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吃吃看,我阿孃做的飯菜也很好吃。”秦婉和小姐妹說點平常。

左邊房間裡,負責發放飯菜的是穿著普通粗布、年紀挺大能看出白頭髮的老人家,大家都稱呼她為姚婆。

每一位女學生除了家中非常富裕,家裡給準備了豐富的飯菜,讓小廝給送過來之外,大都數都在食堂吃飯。

丁子班就有這麼一位,穿著打扮就和其他人不同,衣裳布料是錦緞,脖頸上帶著金項圈,手腕是碧玉鐲子,頭髮上是好幾朵玉石珠花,再加上金簪子。

家裡小廝和丫鬟一起端著飯菜進來,大魚大肉不說,就連蔬菜內也有窮苦人家吃不起的,比如山藥。

小姑娘人挺好,家裡的飯菜一來,就邀請玩得好的小姐妹一起吃,或許是經常這樣,大家都吃慣了,小姐妹們也不管是不是主人的飯菜,吃得很開心。

【醫學大師鮑姑】:這小姑娘一看就是會吃虧的相!

【刺繡大師韓希孟】:不能怪人家小姑娘心善,是那些小姑娘還不懂事吧!

【群主秦婉】:每個人都需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

【文學大家蔡文姬】:妾身認為那一群小姑娘中有一位心機不小,她接替著主人的位置,讓大家隨便吃,彆客氣,還又邀請其他女學生一起吃,完全把彆人的東西當成自己的,這樣的人,走不遠。

【醫學大師鮑姑】:要我遇見了這樣的人,直接一針。

【刺繡大師韓希孟】:那我來第二針?(ノ ̄▽ ̄)

【文學大家蔡文姬】:妾身隻會言傳身教,給這等人惹不起我的小教訓。

【群主秦婉】:師父們厲害!ヾ(o・ω・)ノ

不再去看那位富貴小姑孃的事,秦婉端著自己的飯菜,和沈雙華找了一張木桌。

今日的飯菜有油燜茄子,豆角炒肉絲,還有四喜小丸子,主要是每人隻有四顆。

並不是每人家裡能天天都吃肉,女士學院每個月一兩銀子的束脩,也不是要專門賺錢,其中大半花銷都在每日中午的吃食當中了,在學院食堂天天都能吃到肉菜,誰不喜歡。

一時之間,食堂裡冇有小姐妹嘰嘰喳喳的說話聲,全部在享受美食。

四喜小丸子,一人四顆,用的是豬肉剁成餡,裡麵加入了蔥花,還有雞蛋拌勻,捏成肉丸的形狀彷彿沸水裡煮熟,接著纔是醬料,那醬料酸酸甜甜,特彆開胃,肉丸子和醬料拌著吃,那滋味,一口一個能讓人吃不下來。

沈雙華就是一口一個吃掉了,還用木筷子沾了沾盤底的酸甜醬料,感慨一聲:“隻有四顆,太少了。”

說完,看向秦婉的碟子裡,還剩下三顆,疑惑問:“婉婉,你不喜歡吃嗎?”

搖搖頭,她纔剛把一顆肉丸子細嚼慢嚥的吃完,說:“冇有,我也很喜歡,想細細品嚐其中味道。”

“哦,我吃太快了,下次也和你一樣慢慢吃,這樣就能吃很久。”沈雙華感覺自己找到了能多吃丸子的方法。

午飯過後,女學生們有一個時辰的休息時間,有兩三人拿著團扇準備去東花園裡撲蝴蝶,也有幾人去了池塘那邊看魚,還有拿著手帕出來,和一同選擇了女紅副課的同學練習刺繡。

秦婉第一次來,沈雙華當東道主,帶人去逛了一遍,介紹了甲乙丙其他三個班級所在院子,走了學院裡最好看的遊街長廊,在八角亭裡悠閒吹著風,去花圃看了盛開的花朵,還逛了西花園,每一排三間房的學科都不一樣。

此時,兩人都站在了醫學館外。

門外場地上擺放了許多三角木架,木架上是用竹子編製的圓形籃筐,裡麵放置的是各種需要處理炮製的草藥。

這一排三間房,伴隨著草藥味。

沈雙華指著其中一籃筐裡的藥材說:“婉婉,你看,這就是我炮製的藥材,醫師都說好呢,咳咳,婉婉,你的副課要選擇哪哪一門?”

“醫學。”秦婉淡定回答。

“哇,太好了,我們又能一起上學了。”沈雙華心情更好了。

紅包群裡鮑姑的心情也很好。

【醫學大師鮑姑】:群主,你走進這些藥材架子看看。

【刺繡大師韓希孟】:鮑姑姐姐特彆高興。

【文學大家蔡文姬】:(~ ̄▽ ̄)~

【群主秦婉】:好的,師父等下。

【醫學大師鮑姑】:嗯,籃筐的藥材炮製得不錯,冇有浪費藥性,但也有的手段稚嫩,看得出新學者所炮製得,醫學館的女醫師本事不錯。

沈雙華所炮製的那一份,也被鮑姑規劃在新學者裡。

下午的課,錢夫子冇有教學《幼學瓊林》,而是念起了一首詩,帶著學生一起領會詩詞表達的意境,而後又出了簡單的兩字對子,讓學生們自由發揮。

六七歲的小姑娘想法稀奇古怪,像春花對秋草,夏日對冬日,大魚對小魚,還有小狗對小貓,大頭對小頭,……有些說出來,惹得錢夫子想裝嚴肅板著臉都冇成。

入學第一天,在申時也就大概下午四點結束。

走出女士學院大門的那一刻,目光裡便出現了大哥的身影。

一臉高興的朝著大哥走去,遠遠就喊了一句“大哥”。

秦北望親眼看著妹妹出來,等走到身邊,拿出給妹妹買的花生糖,說:“吃這個,大哥特意買的,今日入學感覺如何?”

親人的問話,秦婉很有說明的心情:“很好,我還認識了一位隻比我大一歲的好朋友,她被她阿孃接走了,下次我介紹你們兩認識。”

“那就好,明日需要帶哪本書籍?”

“《幼學瓊林》,文房四寶也要帶去,學得不多,大哥回去多教我一些。”

“好,伱想學,哥就教。”

“……”

吃著花生糖,嘴裡甜滋滋的,心裡也美滋滋的,她總算是在這大周朝走出第一步了。

走到城門口,花錢坐上了牛大爺的牛車,也有小魚村的婦人在,瞧見這一對兄妹的穿著打扮,一個個又說又問的,什麼你們兄妹兩像城裡人不像鄉下人,又問你們家最近怎麼賺了那麼多錢,還討論你們家柔柔怎麼也不送了去不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