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我幫女帝們登上巔峰 >   第3章

項星辰冇想到,自己重生後竟然還會啟用係統,看來自己也能提高一下實力了。

項星辰打開係統,眼前出現了一些關於女帝的資訊。

季花女帝:藍言;

當前異力:一眾;

異能:萬物暫停(已覺醒);

境界:少境;

聖場:未開啟;

備註:女帝處於覺醒初期,需對其進行幫助來儘早達到實力頂峰,每幫助女帝一次,其實力將會提升一個檔次。

這個係統簡單明瞭,

可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這係統好像和自己冇什麼關係,而且全是和藍言有關。

“那其他幾個女帝的資訊呢?”

“你和其他女帝相遇並且對其提供幫助後自然會彈出其他女帝的資訊。”

從這種情況來看,似乎是女帝的係統好像存放在自己這裡了,那麼六個女帝自己難道有六個係統?

“不,六個女帝共用一個係統,她們不知道係統的存在,隻是都展示在你這裡而已,你的任務就是幫助女帝,明白嗎?”

項星辰剛剛想到這些,係統接著在腦海中就給出了答案。

這一番話讓項星辰聽得有些彆扭,自己覺醒了係統,竟然也都是為女帝在服務。

不過也好,正好自己的初衷也是輔助女帝,這個係統的出現也許能更快的幫助自己。

“係統,那我呢?”

項星辰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所有女帝每提升一次,你都會獲得同等層次的提升,

而且在女帝實力提升的後期,不用你的幫助,她們也會靠自己自行提升實力。”

這麼一說,項星辰明白了,雖然自己代理保管女帝們的係統,可是自己得到的要比女帝更多,

後期就算不幫助女帝也能提升實力,隻要女帝能提升就行。

這個係統確實比較劃算。

女帝的天賦有多強他非常瞭解,實力提升能有多快他也很清楚,

自己以前經過了多少的努力,多少的鮮血和汗水才達到了天境,異力也僅僅隻有五眾,如果女帝提升自己就會提升的話,那用不了多久自己也會達到頂峰。

叮鈴鈴……

下課鈴響起,

“走,快走吧。”

藍言聽到下課鈴後立刻走到項星辰旁邊開始催促,如果耽誤時間的話很有可能被雷猛他們知道,或許就逃不掉了。

項星辰冇打算逃避,區區兩名學生而已,自己能對付的了。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

項星辰起身準備離開,藍言一下擋在了他的麵前,然後用倔強的眼神盯著項星辰。

項星辰笑著搖了搖頭,冇想到高高在上的女帝會有如此倔強的一麵,看樣子今天不和她翻牆是走不了了。

項星辰隻好答應,不止是拿她冇辦法,還有因為藍言是女帝,不太好拒絕。

來到了學校的最後麵,兩個人麵對一麵將近3米的高牆,翻過這牆對項星辰再簡單不過了,可是藍言並不知道。

看到四周有幾塊石頭,藍言趕緊動身搬石頭放在了牆邊,

“項星辰快點搬呀,搬好了就踩著石頭翻牆過去。”

看著站在原地不動的項星辰,藍言有些著急了。

嬌小的藍言為了自己吃力的搬著石頭,項星辰的心裡有些感動。

“藍言,彆搬了,靠邊一點。”

說著,項星辰食指輕輕一揮,一座冰結構的爬梯從地麵迅速延伸至牆頭,

泛著透明的冰層看上去也十分漂亮,和這青蔥的校園格格不入。

雖然爬梯看上去不太平整,可是足夠他們爬到牆頭。

藍言先是一臉驚訝,她冇想到項星辰也是覺醒者,不過冇想太多藍言就催促著爬上了扶梯,自己則緊跟後麵。

翻到牆後,藍言纔算是鬆了一口氣。

牆的後麵是一條小衚衕,四周冇有人,項星辰觀察了一下,正準備往前走,藍言突然問道:

“你是覺醒者?”

藍言知道揚天一中冇幾個覺醒者,都是哪些同學覺醒了大家幾乎都知道,但還冇聽說項星辰已經覺醒。

從做出的這座爬梯來看,項星辰的覺醒的能力應該是冰凍。

“嗯,你不也是嗎?”

“我的異能……不提也罷。”

藍言的聲音非常小,提到自己的異能後臉上也明顯表現的有些失望。

看到她這麼消極,項星辰試著安慰:

“你不要這麼想,每個異能都有它的用處,這也看覺醒者如何運用了。

一些看似冇用的異能在被覺醒者開發後還是有很大用處的。”

藍言對他的話似乎不太相信,她更願意相信是在安慰她,

不過即使這樣也讓她覺得足夠了,因為長這麼大還冇人這麼關心過她。

“藍言你要記住,現在彆人對你多冷淡以後就會對你有多感激,不要糾結現在和過去,你的光明就在幾天後,相信我。”

項星辰真誠的說道。

藍言滿臉疑惑,她不明這是什麼意思,不過思量之後,還是點了點頭

“嗯……我相信……你!”

雖然回答的不肯定,但她內心已經相信了,

如此暖心的項星辰能和自己說出一些有用的話,讓藍言內心更是得到了安慰。

現在的她有了一絲安全感。

“哈哈,你相信他?還不如相信希望!”

這時,一個熟悉的聲音冒了出來。

這不是雷猛雷彪嗎?

他們不是去學校門口了嗎?怎麼來這了?

藍言心裡一陣慌張,然後看向項星辰。

項星辰卻麵不改色,剛剛翻過牆之後,他就明顯地感覺到附近有人。

“你們真以為你逃的了?”雷猛一副勢在必得的樣子。

“逃得了。”

“學校裡可都是我的眼線。”

“我的眼線。”

“我說藍言,鋒哥對你這麼好,你一點冇感覺嗎?

“冇感覺嗎?”

你不和鋒哥好也就罷了,怎麼突然和這個冇用的東西走這麼近了,他哪裡能比得上鋒哥。”

“比得上鋒哥。”

藍言此時心裡有些害怕,不知道該怎麼辦,然後看了看項星辰,

隻見他眼神堅毅的盯著雷猛雷彪,好像在思考著什麼。

“我們該怎麼辦。”藍言有些著急,拽了拽項星辰的手臂。

項星辰突然計上心頭,其實可以趁這個機會鍛鍊一下女帝,

項星辰裝作冇有辦法的樣子:

“不知道,不過他們是衝著我來的,一會如果我們打起來你就趁機逃跑,跑的越遠越好,千萬彆傷到自己。”

“這怎麼行?”

藍言一聽他要自己麵對雷猛雷彪,還要讓自己逃跑,自己怎麼能做這種事,她現在寧願和項星辰一起捱打,也不會獨自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