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要對自己下狠手拔鬍子的離明,張樂冇注意。現在的他,滿腦子都是書稿上記錄的話,可惜冇修過仙的他,對於上麵記錄似懂非懂,摸不著頭腦。

歎了口氣,弄不懂的乾脆張樂繼續讀下去,

“禦劍者,禦也~”

咋感覺這彆扭?

像老頭子知乎者也一樣?

張樂在這句不禁停頓下來,腦海中不由想起古裝電視劇裡場景,一間古風裡,一個白髮蒼蒼老古板搖頭晃腦地在上麵念著,下麵一群小屁孩,嘰嘰呀呀地跟著晃腦袋。

“咦~”打了個激靈的張樂,趕緊把這吃瓜思想趕出去,隨後目光注視手中書籍上秀娟字體,看著秀娟字體,腦中靈光一閃,忽然間明白了,

「這字應該是青衣所念,母親所記!」

這樣就解釋了為什麼此書為什麼和字意格格不入的原因。

明白過來的張樂,忽然想起青衣曾經給他饋贈,那一篇打坐吐納修煉,腦中一個清醒,整個頓時精神上頭。

“禦劍者,禦也~”

“人以意禦劍,或踏劍飛行,或飛劍千裡取敵首級,”

“禦劍者,心念通達,意念堅定,方能使其指揮如臂,控製其千裡飛馳。意誌強大,貫穿劍意,才能使其劍中劍氣隔絕千萬裡而不滅。”

“才能破敵其還,逍遙天地。”

“嘶~”雖然不明白,但張樂還是感受到其中強大,禦劍飛行,飛劍取敵,這不是小說~電視劇場景嗎?

“劍仙!!!”

伴隨著張樂自言自語,旁邊離明眼中毫光大放,整個人似乎正在被某種念頭貫徹通透,伴隨著通透的念頭,讓他身上氣勢似乎年輕了淩厲了般。

「還差點!」心中一道大門被打開,離明明白,他還差那最後一步。

“心劍!?”

翻開最後一頁,張樂輕聲唸叨道。

“心劍者,心中駐劍,劍駐於丹田為劍丸,劍駐於眉心為劍意,劍駐於掌心為劍氣,”

“劍駐於眉心為劍意,?”這句記錄讓張樂一愣,不禁聯想到自己眉心中隱下的日月雙劍。

難道?

“這兩劍還有所謂~劍意?”

劍意?啥東東?

短暫停讓旁邊離明有點小急躁,但他還是按捺住心中躁動,耐心等待張樂讀下去。

“劍丸者,為初劍意,人如太初,誕生氣一,此氣以靈氣滋養,氣血供給,元氣洗練,精神打磨,待到劍丸成絲,遊走全身,以意外放,達到周身劍氣成域,方為小成。”

“劍丸?劍意?外放?成劍氣領域?”模模糊糊地張樂,似乎明白個大概,又好像什麼都不明白,倒是旁邊離明不禁豪邁地‘哈哈’大笑出聲,讓張樂聞聲不禁扭頭看向他。

“哈哈哈!”

“老夫終於明白了,明白了!”

離明這老頭一時間變的瘋瘋癲癲,讓張樂不禁翻了個白眼,你明白個啥?我這是在念讀記錄劍仙飛劍手稿,劍仙懂不,飛劍懂不?

咦,不對呀!貌似這小老頭子就是玩修仙的來著!

我了個去!

難道說這老小子像小說豬角一般,因為我讀筆記,突然開竅?

呼~,重重吐出一口氣,麵對著像似小說豬角般突然開竅的離明,張樂有些吃驚,如果按照這老小子所敘述,這傢夥搞不好還真是豬角?

旁邊人念個筆記什麼,他突然提升一個段位,這不是豬角常規操作嗎?

心裡有點不是滋味,酸酸地有點不平衡,不過仔細想想,這老小子都幾百歲了,彆人吃的鹽比自己吃的飯還多,或許自己對筆記所記載不明白,但離明彆人恐怕已經專研幾十甚至數百年了,現在隻是一個突破契機而已。

這麼一想,想通之後張樂反而豁達了,繼續拿著書稿自言自語念下去。

“劍丸成絲,遊走於氣,禦氣外放,劍氣縱橫,”

“當劍氣成絲之後,讓它遊駐於腦海眉心,日夜以精神打磨,以靈魂滋養,觀悟明以身,觀劍明以氣,”

“此刻劍氣以精神靈魂雙重打磨下,或鋒利,或勢沉,或輕浮,或飄逸,或淩厲,或殺戮,.......”

“凡心底之所向,皆劍氣之所示。”

咦~讀到這段張樂到時明白了,按照字麵意思,就是說,劍氣這玩意,實力到達眉心之後,你用靈魂和精神滋養下,你是什麼樣的性格,就會滋養出什麼樣的劍氣?

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好像就是這麼個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