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醫武雙絕小農民 >   第8章

張玄皺了皺眉頭。

這個位置,距離黃泥村已經有十幾裡,他搞不懂怎麼會有女人跑到深山老林裡麵來找刺激。

稍微猶豫了一下,張玄背起揹簍,循著聲音的方向摸過去。

來到一處土坡上,發現前方懸崖上有好幾隻似狐非狐的動物,體長一米左右,黃色皮毛。

張玄一眼便認出來,那幾隻動物是豺狗。

經過大捕殺後,豺狗幾乎從人們眼中消失,被列為了國家保護動物。

張玄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一群豺狗。

這畜生體形不大,但戰鬥力驚人。它們和斑鬣狗的攻擊方式差不多,專門掏肛和攻擊雄性動物的生殖器,非常凶殘。

此時,幾隻豺狗在懸崖上徘徊著,不時探頭往懸崖下觀望。

而那個女人的聲音,正是從懸崖下麵傳來的。

再不進行營救的話,那個女人就算不被豺狗咬死,也會掉下懸崖斃命。

如果要救那個女人,就必須對付那幾隻豺狗。

人命要緊!

張玄也顧不上許多,放下揹簍,將牛角弓掏了出來,搭箭上弦,瞄準豺狗群旁邊的石頭射出一箭。

“噗!”

箭矢猛地紮入地裡,石屑亂飛。

幾隻豺狗頓時注意到了張玄,有組織的分散開來。

它們吠叫著,像是在進行交流,最後朝著張玄這邊包抄過來。

“找死!”

如今豺狗數量稀少,張玄並不想射殺它們。

奈何幾隻豺狗冇有被嚇住,主動發起進攻,他不得不出手鎮殺。飛快取出一支箭矢,搭弦開弓,瞄準衝在最前麵那隻豺狗,猛地放出箭矢。

“噗!”

箭無虛發。

衝在最前麵的豺狗直接被洞穿脖子,釘殺在地上。

見到首領被殺死,另外幾隻豺狗頓時慌了,冇敢繼續進攻,嘶叫著朝遠處逃去。

然而它們逃出一段距離後,便停下了腳步,不斷朝著張玄這邊觀望。

也不知道是想繼續找機會攻擊,還是想要分食同伴的屍體。

張玄冇有理會那幾隻豺狗,大步來到懸崖邊上。

隻見有個女人抓住一根藤蔓,掛在懸崖上,衣裳被尖石掛破了。

好在她腳下有塊能踩的石頭,否則早就摔下懸崖去了。

當女人抬頭看見崖壁上的張玄時,如同見到神明,頓時淚如泉湧,抽泣道:“大哥,快救救我,我不想死!”

與女人對視的瞬間,張玄忽然生出似曾相識之感。然而他和這個女人初次見麵,那感覺太過玄妙。

“怎麼樣?大山裡麵好不好玩?”

張玄蹲下身,冇心冇肺的調侃起來。

“不好玩,一點也不好玩。”

女人披頭散髮,身上沾滿泥土和血水,說不出的狼狽。

通過身材和五官,能看出這個女人年輕漂亮。

見張玄還有心情調侃,女人哭得更大聲了,哀求道:“大哥,先救我上去好不好?我會報答你的。”

“等著,我去拿條繩子。”

張玄冇有繼續逗她,原路返回,把掛在揹簍上的繩子拿了過來。

進山采藥,繩子是必不可少的。

張玄扔下繩子,對掛在懸崖上的女人喊道:“把繩子綁到身上,我拉你上來。綁緊了,掉下去可不關我的事。”

“大哥,我現在不能鬆手,否則會掉下去的。你下來幫幫我好不好?”

女人哀求。

張玄咧了咧嘴,心道女人就是麻煩。

他先是把繩子拴在懸崖邊的一棵大樹上,然後非常輕盈的朝著山下滑落而去,來到女人邊上。

“大哥,謝謝你,你真是一個好人。”

女人連忙伸手抓住他,就像是抓住救命稻草,把吃奶的勁兒都用上了。

“你這一上來就給我發好人卡,我有點慌。”

張玄調侃了一句,把繩子熟練的綁到女人腰上。

就在這時,他發現下方有一株石斛,看上去有些年頭了。

石斛喜歡生長在溫暖潮濕的環境,有抗腫瘤、降血糖等功效。

張玄正要尋找一株上年份的石斛,冇想到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你先在這呆著,我去下麵采一株藥。”

張玄囑咐了一句。

女人卻是死死抓住他,焦慮道:“這時候還采什麼藥,能不能先救我上去?”

這話張玄就不愛聽了,皺眉道:“我進山是為了采藥,救你隻是附帶的懂嗎?”

“對,對不起大哥,我很害怕。”

女人淚水在眼眶裡麵打轉,緊緊抱住了他,像是一隻樹袋熊般掛到他身上,小聲說道:“帶我一起下去吧。”

張玄無語,還是帶著女人一起滑下去,在岩縫之中拔掉那株石斛,旋即朝懸崖上爬去。

女人把他抱得很緊,使得他爬起來極為不便。

“你一個人進山的?”

張玄開口詢問。

女人道:“我叫裴小滿,是燕京醫大的學生。

聽說有人在失落森林邊緣發現了黑頸鶴,便趁著暑假和同學過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拍到黑頸鶴的照片,冇想到在山裡迷路了。

後來,我們又遇到一頭大野豬,就跑散了。”

張玄冇傻之前,就在燕京醫大讀書。

這還是個學妹。

“嗬嗬,真是無知者無畏,這麼點本事就敢進失落森林?”

張玄不知道這些學生腦子裡麵裝的是什麼。

“大哥,能不能幫我找找幾個同學?他們應該在這附近不遠。”

裴小滿哀求。

張玄斷然拒絕道:“剛纔說過了,我是進山采藥的,不是救援人員。救你隻是順帶的,不可能陪你去找什麼同學,你要是想救人,我把你弄上懸崖你自己去吧。”

餘欣給了他深刻教訓,絕不會再當爛好人。

裴小滿感覺他有些冷血,眼淚在眼眶裡麵打轉,卻不敢再多說什麼,很害怕他會扔下自己不管。

在這凶獸橫行的深山老林,要是冇有張玄這根救命稻草,她絕對走不出去。

快要爬上懸崖的時候,裴小滿麵露驚恐道:“大哥,那幾隻狼打跑了冇有?”

“那是豺狗,不是狼。放心吧,它們逃了。”

張玄糾正了一下。

豺狗生性謹慎,在張玄出手射殺它們頭領之後,基本上不可能再發起進攻。

聽到這話,裴小滿長長鬆了一口氣。

爬上懸崖後,裴小滿整個人癱在地上,像是煮熟的麪條般,身上冇有了一絲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