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劉海中的怨恨值 400.

正在為燉魚收汁的何雨柱,突然又是聽到了係統的聲音。

於是他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泛起了一抹冷笑。

明白這是回到家的劉海中,應該從自己的老婆或是孩子的嘴巴裡聽說了自己給閆埠貴送魚的事。

劉海中這個人極為的官迷。

他一直都是想將易中海給到腳下,卻一直都鬥不過老奸巨猾的易中海。

在劉海中的心中,自己在四合院的地位雖然要比易中海要低一頭,但怎麼都要比閆埠貴要強,如今何雨柱卻給閆埠貴送魚,但卻冇有給自己送,在劉海中心中毫無疑問便是犯了對方的忌諱了!

但現在的何雨柱可一點都不在乎收穫到劉海中的怨恨,相反他越是怨恨自己,何雨柱就越是高興,因為這就意味著他能收穫到更多的負麵情緒值了。

“哼哼~”

口中興奮地哼著歌,何雨柱便是將已經收好汁的魚給盛進了碗中,拿起提起溜好的饅頭,便衝著四合院的後院走去。

這三進的四合院中,後院住著劉海中,許大茂,聾老太太等人。

如果禽滿四合院中,非要選一個對自己最好的人的話,那麼無疑就是五保戶聾老太太。

身為烈士的母親,聾老太太衣食住行醫都是由國家來擔負,她根本不用像易中海一樣擔心養老的問題,她本人或許是在其他事情上有私心,但是對於何雨柱的好是真的好,完全冇有一點私心的,簡直就是將何雨柱給當成自己的親孫子看待。

在何雨柱的心中,就連自己的妹妹,都是冇有聾老太太對自己更好!

或許自己的妹妹還怨恨自己!

何雨柱不由得想到。

原因很簡單!

如果自己的妹妹真正愛自己的話,那麼怎麼會勸自己娶一個帶著三個孩子的寡婦呢?天下間何曾有這樣坑自己哥哥的妹妹?

而至於何雨水恨自己的理由,何雨柱大概也能夠猜測道。

自己的爸爸拋棄他們兄妹跟一個寡婦跑了,而他們兄妹本應該相依為命,而哥哥卻是表現出對於另一個寡婦極為熱忱,對待她的幾個孩子也是極好。

就連對待自己的妹妹,都是比不上對待那寡婦一家,上學時候,哥哥明明身為軋鋼廠的廚師,隔三差五的可以從廚房裡帶飯,不乏葷腥,可是卻將那些飯盒都給了秦淮茹了!

雖然前期是秦淮茹賣慘硬搶去的,但後期何雨柱明明是有無數次機會,開口拒絕秦淮茹啊~

自己身為廚師的妹妹麵黃肌瘦,隔壁的寡婦一家卻因為自己的哥哥個個白白胖胖的,平心而論,此刻的何雨柱帶入何雨水的視角,也會對於自己討厭的!

不過,放心雨水,我現在可絕不是之前的那個傻柱了!

端著魚,何雨柱相繼經過賈家、許大茂等人的房間。

聞著飄進房間裡的魚香味,這會兒,正在與自己的媳婦秦京茹吃飯的許大茂,突然覺得筷子下的雞蛋不香了~

“該死的傻柱!!”

知道根本不可能從何雨柱那裡得到魚,許大茂憤恨地大口吃著雞蛋。

“何雨柱今天挺有男人味的!”

想到今天何雨柱威逼賈張氏賠錢,懟易中海的情景,秦京茹情不自禁地脫口而出。

但話剛剛出口,她立馬就後悔了!

“你說這種話,是不是後悔了,當初應該和他過,不應該嫁給我!你以為我願意娶你個農村人嘛!!要不是你當初懷孕了,我纔不會娶你呢!彆忘了,你現在開始我們大院裡唯一一個官太太!”

聽到自己老婆竟然誇讚自己的死敵何雨柱,許大茂立馬就不開心了。

雖然秦京茹長得不錯,但因為秦京茹的農村身份,他打心裡看不起秦京茹,更何況在‘流產’之後,直到現在秦京茹都還冇給他生下一個孩子,這會兒看秦京茹更加不滿了!

憑藉著他的鑽研與討好李副廠長,與拚命地批鬥對付他人,他已從原來的放映員,成為了現在的廠裡領導了,所以愈發地覺得秦京茹配不上自己,對待秦京茹的態度也愈發地惡劣了~

咯噔~

聽到許大茂的話後,秦京茹暗叫一聲不好,後悔剛剛不小心將自己的心裡話給說出來了~

她知道許大茂這個人小氣,性格懦弱,現在即使當了領導,也是不敢明麵上報複死對頭何雨柱,現在正暗地裡在想轍呢!

看著那陰沉的臉色,秦京茹臉上立刻浮現出了一個討好的微笑:

“冇有!我就奇怪,平時傻柱對於賈家這麼好,今天這怎麼會轉了性呢!”

她語氣很快地說道。

今天看到自己的表姐吃癟,秦京茹躲在人群最後,看到那一幕,其實內心裡是非常舒爽的!

之前秦淮茹嫁進了城中,每次回孃家的時候,都表現出趾高氣揚的樣子,有意無意地在秦京茹麵前各種炫耀。

加上秦淮茹在嫁給賈東旭之前,在農村也並不老實,和不少男人勾肩搭背,眉來眼去過。

基於此,秦京茹的內心對於自己的這個姐姐是不喜的。

而當秦京茹嫁給了許大茂,也算嫁到了城裡後,她對於秦淮茹的情感就隻剩下鄙視了!

“哼~你剛剛竟然在誇讚傻柱!還直接叫他名字,不叫他外號傻柱,我看你明明就是後悔了!你以為我願意娶你個農村人嘛!!”

“上次流產之後,這麼久了,都冇有給我生下個孩子,我現在懷疑你就是個不下蛋的母雞!當初的懷孕也是你和秦淮茹做的假!”

“敢誇何雨柱,看我今天修不修理你!”

一邊說著,許大茂已然動了手,開始用拳頭揍秦京茹的背。

“大茂!我真不是不下蛋的母雞啊~再給我點時間,我肯定能夠生出孩子!”

“我心裡也瞧不起傻柱的!隻是奇怪他他今天的表現而已!”

“你彆揍我了,我知道錯了!”

冇有工作,害怕被趕回農村,秦京茹隻敢拚命躲閃,根本不敢還手,但許大茂可是冇有絲毫放過他的打算。

曾經對何雨柱懦弱,但對於秦京茹卻重拳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