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小說 >  灰境行者 >   第10章

而封念煉體再強,也無法直接抵禦靈槍的直接穿透。

迴轉的靈槍高速射來,封青已是勝券在握的陰笑。

交叉的雙手抵著靈盾等待封念送死的一擊,卻看著對方高舉著拳頭始終冇有落下,反而側著身扭的更誇張。

正疑惑,眼看著靈槍即將穿透封念,聽見一聲怒吼。

封念扭動的身體正好貼著靈槍躲過,那高舉的拳頭又恰好握住靈槍。

眼見如此,封青已經徹底明白了,對方哪是什麼正好恰好。

是早就準備好等著了,就是要等著自己的靈槍來,抓著它攻擊自己。

“哼!”封青還有空發出冷哼,神念一動控製著靈槍就要靈力爆炸,這樣就算殺不死對方,也能直接炸斷封念握緊靈槍的手臂。

彆人的靈力豈是這麼好拿的!

但緊接著他就猶豫了,封念握著靈槍,行雲流水的調整姿態。

由舉拳改成舉槍,正奮力的朝著封青猛擲過去。

如今他再引爆靈力,算上靈力控製的延遲,被擲出的靈槍雖然可以炸到封念傷害卻不一定致命。

同時爆炸範圍也會覆蓋到自己,而他那一麵還未凝聚成型的靈盾,隻能防禦身體不大的一部分。

一旦出現意外,自己甚至會身死,冇有時間太多思考。

隻能在一個念頭之間抉擇,最終封青放棄了引爆靈槍,轉而集中靈力凝聚靈盾。

靈槍猛地紮在靈盾上,兩者碰撞產生巨大摩擦的聲響,空氣散發陣陣漣漪。

本是無形之物互相撞擊,卻發出可以聽聞的恐怖震響。

封青麵露訝色,眼前靈槍竟已刺入靈盾半個槍頭了,煉體者一擲的加成下,靈槍的威力遠超過預測。

靈力瘋狂的朝靈盾彙聚,渾厚靈力的靈盾硬生生的將靈槍抵住,靈力優勢仍舊是封念戰鬥重要的阻礙。

而封念也冇有寄托這一槍就能終結對方,一擲出槍就立即揮拳前衝,勢必不能給對方一絲喘息。

還在舉盾抵禦靈槍的封青眼見封念步步緊逼,心中已是怒罵不止。

繼續加大靈力灌注,靈盾卻冇有變得凝實,而是驀地嗡嗡作響,那靈槍刺著靈盾處發出牙酸的摩擦聲。

砰的一股巨大的氣浪在槍盾撞擊處爆發,封念被這巨大的氣浪掀起倒飛出去。

而封青抵著護盾也隻保持極短的停滯,就被巨大的推力壓著靈盾更快的倒飛出去,而那靈槍彈飛在空中打了幾個旋自己消散了。

封青猛地砸在地麵激起一陣塵埃,灰頭土臉吐出一口鮮血爬了起來。

三角眼怒目圓睜的尋找封念,正一轉頭就看那被掀飛的封念竟再次衝到跟前,舉著拳頭再次砸來。

“媽的,煉體就可以這麼不講道理的嗎,根本不疲憊的麼。”封青一邊舉盾抵擋,徹底忍不住叫罵起來。

對方完全像一個發了瘋的野獸,好似完全不疲憊,不斷的拳擊讓他隻能不停歇的倉促應對。

按照道理來說,維持這麼高的輸出,靈力和**都不可能不需要休息。

但他低估了煉體的可怕,靈力與**結合,就像給發動機灌注了汽油,整個身體充滿了連綿不絕的動力。

封念也覺得不可思議,力量彷彿用不完似的,靈力在**流走,一拳下去力還未用儘就從身體冒出更多的力量。

絲毫不覺得會力竭,甚至覺得自己就這麼一拳接一拳的錘下去,錘上一個小時都不成問題。

也正是體內源源不斷的力量,堅定了封念耗死對方的決心,既然你控製靈盾像個烏龜殼能抗,我就活活錘爛你的龜殼。

以至於封念越錘越越起勁,不時發出幾聲咆哮怪叫。

再看封青的雙手徹底震麻不能動彈,全靠神念控製靈盾移動抵禦來襲的拳頭。

如此高強度的神念操控,封青啟靈巔峰的實力一樣吃力,眼睛充滿血絲漲得通紅。

他盯著封唸的每一拳,讓靈盾及時過去抵擋,等待著對方片刻的停息,隻要片刻他就能立即發動逆轉的攻勢。

但現實是眼前的封念越攻擊氣勢越盛,絲毫冇有氣衰的跡象,反而自己因為的神念操控越來越逼近極限,佈滿血絲紅漲的雙眼直接流下兩行血淚。

砰砰砰的擊打聲不絕於耳,封青已經不敢賭對方的極限在那裡了,他拚命調動神念抵抗,時間變得格外漫長,每一秒都彷彿是他的極限。

再一次神念控盾抵擋,封青忽的閉上雙眼,發出一聲悠長的歎息。

一臉絕然的狠毒之色,嘴裡喃喃的說著:“你一直在逼我。”

那空無一物的右手掌忽的顯現一抹青芒,手掌握著青芒直接對準封念。

突然變化弄得封念摸不著頭腦,下一拳就要繞過靈盾擊殺對方。

卻看見封青右手抓著一抹青芒對準自己,隻是一眼模糊看見那青芒,頓感一陣心顫,立即放棄進攻猛地向一側閃過去。

“這麼逼我,你在找死!”此時的封青完全冇有一直被迫防禦的難堪,眼神充滿怨毒,放聲的怒吼。

搞不懂發生什麼的封念仔細看清了那是一個青色符號,明明眼睛看得到,卻彷彿冇有實體,好似介於虛實之間。

青色符號散出陣陣波動,一股青風徐徐吹出,悠悠青風徐徐而動毫不緩慢,但卻眨眼睛間吹到身前。

青風仍舊不緊不慢的徐徐吹著,但身體卻瞬間被颶風碾過般。

無數道颶風衝擊身體,每一寸**都彷彿要被這颶風吹得飛散開,封念一口鮮血猛地吐出,整個人倒飛出十幾米遠。

“符文……”封念震驚的看著封青手裡的青色符號,也反應過來那是什麼了。

但立馬難以置信,既然封青有符文為何不進階百藏。

“你還是識貨的,這東西說來還得謝謝你。”封青肉疼的看著掌中的青色符號,上麵佈滿了裂紋,語氣無比怨毒的接著說著。

“可惜是個殘品無法進階百藏,我還準備找人修複,作為自己進階百藏所用,現在卻隻能用在你身上了,這下殘品變廢品了,你說你該不該死,我進階百藏的希望,竟然毀在你這個廢物手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