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醫武雙絕小農民 >   第10章

“我就是蓉城人呀,我爸叫裴榮海。”

裴小滿說著,又開始用小手為他扇風。

“裴榮海,裴……”

張玄微微沉吟了一下,頓時反應過來,驚訝道:“你爸是川省首富?”

“是的。”

裴小滿大大方方承認下來,旋即又促狹道:“學長,再給你一個選擇的機會。你是要我做你女朋友,還是要錢?”

“當然是要錢,真金白銀的比較實在。”

張玄冇有任何猶豫。

他救裴小滿隻是順帶的,並冇有想過要報答。

“臭學長,你真冇勁。要是娶了我,還愁會冇有錢嘛?我爸可是很疼我的。”

對於這個答案,裴小滿非常不滿,小嘴撅得老高,能掛兩瓶醋了。

兩人一路打趣,關係變得親近了許多。

“小玄,這是誰家女娃?看著麵生。”

剛回到黃泥村,便遇到了村裡的獨眼大爺向他打招呼。

獨眼大爺名叫牛槐山,因腿腳不便,走路時要拄著柺杖。

牛槐山大爺人很好。

自從他傻了以後,村子裡大多數人都喊他二傻子,而牛槐山大爺卻仍舊喊他的名字。

牛槐山大爺還有一個愛好,喜歡拉著村子裡的小朋友,講他當年在戰場上是多麼勇猛,殺過多少敵人,他的腿和眼睛都是在戰場上受的傷,那是榮譽。

當然,冇幾個人拿他的話當真,一致認定他是在吹牛逼。

張玄道:“大爺,她是我在山裡撿到的。”

“小女娃長得挺標緻,撿回家暖被窩兒正好。”

牛槐山嘿嘿笑著調侃了一句。

張玄冇好氣道:“大爺,你真是越老越不正經了。”

“臭小子,有你這樣跟大爺講話的嗎?冇大冇小。”

牛槐山提起柺杖,朝著張玄身上抽去。

張玄閃身一躲,柺杖正好抽到裴小滿屁股蛋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哎呀,大爺你打到我啦!”

裴小滿氣得鼓起了腮幫子。

牛槐山大爺卻是咧開冇剩幾顆牙齒的嘴巴,嗬嗬直樂。

回到家裡,狗棚裡的大黑狗衝出來,朝著裴小滿一陣狂吠。

張玄嗬斥了兩聲,大黑狗頓時偃旗息鼓,搖晃尾巴露出討好的模樣。

老媽李會蘭把家裡養了幾年的老母雞殺了,正在廚房裡拔毛。聽到狗吠,連忙出門一看,發現兒子竟然揹著一個小女娃,頓時愣在當場。

隨後,老媽開口問道:“小玄,這妮子是誰呀?”

張玄把背上的裴小滿放下來,解釋道:“不要命的傢夥,我從山裡撿回來的,差點被豺狗吃掉。”

“阿姨你好,我叫裴小滿,還是張玄的學妹呢。”

裴小滿把揹簍放下來,跑上前去拉住李會蘭的手,很自來熟的樣子。

“好好好。”

李會蘭打量著麵前身材高挑的女孩,雙眼發亮,發現這丫頭身上雖然有些狼狽,卻是掩飾不住她的青春靚麗,和那股子令人自慚形穢的高貴氣質。

李會蘭越是打量,越是喜歡,滄桑的臉龐上堆滿了笑容,拉著裴小滿道:“你這細皮嫩肉的,咋敢往山裡跑?以後可不敢再犯糊塗了。”

“阿姨我錯了,學長已經罵過我了。”

說著,裴小滿眼圈就紅了,楚楚可憐。

李會蘭頓時眉毛一揚,朝著張玄身上便拍了一巴掌,罵道:“臭小子,你罵人家姑娘乾什麼?人都會犯錯,要好好開導嘛。”

張玄瞠目結舌,當時就淩亂了。

這是個啥情況?

裴小滿嫣然一笑,親昵的挽住李會蘭胳膊,說道:“阿姨人真好,我看到你感覺好親切啊,像我媽媽一樣。”

聽到這話,李會蘭頓時笑得見牙不見眼。

張玄一腦門兒黑線,無力吐槽。

他就知道這妮子不簡單,纔剛見麵,便把老媽哄得暈頭轉向。

這會兒要是再凶裴小滿,老媽怕是要跟自己斷絕母子關係。

“以後張玄要是敢欺負你,你告訴阿姨,阿姨幫你教訓他。”

李會蘭拉著裴小滿,是越看越喜歡。

裴小滿笑顏如花道:“學長除了有點凶,其實人蠻好的。”

“閨女,快到家裡坐,我去給你找件乾淨的衣裳,把身上洗洗。”

李會蘭拉著裴小滿進屋,翻找了一會兒,拿出來一件多年冇捨得穿的碎花裙,頗為不好意思道:“這裙子有點土,你看能不能穿,不行我去給你借一件。”

“這裙子很好看啊!”

裴小滿拿過碎花裙,在身上比劃了一下。

她身材高挑,穿在身上的話,長裙變成了七分裙。

李會蘭帶著裴小滿去熱水洗澡,張玄便把揹簍裡麵的藥草倒出來進行處理。

裴小滿穿上土到掉渣的碎花裙出來後,跑到張玄麵前,拉著裙襬在他麵前轉了兩圈,問道:“怎麼樣?我穿上阿姨的裙子好看嗎?”

張玄抬頭一看,竟是呆住了。

中年婦女穿的碎花裙,竟是被裴小滿穿出了仙氣飄飄的範兒,一點也不影響她的氣質和美貌。

可見,穿對衣裳雖然能夠加分。但隻要自身條件足夠好,穿條破麻袋在身上同樣會光彩奪目。

遺憾的是,裴小滿額頭到太陽穴的位置有擦傷,處理不好會破相。

“好看。”

張玄點了點頭,由衷讚歎。

裴小滿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那笑容特彆有感染力,似乎百花都會為她綻放。

“那你現在後悔了嗎?就是做我男朋友這件事。”

裴小滿又把這件事情拿出來說,似乎怨念頗深。

張玄嘴角抽搐了兩下,不想搭理這妮子,轉移話題道:“等會兒我調製一點藥膏,你拿去抹到傷口上,不會留下任何疤痕。”

“真的嗎?”

裴小滿雙眸頓時明亮起來。

雖然她表現得無所謂的樣子,卻很擔心身上會留疤,特彆是臉上留下疤痕,那就破相了。

張玄僅是用按摩手法,便讓她腳踝消了腫,這會兒已經能夠正常行走。她感覺這位‘傻子學長’,身上有著神奇的本領。

“比珍珠還要珍,保證讓你恢複如初。”

張玄信心十足。

“那就先謝謝學長了,你真是我的大恩人。”

裴小滿高興壞了,蹲下身,想要幫忙整理藥草。

張玄嫌她礙事兒,讓她哪邊涼快哪邊呆著去。

“哼,我要去找阿姨告狀,說你欺負我!”

裴小滿氣得一跺腳,像是一隻花蝴蝶般,背起雙手一蹦一跳朝廚房跑去。

“那臭小子反了天了,閨女,等會兒你看我怎麼收拾他!”

廚房裡傳來老媽李會蘭的罵聲。

張玄當時就淩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