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看著地上那塊暗紫色石頭,臉色有些難看。

“咕嘰。”

小球在劉瀚夢肩上不停的叫著,劉瀚夢摸了摸它頭頂的小花,安慰道:“咱現在可不能這麼悲觀啊,多往好處想想,萬一這隻不過是塊跟之前那石頭相似的石頭呢?”

韓木東哆嗦著道:“我也希望是這樣啊,可是你仔細看。”

劉瀚夢又看了看,發現在石頭前麵的泥巴地上,結結實實地印了兩個人臉印,看形狀是韓木東的冇錯了。

劉瀚夢:“……”

薛仁凱訕訕的道:“這該不會就是傳說中的鬼打牆吧?難不成這島上真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

劉瀚夢冇好氣的給了他一拳:“你丫少在這裡駭人聽聞,現在的問題是如何離開這裡。”

“咕嘰。”

小球突然掙脫開劉瀚夢的手,一躍而下,跳到石頭旁邊,頭頂的小花低向石頭的方向,然後看著劉瀚夢叫個不停。

劉瀚夢愣了愣,隨即反應過來:“難不成你是說,要把這石頭挖出來?”

小球點了點頭。

薛仁凱呆住了:“臥槽!這尼瑪究竟是個什麼物種?居然你聽懂中文?”

影勇嘴角一抽:“這都跨物種傳播了都,真就全世界都在講中文唄?”

“行了,彆吐槽了,挖吧。”

劉瀚夢大手一揮,道。

幾人無奈,隻得一人找了一根木棍,對著泥土開挖。

挖了不多時,那塊“石頭”已經露出了一小塊。看著露出的那塊,劉瀚夢疑惑道:“你們不覺得,這玩意根本就不是石頭嗎?”

薛仁凱點了點頭:“的確,石頭根本不可能這麼光滑透明,而且這玩意很薄,但又無比堅硬。”

韓木東皺眉道:“根據我當導遊這麼久的經驗來看,這東西應該是一個鱗片。但哪種魚類的鱗片這麼大?”

影勇道:“那就繼續挖唄,看看這究竟是什麼玩意。”

又半小時後……

“臥槽!”

“臥槽臥槽!”

“臥槽臥槽臥槽!”

“臥槽×3!”

看著眼前那一人高的六邊形暗紫色鱗片,劉瀚夢四人不由自主的罵出了一句國粹。

正經我輩一百年!

“這是……蛇鱗?”

劉瀚夢驚駭無比的道:“而且就這鱗片的形狀來看,是背鱗冇錯了!”

薛仁凱一個哆嗦:“我靠,老劉,你可彆騙我嗷,我怕蛇啊!而且這麼大的背鱗,那蛇究竟得有多大啊?”

劉瀚夢麵色嚴肅的道:“我這也是猜測,具體什麼情況我也不確定。可你們彆忘了,這座島的存在,本就是一件奇事。”

幾人沉默。

隨後劉瀚夢道:“行了,船到橋頭自然直,我們還是先離開這個傳說中的鬼打牆再說吧。”

“嗯。”

“誒,對了。”

劉瀚夢看向小球:“你讓我們把這玩意挖出來,究竟是乾啥啊?”

“咕嘰。”

小球叫了聲,頭頂的小花指了指鱗片,又指了指劉瀚夢幾人,最後指向自己。

韓木東打了個哈哈:“你該不會是想我們把它也抬走吧?”

小球點了點頭:“咕嘰。”

韓木東:“……”

劉瀚夢四人麵麵相覷。

“咋搞?”

“還能咋搞?搬唄!”

無奈,幾人隻得乖乖的走到鱗片旁,一人站在一角,合力把鱗片抬起。

“咦?這鱗片出乎意料的輕呢。”

薛仁凱掂了掂肩部,驚訝道。

韓木東沉吟片刻:“呐,我說。”

“咋了?”

劉瀚夢看向他。

韓木東:“有嗩呐和白手套嗎?不然總感覺冇有靈魂。”

劉瀚夢黑著臉:“滾。”

“咕嘰。”

這時,地上的小球突然朝一個方向跳去。

劉瀚夢連忙招呼道:“趕緊跟上!”

“來了來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再特麼配音勞資現在就給你抬了!”

彆看小球小,但跳起來卻絲毫不慢,劉瀚夢幾人用儘全力才勉強跟上小球的速度。

“臥……臥槽!咱慢點行不?”

韓木東喘著粗氣,一臉絕望的喊到。

“咕嘰。”

小球叫了聲。

然後加快了速度。

韓木東:“#¥[email protected]西內&#¥……”

最後,小球在一片開闊地帶停了下來。

“終……終於到了……累死爹了……”

韓木東把鱗片一撂,一屁股坐到地上,有氣無力的道。

劉瀚夢三人也坐下休息。

薛仁凱突然道:“誒,霧散了耶!”

劉瀚夢等人這才反應過來,四周的霧不知何時已然消散,腳底也不再是泥巴路,轉換成了堅硬的石頭。

劉瀚夢吐了口氣:“看來我們已經脫離鬼打牆了……”

“咕嘰。”

這時,小球跳了過來。

劉瀚夢摸了摸它的小花,咧嘴笑道:“還好帶上你了啊。”

“咕嘰。”

小球叫了聲,然後跳回劉瀚夢的肩上。

休息好了,劉瀚夢從地上坐起,朝四周打量去。

他們現在正處於小島正中心的山峰上,整座小島的景色清晰可見,在落日的餘暉下,被迷霧所籠罩的小島宛若人間仙境,這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美景。

影勇驚訝道:“哦呦,想不到還挺好看的。可惜了冇有手機,不然非得給它拍下來。”

“那可不。”

劉瀚夢笑了笑,雖說小島濃霧瀰漫,但依稀可以看到島上那一道道延綿起伏的山脈,這些山脈宛若麻繩一般,將整座小島裹了起來。而山脈的儘頭則高高豎起,直衝雲霄。

韓木東狠狠的呼吸了一口島上的空氣,感慨道:“就是這種不含任何新增劑的空氣,爽!”

影勇一咧嘴:“說起來,咱還是全世界第一批登上這座島的人類吧?那句話怎麼說來著……我們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

韓木東擺擺手:“彆拿你和人類這個種族相提並論行不?”

影勇:“想打架?”

“那個,我說……”

薛仁凱突然開口道,聲音竟有些顫抖:“我怎麼感覺我們並不是第一批登上這裡的人啊?”

劉瀚夢三人一愣:“為啥?”

薛仁凱指了指腳下:“你們仔細看。”

劉瀚夢幾人這才注意到,自己的腳下,竟是一塊圓形石盤,一塊巨大的石柱斜插在石盤上,而石盤表麵不知被誰刻下奇奇怪怪的符文和法陣。

不僅如此,就連他們上來的路線,也是又一座座石階搭出來的。

韓木東嘴角一抽:“我說走路怎麼突然舒服起來了,這應該不是自然形成的吧?”

影勇沉思道:“難不成這裡是什麼邪教徒藏身的秘密孤島?而小球則是他們秘密實驗研究出來的玩意?”

“臥槽,彆嚇我!”

薛仁凱哆嗦著道。

影勇無可置否的哼了一聲。

一時間,先前的那種輕鬆感不複存在。

“咕嘰。”

這時,小球又叫了一聲,隨後從劉瀚夢肩上跳到石柱上方,頭頂小花指向石柱。

眾人這才發現,石柱表麵有一處缺口,而缺口的形狀,正與幾人抬的那塊鱗片所吻合!

“它是……讓我們把鱗片放上去?”

韓木東疑惑道。

小球點了點頭,一跳一跳的,顯然十分激動。

韓木東看向劉瀚夢:“老劉,咋搞?”

劉瀚夢想了想,索性一咬牙:“瑪德,不管了,都走到這裡了,搏一搏,單車變摩托!不成功便成仁,放!”

“行,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