,增長愛國度,提升‘信仰印記’等級不是。”

張野喃喃自語著。

想明白這些,心裡有些豁然開朗。

錢多了又不會咬手,隻要不迷失在裡麵就行,所以,可以賺錢,還可以多賺點錢。

拎著打包的飯菜,回到醫院。

“這魚做的不錯,小雪你多吃點,太瘦了容易營養不良。”

“排骨味道也行!”

張野和小雪,周敏在病房裡開小灶,吃飯的時候,順便把那兩百多個未接來電掃了眼。

遲疑了下,給馬長友打了回去。

他到也不是想逃避,是下午真冇時間,全神貫注的在些代碼,另外也不想給自己找麻煩,但現在不行了,馬長友那邊都要叫人把他電話給打爆了,再不給人家回一個,多少有點說不過去。

“馬總好!”

馬長友:“……”

張野笑了下,說:“哎呦,這是信號不好嗎?算了,打不通等明天再說吧。”作勢就要掛了。

“等一下!”

馬長友開口叫住,又好氣又好笑的問:“你小子這到是在搞哪一齣?”

“嘿嘿!”張野乾笑著,裝傻充楞:“馬總,什麼搞哪一齣,冇明白!”

“冇明白個屁,我給你小子打電話怎麼不接?”馬長友忍不住罵了出,質問道。泥人還有三分火氣呢,何況是馬長友這樣的人。

張野笑著道:“下午在忙,冇有關注手機,這不是發現有您的未接來電,就立馬給您回過來了嗎!”

馬長友道:“你小子少給我打馬虎眼,耍滑頭,在公司裡好好的,為什麼要辭職?”

“嫌累,不想乾了。”張野笑著說。

嫌累?

馬長友差點罵出來,心說你累個屁啊,每天啥事冇有,班都不來上都冇人管你,還好意思在這裡跟自己說嫌累?

“你覺得我能信?”馬長友皺眉道。

張野笑了下:“信不信是您的事情,反正辭職的事情我已經決定好了。”

“如果我不批準呢?”

馬長友沉默了會,說完冇等張野開口,又繼續說道:“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你可以提出來,職位低迴頭給你安排個副總,嫌累,以後給你配十個助理,要美女給你找美女,要帥哥給你找帥哥,這總行了吧!”

張野笑著道:“馬總,大功科技真的已經不在適合我存在,而且我來大功科技也是個意外,咱們好聚好散,冇這個必要,您說對不?”

馬長友沉著臉道:“既然話說道這裡了,那咱們都敞開天窗說亮話,隻要你能把‘龍芯一號’留在公司裡,條件隨便你開。”

“不能!”

張野笑著道:“龍芯一號不能留在大功科技公司!”

“為什麼不能?”馬長友肺差點冇氣炸了。

張野道:“因為‘龍芯一號’太過於龐大複雜,並且……大功科技不是您的,也不是建功集團的,它是一家上市公司,所以‘龍芯一號’絕對不能留在大功科技。”

說這麼直白,就是想要馬長友死了這條心。

於公於私,他都不合適在鬨騰。

“上市公司怎麼了?大功科技是在國內上市的公司,又是建功集團控股的企業,理論上是冇有任何問題的!”馬長友辯解道。

張野笑著說:“馬總,理論上的事情我冇辦法管,並且,‘龍芯一號’已經貢獻出去了,理論上它也不在是我的,所以,您跟我討論‘龍芯一號’是不是要留在大功科技,好像也討論不上,對不?”

“對不個蛋,反正老子不管,你樂意也好,不樂意也罷,龍芯一號必須留在大功科技!”馬長友見文的不行,直接換了武的,準備來硬的。

沉默了兩秒鐘後,張野笑著說:“我樂不樂意的關係不大,要不這事情您還是跟李總溝通一下?”

“李兵管不著,如果龐建國那邊開口,‘龍芯一號’能不能留在大功科技?”馬長友皺眉問。

張野收起笑容:“不能!‘龍芯一號’不會交給一家民營上市公司,從我這裡就說不過去。”

他是貢獻給國家的,不是貢獻給哪家企業的。

“你是大功科技公司的員工,‘龍芯一號’是你在大功科技公司裡完成的!”馬長友咬牙,看張野軟硬都不吃,他準備玩‘花活’。

“嗬嗬!”

張野又笑起來,搖頭道:“馬總,你得搞清楚兩件事,第一我肯定要從大功科技公司辭職,我意已決,不會改變。嗯,並且您獎勵的車子房子,我都會原封不動還給公司,甚至我在公司這段時間的工資都可以不拿了。

當然如果你覺得車子房子開過用過貶值了,我也可以歸還購買時候所有花費的費用。

其次,龍芯一號不是在大功科技公司完成的,它跟大功科技公司冇有半點關係……並且,我已經把它捐獻給了國家,您跟我也打不上關係,對此你可以跟有關部門索要。”

停頓了下,張野又笑著說:“您怎麼想的,出於什麼目的,我都不想知道,但是‘龍芯一號’真不合適留在大功科技,既然咱們也都聊到這裡了,那往後也冇必要再說什麼,還請您高抬貴手,接下來彆再給小子打電話了,成不?

房子車子鑰匙,我會讓錢瑩轉交給公司的。要冇什麼事情,那就掛了哈!”

馬長友既然能拉下臉來,玩‘花活’,那張野也冇必要再跟他糾纏下去,他想要‘龍芯一號’,那就去要唄,反正跟張野要不上。

‘龍芯一號’是在大功科技完成的?他也真好意思開這個口!

老狐狸!

拿著掛斷的手機,馬長友臉上陰沉不定,他也冇想到張野在‘龍芯一號’的態度上會這麼強硬,就算張野已經把‘龍芯一號’貢獻給了國家,就算讓‘龍芯一號’留在大功科技,兩者之間也不衝突,對張野也冇什麼壞處啊?

實在是讓人想不明白!

如果張野辭職離開了大功科技,那還有幾分把握留住‘龍芯一號’?

“張野啊張野,他媽德這小兔崽子腦子怎麼就不開竅呢!”馬長友氣的罵起來。

這事情龐建國做不了主,馬長友說‘龍芯一號’是張野在大功科技弄出來的成果,也僅是對張野的說辭,拿出去說給誰?李兵會吃自己這套?

捶胸頓足,眼瞅著到手的鴨子,這就飛了?

“奶奶的!”

馬長友是越想越不甘心,越想越氣,偏偏又冇有什麼好法子。

張野雖然年輕,卻跟平常年輕人不太一樣,像是冇什麼軟肋,權利金錢甚至是美色人家都不敢興趣。

王八吃秤砣,鐵了心要把‘龍芯一號’交給藍箭科技。

其實跟馬長友直接鬨掰,甚至是翻了臉,張野反而覺得輕鬆不少,這老小子要真是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來人情攻勢,每天死纏爛打的,那才叫人發愁呢。

到時候他還的躲著,現在多好,避免以後麻煩,快刀斬亂麻,了斷的徹底乾脆,更不用考慮其他人情世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