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澤絕不能允許這樣的情況發生。

“疾風!”

“驟雨!”

“極寒!”

一連三道神術,陸澤用儘所有剩餘香火值。

下一秒,原本還是晴空萬裡的草原上,一小片區域瞬間下起疾風驟雨,並在極寒的影響下結成凜冽的冰雹,子彈蜂擁般砸在荒野豺狼人們的身上。

讓它們一時間暈頭轉向,寸步難行。

這就是陸澤的目的。

趁此機會,又是一波手斧從天而降,落入荒野豺狼人隊伍中。

與此同時,老魚人祭祀和身後的兩名兩名年輕魚人祭祀一起,合力召喚出一道兩米餘長的巨大冰刃。

【基礎道術:冰刃術】

巨大的冰刃悄無聲息的闖入荒野豺狼人群中,來回肆虐,將沿途阻攔的一切障礙攔腰斬斷。

直至其中靈力耗儘,化為一團冰霧嘭的炸開,將周遭的幾個豺狼人轉瞬間凍成冰雕。

經此連番打擊,等到荒野豺狼人們衝出風雪,剩餘的同伴已經不足十人。

其他的要不身死,要不重傷倒地難以動彈。

就連為首的豺狼人祭祀都被巨大冰刃擦邊而過斬斷一條大腿,渾身顫抖著躺在冰冷的地麵。

荒野豺狼人們完了!

在煉體一層精英魚人隊長們的帶領下,魚人大軍一擁而上,剩餘的豺狼人連同豺狼人首領反應都冇反應過來,就被幾百把兵器砍成一團爛泥。

鮮血染紅大片的草地!

——————————

一片麵積約有一百二十平方公裡的正方形神域內,一條寬闊的河流邊正發生著一場大戰。

一大群數量大約有四百,穿著精良皮甲,手持精製長弓的半人馬射手們正排成一字長蛇,隔著十餘米寬的河流,瘋狂的向對麵幾乎同等數量的狗頭人們進行射擊。

呼嘯的鐵箭漫天飛舞,讓缺乏遠程攻擊力量的狗頭人們毫無還手之力。

更加瘋狂的是,半人馬射手們絲毫不顧及資源的浪費,足足連續射空了兩個箭囊,直到河流對麵的空地上再也不見一個站立的狗頭人,才最終罷休。

正在神域外觀戰的班主任董宛抽了抽嘴角,一臉無語。

她算是又一次被夏千歌的財大氣粗給震驚到了。

這哪是在考試,這分明是在燒錢。

一點技術含量都冇有!

念頭一轉,董宛瞬移至另一處神域上空。

神域下方是大片大片的熔炎火山,其他地型不多,連空地都很少。

在神域內僅有的一大塊空地上,一群數量三百左右的紅皮膚熔岩地精戰士正和數量更多的骷髏架子戰成一團。

在那些熔岩地精戰士的身後,還站著十幾個手持石杖,身材略顯佝僂的老熔岩地精。

在其中一個看起來首領模樣的熔岩地精的號令下,正在與骷髏架子們戰做一團的地精戰士們迅速後撤,僅維持著一條簡陋的防線。

而隨著熔岩地精戰士們後撤,隻見後方的十幾名老熔岩地精同時舉起石杖,石杖頂端一團暗紅的光芒亮起,迅速凝結成一個籃球大小的熔岩火球,看起來就像外表碳化的燒紅鐵球。

隨著老熔岩地精們的法杖揮舞,十幾顆熔岩火球齊刷刷慢悠悠的越過熔岩地精戰士們的防線,落入骷髏群中。

“轟轟隆隆!”

接連不斷的驚天巨響響起,每一個熔岩火球都爆裂開來,籠罩住5*5的範圍。

十幾個熔岩火球之下,除了靠近熔岩地精戰士防線這邊的狹長細線,整個骷髏群都被籠罩,處於其中的乾瘦骷髏戰士被烈焰包圍,瞬間渾身燃起迅猛火焰,眨眼間就被融為一搓搓灰燼消失不見。

“好!”

神域上空的董宛情不自禁點點頭。

炎蔚的熔岩地精法師雖然還有著一定的缺陷,但難得的是在炎蔚的訓練下,它們對法術的掌控力和相互協調配合能力極為出色。

再進一步補上短板,將來成就絕不會低!

隨即,她又去雲宇等其他幾個成績還不錯的學員神域上空觀察一番,眉頭時而皺起,時而舒展,心情就像過山車般起伏不定。

——————————

太玄洞天,陸澤神域。

第一輪入侵結束。

在陸澤的一番精心操作下,除了最後剩餘荒野豺狼人的拚死反撲導致了十餘隻魚人傷亡,其他損失並冇有。

算得上一場近乎完美的大勝!

並且,有了荒野豺狼人們提供的優良鐵木矛戰利品,更換了一小部分魚人的武器,使魚人們的戰鬥力從整體上不減反增不少。

月中測試的三輪入侵併非接連而至,每輪結束之後中間都會給半天的休整時間,同時不更改傳送門出現的位置。

鑒於此,在戰鬥結束後,陸澤立馬讓魚人們和召喚出來的豺狼人投斧手打掃戰場,然後以傳送門為中心,開挖一些壕溝做地形方麵的佈置,儘量爭取有利地位。

這就是班主任董宛在考試前所說的“想通過並不難,隻是需要重視方式方法!”

如果能夠有效利用各種條件,合理佈置,占據主場優勢,以弱勝強降低戰損並不是什麼困難的事。

半天的時間很快過去。

寂暗了許久的幽暗傳送門再次出現新的波動,在同樣的幽霧蔓延下,新的入侵者開始顯露身形。

那是一隻體型碩大又威猛有力的類地精生物,身高兩米有餘,手中提著一個通體黝黑長柄釘頭錘,身體皮膚顏色介於淡黃色到黃棕色之間,上麵覆蓋著濃厚的棕紅色粗糙毛髮。

它有著熊一樣的臉龐,眼神跟野獸差不多,綠白色的眼珠中央有個紅色瞳孔,另外還有一對鏟子形的大耳朵,嘴裡長滿尖銳的長牙。

“熊地精,還是經過轉職的熊地精強盜。”陸澤根據對方的體態特征,第一時間判斷出對方的身份。

這些傢夥邪惡、貪婪、愚蠢,有著熊一樣的靈敏嗅覺、硬韌皮毛和銳利爪子,大多依靠本能戰鬥,經過轉職會使用一些武器。

雖然熊地精強盜單體實力和豺狼人投斧手同屬於一階高級,但硬碰硬時三個豺狼人投斧手都不一定能夠拿得下一隻熊地精強盜,它們唯一缺陷的隻有智慧。

因為是第二輪考試,這些熊地精強盜的數量比第一輪的荒野豺狼人還多,足足上百隻。

這就註定陸澤無法選擇和它們硬碰硬。

見第二波的熊地精強盜已經全部降臨完畢,在陸澤的命令下,原本還鬆鬆垮垮站在幾百米外與熊地精強盜們隔著簡陋壕溝對峙的魚人和豺狼人們瞬間一鬨而散,彷彿潰散的羊群,往四麵八方而去。

但細心觀察,能夠發現它們並非毫無組織,而是以一隻隻精英魚人隊長為統領,保持著鬆而不散的隊形,八十隻豺狼人投斧手更是同奔一個方向。

這是陸澤分散敵人力量,誘敵深入的策略。在一望無際的草原上,對待其他入侵者這個策略可能很難起到效果,但對付愚蠢的熊地精強盜,簡直冇有失敗的可能。

眼見著到嘴的食物往四麵八方逃跑,不等熊地精強盜首領的命令,大群熊地精們就開始自我三三兩兩的分散追出去。

原本熊地精強盜還想開口統合一下力量,但幾番嘶吼無果後,索性也不再管,帶著群數量大約三十的熊地精強盜,直追數量最多的那群豺狼人投斧手。

對熊地精而言,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食物。但實際結果,卻早在它們追出去的那一刻就早已註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