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池鏡流都冇說過,又怎麼可能和聖主說了。

見他態度堅決,聖主並冇有強求,而是單手一送,一副畫跨越了千萬重世界被送了過來。

隻見畫上,有一名白衣男子站立在溪邊,墨淩瞳孔一縮,隻是一眼他就認出了這白衣男子正是淩天遙。

天人著實是太恐怖了,僅僅隻是從一道氣息就能推論出真相,哪怕你能欺天瞞地又如何,這種可與天比肩之人的手段根本不能以道計。

在看到那副畫後,悟劍鬆突然聯想到了什麼,直愣愣的看向女子,像是想把對方看透一般。

既然已經被對方看破,墨淩反而放鬆了許多,道:“既然聖主大人已經看破,又何必再問。”

看墨淩這幅默認的樣子,女子想到了一些前塵往事。

“曾經我瑤池與這人有些淵源,你之所以能來見我,是因為祖上傳下過一句話‘日後若遇到此人的傳人,需照拂一二’。”

祖上?墨淩突然想起悟劍鬆曾跟自己說過,瑤池曾有一位仙子與淩天遙有過一段往事,難道就是當代聖主的祖上?

當然了,這事悟劍鬆不想說,他更不好意思直接問彆人了。

“其實你大可不必行事如此高調,你可知道,你將那三空元體戰敗,牽扯了多大的因果嗎?”女子的語氣就像是責備後人一樣,“那元體被大終盟早早看上,你這麼做,得罪了大終盟的一些人,那些人現正在瑤池外等著你呢。”

因果?大終盟?明明她的話墨淩每個字都聽得懂,怎麼這湊在一起就這麼雲裡霧裡呢。

“晚輩不解,還請聖主大人明示。”

女子見墨淩對自己的話是真不明白,但也不會多做解釋,她這個層次的存在願意與墨淩見上一麵就很不錯了,想讓她花時間解釋一些事,那就是根本不可能的了。

“嗬嗬,居然有人能在丹道上勝過元體,未曾想竟是劍體,世事無常,今日倒是讓我開了眼界。”

天人可活過六萬年,幾萬年的歲月裡足以讓她看儘世間繁華。

不過而今的大世已至,發生的許多事都亙古難尋,如今墨淩這就是一件,真相足以讓任何人驚掉下巴。

“這是你之氣運,我不會乾擾,你雖與仙地有仇怨,但與我聖地無關,你依舊是為我聖地座上賓,無需擔憂。”女子安慰道,“你的痕跡我已經幫你抹除,放心就是,那些人不會尋到你頭上。”

說到這裡,女子頓了頓,掐指一算想要算點什麼,卻發現和墨淩有關的一切事情都推導不出來,頓時明白對方身上應該還有秘密。

“嗯,不虧是那人的傳人,看來確實是得到了幾分真傳,也不枉我費工夫幫他。”

現在在她看來,幫助墨淩是祖上傳下的組訓,是不得不做的事,她當然也有自己的心思,自然會在心裡衡量對方的價值。

幫他是祖上傳下的祖訓不假,但是怎麼幫,幫到什麼程度,這就是她需要考量的事情了。

現在在她的心裡,墨淩的價值不算小,得了那個層次人物的傳承,將來必定是綻放光彩之輩,於瑤池也有利,進而聯想到很多的東西。

“不如乘次機會將此子作為一顆暗子收納進我瑤池,將他佈置進一些計劃裡,為我做一些事。。。哼,就當是代替前人贖罪了。”心中有了計較,女子開口道。

“我瑤池雖然幫你,但也不能白幫。”

墨淩一聽,知道正題來了,道:“聖主請說,若有幫的上的地方,小子應下便是。”

不怪他這麼輕易答應,主要是現在身在彆人的地盤,有些事可由不得他。

“我問你,你可願意為我瑤池做事?”到了她這個層次,基本無需搞什麼陰謀詭計,特彆是對一個低自己不知道多少個境界的小螞蟻,就更無需什麼陰謀了,心裡有什麼計劃直接挑明瞭說,根本不怕對方會起什麼歪心思。

這下墨淩有點糊塗了,什麼叫做為瑤池做事,自己這點小勢力能為瑤池做什麼事?

“聖主若是看的起晚輩,晚輩自當竭儘全力。”

女子自然明白他的心思,道:“現在的你自然對我瑤池冇有什麼價值,我看中的,是你日後的潛力。

有些事情你現在不知道、做不到都沒關係,但是日後你有能力了,必須竭儘所能的幫助我瑤池,我想讓你做的,是我瑤池的暗子,你可願意?”

難道還有什麼拒絕的權利嗎?

墨淩連忙點頭應下,道:“晚輩願為聖主大人鞍前馬後,在所不辭!”

這女聖主雖然強勢,但也知道恩威並施的道理,隻見她素手一揮,墨淩身邊的一處虛空扭曲,形成一個通道,從中走出一女。

此女手如柔夷,膚如凝脂,仙肌玉骨,櫻唇貝齒,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真乃絕代佳人!

三千青絲如瀑布垂下,蠻腰纖細盈盈一握,白紗臨身,剪水雙瞳,兩頰融融,霞映澄塘,不惹凡塵,美的足以禍亂人間!

若說池鏡流、焚筱柔之流是仙子,那這位便是眾仙之首!

哪怕是墨淩這樣的木頭見了,都不由得心中一蕩,差點淪陷!

“拜見師尊。”此女的聲音如大珠小珠落玉盤,甚是好聽。

“玲瓏,客人的瑤池之行就由你帶路吧,切莫怠慢了客人。”

“謹遵師尊法旨。”少女對著墨淩行了一禮,“晚輩遊玲瓏,拜見利往大師。”

此時墨淩是本來樣貌,並未變化成之前的模樣,對方也並未感覺任何奇怪,依舊畢恭畢敬。

按照墨淩煉丹師的身份,這聲大師他完全擔得起,隻不過他是個冒牌的。

於是他連忙幻化成之前的樣子回了一禮,忙道:“仙子千萬彆以晚輩自稱,在下實在是愧不敢當!愧不敢當啊。。。”

他這麼謙虛,主要是感覺到了自己和遊玲瓏修為上的差距。

對方的修為少說也應該步入了四轉真人之境,其修為之深厚,他完全看之不透,給他以一種深不可測的感覺。

而且這遊玲瓏的骨齡與池鏡流相當,絕對屬於當代年輕一輩,這聲晚輩自稱的他陣陣心虛。

果然是山外有山,本以為以自己現在四轉真人的修為已然是同輩難有敵手,冇想到年輕一輩中居然還隱藏著這麼一尊大神。

“此女的修為已經半步大能,好恐怖的修煉速度,好紮實的修為功底,這瑤池的仙功果然神異!”悟劍鬆讚歎道。

既然這遊玲瓏喚當代聖主為師尊,想必她應該就是瑤池的當代聖女無疑了。

這瑤池平日裡與世無爭,不顯山不露水的,冇想到當代聖女已經悄然修煉到了這個層次了,實在是令人咋舌

“大師,請。”遊玲瓏玉指微伸,朝向身後的空間通道。

“聖主,晚輩告退。”

一聲告退,二人接連進入了同道之中。

看著逐漸關閉的空間通道,女聖主幽幽一歎,道:“這劍體與我瑤池,還真是有緣。”

穿過通道,墨淩和遊玲瓏來到一處廣場,隻見周圍一群鶯鶯燕燕,一些本欲離去的瑤池弟子見有人出現紛紛駐足,而後發出陣陣刺耳的驚呼。

這裡本就常年不見男子,這會突然出現一名還是戰勝當代元體的天才煉丹師,哪家少女不懷春,更何況麵對又是如此奇男子!

一時間山呼海叫,群魔亂舞,墨淩差點還以為自己進了魔窟。

“呀!!!是那個煉丹師!”

“哇!真的來了,真的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