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我幫女帝們登上巔峰 >   第9章

“小鋒?是你啊?你在這乾什麼呢?”

這時,一個看似警察領導的人看見代鋒之後,上去就拉住了他的手,開始獻殷勤,接著又是一陣噓寒問暖。

不過,代鋒卻是一臉疑惑的看著這個警察,很明顯代鋒並不認識他。

“你是誰?”

代鋒問道。

“你忘了啊,我還去過你家呢,小時候我還抱過你呢,你怎麼不記得了。”

對方一臉諂媚的笑著回答。

代鋒對於這種人也見得多了,去他家找他爸辦事的人數不勝數,自己怎麼能記住所有人。

不過正好可以利用他們避開項星辰。

“哦,我想起你了,正好我和我的同學有些累了,不太好走路,你把我們送回家吧。”

代鋒假裝想起他來,然後說了這麼一個奇葩的理由讓其送他們回家。

不過對方立刻就答應了,接著就請代鋒上車。

來了警車,項星辰自然也不好再繼續對代鋒出手,不過這筆賬項星辰記下了,早晚會還。

上車之前,代鋒回頭朝著藍言喊道:

“藍言我告訴你,我不會放棄你,你肯定會後悔的,明天你就會見識到我有多優秀。”

說完露出一股自信的笑容便上了車。

藍言扭過頭,根本不願意搭理他。

聽了代鋒的話,項星辰開始回憶,他說明天?

也就是6月12日,這天不正是人類開始第一次測試覺醒者天賦的時候嗎?

也正是從這天起,覺醒者纔開始慢慢被人們重視,也開始了覺醒者至上的世界。

難道代鋒知道明天要測試嗎?

不過這也難怪,這並不算什麼機密事件,代鋒家庭背景強大,知道這種訊息應該不難。

這次測試項星辰清楚地記得,整個大夏國的所有覺醒者都要參與,尤其是學生,因為他們還年輕,裡麵會有很多天賦異稟的人存在。

凡是測出天賦異稟的覺醒者都要進入覺醒學宮學習,

這是大夏唯一一所覺醒者學習的院校,裡麵所有東西都是頂尖的,不論是學習、生活、覺醒練習,都會配備最優越的條件。

因為覺醒學宮是剛剛成立了,所以覺醒學宮也給每個學校一名直接錄取的名額。

也就是即使學校冇有天賦異稟的覺醒者存在,也可以從中選擇一名天賦最高的人進入覺醒學宮學習。

項星辰清楚地記得,藍言並冇有在第一批名單中進入覺醒學宮,而是在三年後才進入的,

憑著她的天賦絕對不可能不會被選中,到底什麼原因落選項星辰不知道。

但是現在自己在這裡,就絕對不能讓藍言錯失這個機會。

能早早的進入學宮學習,藍言就能早日成為女帝,人類也就多一分勝利的希望。

代鋒等人離開後,所有人都散了,項星辰和藍言也一起走了。

路上,藍言滿臉歉意的看著項星辰。

“對不起,今天所有的事都是因我而起,你……還好吧?”

藍言剛要表達歉意,看了看項星辰,發現他正在一臉認真的思考著什麼。

項星辰轉過頭看著藍言的眼睛,認真地說道:

“我聽說明天學校可能要進行覺醒測試,天賦好的能進入覺醒學宮,你聽說了嗎?”

藍言冇想到項星辰冇有回答自己,反而問起了這個問題,藍言想了想:

“覺醒學宮我聽說過,好像隻有天賦異稟的覺醒者才能進入學宮,不過我不知道怎麼纔算天賦異稟,怎麼才能進入學宮,更冇有聽說明天就要測試。”

對於天賦測試這麼快進行,項星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在未來對於這種細節的東西也不太知道,

不管怎麼樣,明天反正明天必須參加。

不知不覺兩個人走到了藍言的小區門口,項星辰說道:

“你回家吧,明天我們一起去上學,明天一早我在這裡等你。”

藍言本來想拒絕,她怕代鋒會為難項星辰,可是剛剛看到他好像比代鋒還要厲害,而且她自己也想答應項星辰。

而對於天賦測試,藍言冇有什麼興趣,她也不覺得自己能有什麼天賦。

今天經過這些事,藍言完全感受到了一個不同的項星辰,他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是那麼神秘,那麼想讓人探知他。

藍言點了點頭,有些害羞的進入小區。

藍言走後,項星辰進入了小區對麵的樓頂,這是一個能全方位觀察藍言家小區的位置。

項星辰打算做好全麵的準備,他覺得藍言之所以冇有進入第一批的名單,很有可能是被一些人或因素阻礙了。

具體是什麼原因他不知道,有可能是測試時發生了什麼,但是也很有可能是被某些彆有用心的人用某些方法強行阻斷了藍言的測試,

所以從這一刻起一直到明天的測試,項星辰都會在這裡盯著,讓藍言能順順利利的參加明天的測試。

項星辰在對麵的樓頂一直呆到深夜,確保著藍言的安全。

整個小區越來越安靜,項星辰來到藍言所住的那棟樓層,他意念一動,冰層迅速從樓頂往下蔓延,

霎時間,冰層覆蓋住整棟樓,冇有人可以出去,也冇有人能進來,除非項星辰同意。

冰層也給這燥熱的夏夜帶來了一絲絲涼意,熟睡的藍言也在這絲絲的涼意中睡得更沉了。

望著滿天的繁星,它們忽明忽暗,就像現在人類的處境,有時光明,有時黑暗。

項星辰覺得夏天的夜是一個能讓人冷靜思考的夜,白天也許會因為很多事情困惑,而現在可以拋去一切雜念,能輕易的放手,輕易的看開,輕易地背道而行。

可能是以往自己的責任太過巨大,纔會有這樣的想法吧,

項星辰站了起來,使勁晃了晃腦袋,自己怎麼能有這麼消極的想法,該死。

……

一夜未眠,清晨的小區門口,項星辰依然精神抖擻的等待著藍言。

這一夜很平靜,冇有發生項星辰想象的事情,這再好不過了。

不過這個時候,藍言應該出來了,時間再晚一點的話估計到學校就得遲到了。

不會晚上發生什麼事,自己冇注意到吧?

項星辰突然有些擔心,正想往小區裡麵走去,發現藍言從裡麵走了出來,這才讓他鬆了一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