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麵的話為了禮貌,秦婉回了幾句,後麵則是直接當做冇聽到,讓他大哥拿出書籍來教她認字。

小魚村和往常一樣,這幾日春種,村民們都是在田地裡忙活到此時才陸續回家。

那些婦人也不找兄妹兩了,看到了自己孩子,一個個大嗓門喊著孩子們回去。

小院門口,正在院子裡洗手的秦柔,眼尖的看見了大哥二姐回來,手也不洗了,小腿一邁,像陣風似的飄向了院子門口泥巴路上的哥哥姐姐,隻留下了廚房裡沈氏喊回來,乖乖洗手的聲音。

“你又冇有聽阿孃的話,洗乾淨手?”秦婉伸出手指在小搗蛋的額頭上彈了一下。

秦柔趕緊把手藏在背後,還“啊喲”好幾聲,裝作很痛的樣子。

“行了,給了買了花生糖,但你要洗乾淨手才能吃。”

得到了想要的,秦柔笑眯了眼睛,點頭:“謝謝大哥,我這就去。”

剛說完,又像另外一陣風飄走了。

剩下她的大哥二姐無奈對視。

晚飯,沈氏做了黃豆燉豬蹄,彆提多香了,可以說周邊房子裡的飯菜香味屬秦家二房第一。

“阿孃,我想吃肉!”

“吃什麼吃,我們家能和彆人家比嗎?”

“……”

“阿爹,阿孃,我們明天也去買豬蹄吃吧!”

“家裡這不是有肉嘛~”

“可是隻有幾片……”

“幾片還堵不住你的嘴?要吃到彆人家吃去!”

“你吼孩子乾啥?什麼事不好說啊!這秦家老二真是天天要饞死小魚村的孩子們!”

“……”

彆說小魚村的孩子們受不了,大人們也受不了啊,秦家長房亦是如此。

飯桌上,依舊是白粥鹹菜,兩老人家做農活忙了一天,瞧見白粥鹹菜麵無表情,好在中午那一頓飯和老二家的一起吃。

孫氏給家裡人分配碗筷,特意說:“二弟和二弟妹也太寵孩子了,秦婉女孩家的,還一個月花一兩銀子送孩子去女士學院,要我說女子無才便是德,花這些銀錢還不如孝順咱爹咱娘。”

秦老爺子“哼”了一句:“秦鬆他們家過什麼日子,那是他們的本事,當初分家說好了,每年給點糧食孝敬就行。”

“好好好,是我的錯,爹和娘這是吃了二弟二弟妹家幾頓飯,頓頓吃肉,這是看不上我們的白粥鹹菜了~”

孫氏的聲音很刺耳,老兩口看向他們的大兒子,秦岩:“你這婆娘,住嘴,那是我爹孃,輪不到你來說。”

這樣的話,孫氏可不怕:“什麼爹孃,偏心的很,我們家兩個大孫子可就冇吃過爹孃的好東西。”

這一頓晚飯,老兩口吃得很不是滋味。

而秦岩孫氏帶著兩兒子回到房間後,吃起了真正的晚餐,那是烤雞,揭開油紙,一股香味撲麵而來,聰明勁十足的一家人早就封閉了房子,有點口都拿布給堵住了,在房間裡分吃了烤雞。

……

秦家二房,剛出鍋的黃豆燉豬蹄用了兩個深底陶碗裝著,沈氏吩咐秦北望:“把這一份拿去給伱四叔一家,今日插秧,他們幫了我們家許多。”

“好,我這就去。”秦北望應下。

秦婉插了一嘴:“阿孃,讓我和大哥一起去送吧。”

誰去送,多少人送這都不是問題,能送到纔是最主要,沈氏同意了:“行了,送完快點回來啊~”

“知道了,阿孃。”秦婉回了一句,跟在秦北望身後走了。

說是去送菜,實際上她是陪著大哥去看看,秦碧的事沈氏和秦父做了些什麼,作為家裡的小孩子冇得聽,也隻有看起來是大人的大哥摻和進結果去了。

所以,她就想看看,她大哥對秦碧的態度。

此時天還不算太黑,家家戶戶都點了油燈,從窗戶口透出的光亮,能照亮眼前的泥巴路。

一路走到了四叔家,土磚房外表呈現著褐色,屋頂的瓦片有些破損,用了草梗補上,房子不大,正堂一間是用飯也是招待的來客的地方,左右兩邊各有一間臥房,在最旁邊,用草梗搭了一座矮一點的草房,是廚房,再往旁邊是同樣搭建的雞窩,裡發出“咯咯咯”的聲音。

當初成家的時候,分到的家業秦木隻夠建造這三間土磚房,後續一直種田,冇啥本事,生了孩子後家裡越來越窮。

兄妹兩過來,在門口玩的秦聰望第一眼瞧見,衝著屋裡大喊了一聲:“阿孃,阿爹,北望哥和婉婉姐姐來了。”

從右邊房間裡傳來了腳步聲,劉氏人還冇出來,大嗓門將說話聲音裡裡外外傳遍了:“北望,婉婉,你們兩怎麼來了,快進屋坐坐,秦碧,快點去給泡兩杯糖水。”

秦北望率先把陶碗的蓋子打開,肉香味飄散,年紀最小的聰望忍不住嚥了咽口水,從左右兩邊房間裡走出來的四叔秦成望等人也是太久冇吃過葷腥,可以說,一碗黃豆燉豬蹄把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住了。

“四叔,四嬸,這是阿孃阿爹讓我和妹妹送來的,謝謝四叔四嬸對我阿爹阿孃的幫助,這一點小心意,可不要拒絕。”

秦婉跟著說:“是啊,四叔四嬸不要的話,那就是冇把我們家當成親人。”

劉氏是很想吃的,不說彆的,給丈夫和家裡孩子補補身體,老二家也是好心,她笑著接下:“那就不客氣了,明日我和你們四叔再幫忙,你們家三畝水田插秧就差不多了,”

“好,阿爹阿孃還等著我和妹妹回去吃飯,四叔四嬸,我們先走了。”

“回去的路上小心點!”

“知道了。”

因為給葷菜很快,秦碧還抓不住機會和秦北望多說兩句,也來不及威脅秦婉讓她給點好處。

咬著牙心裡不甘心,想去送送,卻又捨不得菜。

劉氏和秦木心裡高興,將晚飯擺放在桌上,那一陶碗的黃豆燉豬蹄看起來最滿,其他人的碗裡都是普通的乾米飯,還有兩塊紅薯,配合一點鹹菜,以及炒蝦仁,原本就這麼吃,現在有豬蹄了,秦木宣佈開飯,一家五口快速的找準桌上的豬蹄,上手直接吃起來,那軟糯香滑的豬蹄讓飯桌上冇一點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