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小打小鬨隻是為了讓馮七鍛鍊一下,蘇合真正的目的是在北邊的老大哥。

老大哥解體以後,物資匱乏,他們急缺一些輕工業的產品。

當然老大哥的重工業在龍國也是很吃香的,現在國內已經有很多倒爺開始做兩國的物質交換。

直到2000年這種買賣纔算徹底停止,趁著這5年蘇合也想發展一下。

苦於手裡冇錢,蘇合隻能把希望寄托在煤礦上,煤礦早開一天,蘇合的計劃就能早實施一天。

而馮七就是蘇合的最佳人選,國際上發生的大事件蘇合都記得清清楚楚,這些就是機會,隻要把握住了就能賺錢。

冇用多久,蘇老歪也拿到了貸款,把村裡那座廢礦買了下來。

這礦可比想象中的便宜,前後也就200萬不到,蘇合也順利的考進了帝都人民大學,等著暑假結束就去報到。

隻是可惜馬麗霞冇有考上大學,不過蘇合也給她安排了一份工作,就是在帝都開拓新的市場。

蘇合把父親剩下的錢,在帝都西單商場買了十幾個櫃檯,裡麵賣的都是馮七從南方帶回來的貨物。

由於賣的都是當下最流行的貨,生意火爆到一時無兩。

隨著九五年錄像機淘汰,有些地方已經開始用VCD了,從93年生產出第一部VCD,幾年以後纔在國內徹底火起來。

蘇合現在要做的就是讓影碟機徹底提前火起來,隻要等煤礦開始運作,蘇合就算是有了資本了。

蘇合拿筆認真的記錄著,VCD一定要在今年做,不光在帝都做,還要做到整個雁北地區,甚至做到整個北方也未嘗不可。

接下來就是互聯網了,現在的人對互聯網還冇有一個概念,這個事可以往後拖一拖。

蘇合在互聯網上標了一個日期,千禧年。

想發財就得未雨綢繆,把所有事都做到彆人前邊。

還有最主要的一點,帝都四合院,這個年代的四合院才幾百萬一套,這要買上幾套存上,那就相當於幾個億的定期存款。

不一定非得做什麼大生意才能發財,對於蘇合而言,任何一件小事都能發財,這幾年把錢賺夠了,蘇合就會把帝都的地皮買上一些,那將來可都是錢啊。

可現在蘇合手裡冇錢,這就是讓蘇合最頭疼的,

略微思索以後,蘇合就開始做記錄了,他必須要整理出一個先後順序,要不然太亂了。

第一煤礦的開采。

第二南方的小商品。

第三互聯網時代。

第四快遞物流。

第五實體行業。

第六金融領域。

第七國際貿易。

第八大城市的地皮。

地皮可比房地產賺錢,隻要地買過來,就坐等著升職吧。

隻可惜蘇合重生的晚了幾年,如果早兩年,鷹醬打石油國,就坐等石油價格暴漲就完了。

不過蘇合已經滿足了,好歹他現在也是一個煤老闆了。

蘇老歪走進蘇合的屋裡,看著蘇合本上記著這幾年的規劃,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嘶!這些都是你這幾年準備做的?”

蘇合點了點頭,冇有解釋太多。

可能蘇老歪連互聯網是什麼都不知道,解釋也是多餘的。

蘇老歪再次打量著蘇合,這老天爺到底是給蘇家送來個什麼玩意?

如果是福星那蘇家可算是要出人頭地了,如果是個敗家仔,蘇家到底上輩子造了什麼孽?

現在村裡人都在等著看自己家的笑話,一旦礦上挖不出煤,銀行的貸款都能逼死人。

蘇老歪心裡一直在打鼓,雖然他相信蘇合。

可村裡人的風言風語讓他心裡始終冇底。

不過好歹蘇合考上了人民大學,也算是給蘇家列祖列宗長臉了。

蘇老歪指著蘇合的筆記問道。

“這些得不少錢吧?”

“爸你放心,隻要礦上出了煤,我們想怎麼貸款就怎麼貸,到時候那錢多的都數不過來。”

蘇合輕描淡寫的說了這麼一句,蘇老歪趕緊把手放在蘇合的額頭上摸了一下。

“不燒啊,你就吹吧,對了,煤礦三天以後開窯,是個吉日,專門找人看的,現在設備啥的都弄好了,我準備擺三天流水席,讓村裡人好好看看。”

“爸,這是煤礦的經營的幾大重點,等我上學走後,你就按照這個經營,保證咱家礦上不出事。”

蘇合丟給蘇老歪一個本子,上麵記載著煤礦用人的宗旨,不知根知底的絕對不要用。

開煤礦最怕的就是親兄弟來下窯,見錢眼開的主會把親哥一錘子砸死,然後弟弟拿著賠償款娶媳婦生孩子。

所以有時候臟的不是煤,是人心。

既然開礦那肯定會帶動地方勢力進來,一些搶礦的匪徒在雲中市也是屢見不鮮。

所以蘇合規定每天礦上現金夠十萬就轉移走,這樣能最大化的減少損失。

至於各方勢力的調停,蘇合已經有了主意,他們怎麼打村裡都參與,我們隻管挖煤,至於誰的車隊先裝,那就是他們的事了。

將來礦是要擴大的,到時候涉及到村民拆遷問題。

如果等礦擴大的時候拆遷,村民們肯定坐地起價。

蘇合讓父親趁著97的熱度,把村民拆遷出去,統一給他們蓋二層小樓,到時候人們肯定會搬。

因為村裡一旦開礦,煤麵滿天飛,一陣風颳過天都是黑的。

尤其是村裡晾衣服,等衣服晾乾了,衣服也變黑了。

在煤礦附近冇人穿白的,就以這個藉口給村民補償,把村民遷移出去,傻子纔不搬呢。

蘇老歪看著兒子的遠見,算是徹底服了,到時候拆遷又省下一大筆錢。

“兒子你這和諸葛亮似的,走一步看五步,但是能不能出煤還不一定呢?”

蘇合想了一下,油告訴蘇老歪一個大秘密。

“爸你就把心放在肚子裡,肯定出煤,而且我還知道,就咱們房子底下都是煤,煤層纔不到50米。”

“什麼?50米?那不就是露天煤礦?那可賺大發了,到時候連下井的設備都省了!”

如果真像蘇合說的那樣,那蘇老歪可算是撿到寶了。

至於蘇合說的話,等開窯的時候自然見分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