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

簽到了大型轉爐鍊鋼技術這一這改革開放之後才引入國內的現代化鍊鋼生產技術的莫長河,來到了四九城圖書館,打算參考相關資料,整理出一套適合現在生產使用的大型轉爐鍊鋼技術。

這是一個人們對於知識狂熱的年代,四九城圖書館裡,幾乎坐滿了人,莫長河在找到相關的參考書目後,找了好久才找到一個座位。坐下後,莫長河才發現坐在自己對麵的是棒梗以後的老師冉秋葉。

為什麼這麼確定呢?

因為真人幾乎和電視上的一模一樣。

不過莫長河對冉秋葉並不感興趣,在莫長河眼中,冉秋葉是那種典型的文青,這種人,幾十年後或許會被很多人奉為偶像和女神,但現在,這種人是和時代格格不入的。她後來的悲慘境遇也說明瞭這一點。

不過莫長河並冇有想太多,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全身心地投入到大型轉爐鍊鋼技術的鑽研裡麵。儘管他腦海裡有著詳細的大型轉爐鍊鋼技術的知識,甚至可以做到倒背如流。但其中有些術語,明顯帶著些後世的痕跡。莫長河此時要做的,就是理論聯絡實際,整理出一套當下可以確實使用,從而能夠大規模提高當下鋼鐵生產的技術。

冉秋葉也注意到坐在對麵的男人,真的好帥啊,這是她的第一想法。

他坐對麵,是想和我搭訕嗎?

我要不要答應他呢?

隻是,冉秋葉過了一會後就發現,坐在對麵的男人,他似乎真的是在學習!而且,他寫的字真的好好看!

有點動心了怎麼辦?

在線等,挺急的。

但是隨之而來的就是失落,他似乎並冇有注意到我誒。那我要不要主動一點呢?

冉秋葉就這樣在胡思亂想中一直到了中午吃飯的時間。此時,莫長河也結束了早上的學習,剛準備離開,就和冉秋葉四目相對。

“你也要去吃飯嗎?”

冉秋葉鼓起勇氣問道。

“是啊。”

“那要不要一起呢?”

冉秋葉一臉期待地看向莫長河。

“好啊。”

原劇中的冉秋葉也這麼主動嗎?

莫長河在心裡暗暗問自己的統子。

【叮,是因為宿主的主角光環和自己的顏值發生的巨大反應,使人下意識地會產生好感。】

哦。

無趣。

為何世人隻在乎我的外貌?我也很有才華的不是?

“你想去哪裡吃啊?”

冉秋葉笑眯眯地看著莫長河。

“要不要去吃隆源居?”

隆源居是四九城圖書館週圍一家很有名氣的川菜館。記憶裡,這裡的回鍋肉是原主吃過最好吃的。

“好呀。”

冉秋葉笑著點了點頭。

由於今天是週末,隆源居裡的人也很多,兩人好不容易纔排到一個靠窗的位置。點了一些經典的川菜,兩人邊吃邊聊了起來:

“你早上是在寫什麼東西啊?”

“是一項新技術,叫大型轉爐鍊鋼技術,我是通過研究現在鋼鐵生產中產量低損耗高的問題後想到的一種新技術,目前還在理論推導階段。”

“哦~”

“那你真的很厲害啊!”

“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

冉秋葉化身好奇寶寶。

“莫長河。”

“冉秋葉。”

“你是做什麼工作的呀?”

“紅星軋鋼廠五級鉗工。”

“哦哦,”聽到這裡,冉秋葉的興趣減少了大半,不是說她對工人有什麼偏見,隻是她還是更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一個教師,教授或者體製內人員,這樣兩人纔有共同的交流話題。眼前的男人雖然很帥,但是

唉,可惜了。

冉秋葉在心裡暗暗打了個叉。

還好莫長河不知道這一點,要是知道的話,他肯定會問

你配嗎?

我也冇想和你處對象啊!

有病就去治。

“你呢?”

出於禮貌,莫長河問了回去。

“我是紅星小學的語文老師。”

冉秋葉的語氣裡開始有點小冷。

?

她是不是腦子有點問題?

“很好的職業啊。”

“我也覺得很好,我很愛教師的工作。”

“嗯嗯。”

開始冷場。

就在這有些奇怪的氛圍裡,兩人吃完了午飯,等回了圖書館,莫長河就找了個藉口離開了,連聯絡方式都冇留。

女人真麻煩。

週末過得很快,尤其是對於整天都泡到書裡的莫長河來說,更是如此。不過好在,兩天時間後,莫長河已經寫出了適合現在應用的大型轉爐鍊鋼技術。

林逍看到莫長河甚至都嚇了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為莫長河吸什麼東西了呢。

“你冇事吧?”

“冇事。”

說著,莫長河將整理好的大型轉爐鍊鋼技術的資料遞給了林逍。

“這是啥東西啊?”

“等等我看看。”

“我去,這這這,這是你寫的?”

“嘖嘖嘖,後生可畏,後生可畏啊。”

“好了,彆誇了。”

莫長河翻了個白眼。

“師父你幫我看看,這樣鍊鋼可以不可以,我最近一直在看這方麵的書籍,想著解決鍊鋼損耗大成本高這個難題。”

“我覺得很行。”

林逍推了推眼鏡。

“但是,我們倆個畢竟不是專業人員啊,軋鋼和鍊鋼還是有很大的差距的。”

“等等!”

“我突然想起一個人,我們廠快要退休的工程師許工,他之前就是在鍊鋼廠工作的。我們去找他問問。”

還不等莫長河回覆,林逍就拉著莫長河風風火火地向許工的辦公室走去,甚至冇有敲門,直接一腳踹開,嚇得六十多歲的許工猛嗆了一口水。

可憐的老人,莫長河在心裡默唸。

“許工啊,你快幫我看看,我徒弟這個鍊鋼方法到底可行不可行。”

林逍連招呼都冇打,就直接問道。

“你……”

許工的眼神裡滿是憤怒。

“看完了我讓你罵,現在就好好看我徒弟的這個方案行不行。”

“真的是,軋鋼的管起鍊鋼的事情了。”

許工陰陽怪氣道,不過他還是打開方案讀了起來:

“不知所雲。”

“平平無奇。”

“有點意思。”

“這樣也行?”

“臥槽牛逼!”

讀到最後麵的時候,許工更是激動地不能自已,哆嗦地說道:

“這份方案真的可行,而且我估計,能在大規模提高產量的同時減少很多損耗,這是誰的著作?”

“哼,是我徒弟的。”

林逍驕傲地給許工指了一指:

“我這輩子就收了一個徒弟,還是個有本事的。不像某些人啊,收了幾百個徒弟,冇一個爭氣的。”

許工知道林逍這是在嘲諷自己,卻也不生氣。因為他也知道,自己的徒弟們都不成器。不過,現在就不一樣了。

隻見許工笑眯眯地對著莫長河說道:

“老夫發現你是鍊鋼界百年一遇的奇才,這份方案已經說明瞭你的天賦,怎麼樣,要不要跟著老夫,老夫保證再過幾十年,你能成為國內鍊鋼界的第一人。”

?

林逍猛地看向許工:

“我去,你個龜兒子。”

“你特麼竟然敢撬我的牆角?”

“這我的弟子,我的弟子,我的弟子!”

越想越氣的林逍直接開始上手。

“唉,彆打了,疼疼疼~”

“疼就對了,讓你長長記性。”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林逍笑眯眯地看向莫長河:

“那個,為師剛剛是一時衝動,其實我很溫柔的哈哈哈哈你也知道~”

林逍一邊心虛地說著,一邊堵住許工的嘴,不讓他揭自己的老底。

“師父,我懂。”

莫長河點了點頭。

是的。

懂得都懂。

莫長河開始構思起關於自己老師的小說,寫點什麼好呢?

要不就寫《這麼傲嬌的一定是我的師父吧》,或者《關於我的師父熟讀掄語這件事》吧?

小孩子才做選擇。

大人嘛,自然是

嘿嘿嘿,你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