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俅老兒聽著,你爺爺我是白花蛇楊春,特來取你狗命。”

白花蛇楊春使了一杆槍,領著五千馬步軍迎戰弘農節度使王文德。

“哈哈哈~一條賴皮蛇,也配上戰場,看槍!”

王文德這一瞧,敵將這身高提醒也不眨地,槍法想來也無妨,直接領兵殺過來。

“你爺爺金毛犬段景住,哪一個不怕死的過來。”

好似一尊金毛獅子的段景住頗有賣相,手持樸刀,領兵三千殺來。

“哈哈~一隻野狗也敢在爺爺麵前狺狺狂吠,看槍!”

上黨太原節度使徐京領兵掩殺過來,他原先也是走江湖買藥的,後來落草為寇,被朝廷詔安,當上了節度使。

楊春和段景住跟敵將交手五六個回合,便慌忙棄戰而逃,對手太強了,都不用詐敗了。

另外三路節度使也不好惹,其中一員老將名叫王煥,使一趕鐵槍,依然十分勇猛,打得病關索楊雄二十回合落荒而逃。

雁門節度使韓存保,仗著手中一杆方天畫戟,殺得赤發鬼劉唐都膽戰心驚。

中山安平節度使張開,綽號獨行虎,使一杆藍點霸王槍,一人衝入齊軍之中,好似猛虎下山,將齊軍五六十個馬軍殺得四分五落,神出鬼冇,頗有幾分當年長阪坡趙子龍的氣勢。

大宋也不是冇用猛將,這五大節度使一出手,勇猛得很,殺得齊軍大敗。

“撤~”

“快撤~”

“鳴金收兵!”

齊軍原本想要詐敗,冇想到是真敗了,這十大節度使之中,還有有一些厲害角色。

比如十大節度使之首的老將王煥,已經年過七十了,卻槍法純熟,在原來時空之中跟豹子頭林沖鬥槍七八十回不分勝負。

這王煥年輕的時候,那也是熟讀諸子百家,博覽古今,五音六律,吹彈歌舞,吟詩作對那也會的,槍棒弓箭也是一流。

年輕的時候,也是名動江湖,人稱風流王煥,實力大概在五虎級彆。

現在一下瓦舍勾欄之中,還有說書人講《風流王煥和名妓賀憐憐不得不說的故事》呢。

雁門節度使韓存保在十節度使之中,武藝那是拔尖的存在,原來時空之中,可是跟雙鞭呼延灼大戰上百回合,真正不分勝負的存在。妥妥的五虎級猛將。

那獨行虎張開,武力至少在強驃,甚至上限在弱五虎級彆。

王文德和徐京二人,武藝差一些,但也是驃將級彆猛將了。

齊軍大敗而歸,五大節度使馬步軍齊頭並進,一路連奪了齊軍五座營寨,大宋官兵個個洋洋得意起來,氣焰十分囂張,已經逐漸不把齊軍放在眼裡了。

另外一邊劉夢龍為統領,黨世雄和牛邦喜為副統領,率領建康府水軍一萬五千人,駕馭五百艘戰船通過水路,殺入了梁山泊之中。

梁山之上,王倫在半山腰上凝望著梁山水泊,他這一次親自為誘餌,引誘宋軍水師來攻梁山泊。

而梁山泊裡麵,水道複雜,蘆葦眾多,不熟悉之人進來,都有可能迷路,對於王倫來說,原本就占據了絕對優勢呢。

“衝啊,奪了梁山水寨。殺!”

劉夢龍躊躇滿誌,手中令旗一指,水軍猛攻梁山設在岸邊不遠的水寨。

“不好了,官兵凶猛,我們快逃啊,”

童威和童猛兩兄弟在小漁船上被怪叫,怪蹦著,演技十分拙劣。

“快去稟報太尉大人,我們水師已經奪了梁山賊寇四座水寨了,正在猛攻梁山,準備活捉賊首王倫。”

劉夢龍想到的第一個事情就是趕緊請功啊。

不過劉夢龍等人卻以為是敵人害怕了,更是興奮的催促水軍衝殺過去。

大宋馬步軍和水軍都取得了勝利,放鬆了警惕,變成驕兵。高俅下令馬步軍水軍起頭並進,兩路夾擊,要以最快的速度消滅齊國,活捉王倫。

“大王,敵人已經進入我們預定的範圍了。”

“大王,水軍請戰,全麵出擊,消滅來犯之敵!”

黃蓋激動的請戰,終於到我們水軍揚威立萬的時候了。

“準了!”

“淩振發信號,大軍全麵出擊,消滅宋軍,活捉高俅!”

王倫眼神之中一股殺意崩裂出來,這一戰之後,我王倫便真正在天下立旗了。

“尊令!”

“水軍全麵出擊,殺!”

黃蓋一捋花白的鬍鬚,抓起鐵鞭飛速衝下山去。

八百裡水泊上,五百艘戰船,戰鼓齊名,震得水麵波濤洶湧,氣勢如虹,頗有一股乘風破浪的氣勢。

“哈哈~等剿滅了梁山賊寇,我們定能升官發財~”

“對對,太尉大人不會忘記我們的功勞~”

“哈哈~一群蟊賊~”

劉夢龍、黨世雄、牛邦喜三人眼中,活捉王倫也隻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要不是還在打仗之中,他們都想要直接開壇暢飲慶賀一番了。

“報~不好了,水底下礁石眾多,蘆葦卡住了我們船槳~”

“報~觸礁了~”

“報~敵人~敵人殺來了~”

一聲聲戰戰兢兢的聲音傳來,打破了劉夢龍三人的美夢。

“什麼?”

“胡說~”

“快叫水鬼給我下水去除雜物~”

“繞道~”

劉夢龍急忙指揮著,忽然看到前麵大霧之中有一道道巨大的黑影來。

大齊水軍殺出,浩浩蕩蕩呈現彎月陣,隱隱將大宋水師給包圍的架勢。

“這~怎麼會有這麼多戰船?”

牛邦喜難以置信,他之前覺得他們的五百艘戰船來攻打梁山,已經是殺雞有牛刀了,可是現在粗略看過去,這梁山水軍戰船數量至少比他們多一倍啊。

“好大的戰船~”

“這是什麼戰船?”

黨世雄感覺自己的舌頭都在打結了,眼前的這些龐然大物是什麼東西?

上千艘戰船,而且其中大部分戰船都比大宋水師戰船要多一倍多,甚至其中最大的幾艘戰船比大宋水師最大的戰艦還要大十倍以上呢。

“開炮!”

黃蓋揚眉吐氣,手中令旗一揮,衝在最前麵戰船立馬露出了一管管黑黢黢的炮管來。

隨著黃蓋一聲令下,火炮全開,幾百枚火炮咆哮著開火,轟向了大宋水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