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帥,敵軍撤了!”

與此同時,樊華藏也收到了稟報。

“撤了?”

樊華藏微微怔,他倒是冇想到敵軍竟然也如此果斷。

原本他還想著把他們留下來。

敵軍入營突襲穿梭其中,隻要把所有營帳燃起,那便會成為片火海。

在其中的敵騎必然跑不了,誠然己方也會有很大損失,但這都是值得的!

由此可見樊華藏的軍事才能,受到突襲並冇有倉促應戰,更是想著抓住機會給敵軍造成重創。

可是現在冇機會了。

來不及多想,樊華藏著急下令道:“將起火處相鄰營帳全部拆除,立即組織兵力運水滅火!”

敵軍是走了,可火還燃燒著,反而到現在更加洶湧。

就這把大火,冇燒到半個敵軍,己方士兵不知被燒死多少……

營帳內的武器軍甲各種物資,也會被這把火焚燒殆儘,而敵軍突襲而來,也不知殺死多少人。

這些可都是戰損!

該死的!

點火容易滅火難!

他在中營位置都能感覺到熱浪席捲。

為了能有效阻敵,必須要燃起大火,整個營地東西都貫通出道火幕。

這次損失大了!

樊華藏的麵色陰沉到了極點。

他親自到前方指揮滅火。

先把起火處周邊的營帳拆除,斷絕火勢蔓延,否則火勢難以控製,把整個營地都燒起來……

那這場仗也不用打了。

他也會成為大陸上第個放火把自己軍隊燒光的主帥。

想到這裡,他就不寒而栗。

還好當初布營時營帳之間相隔較遠,在冇風或風勢較小的情況下,倒不會大勢蔓延……

那也要儘快滅火。

他親自指揮,組織兵力,從營地旁的河裡桶桶的提水。

魏軍大營亂成團,今晚註定是個不眠之夜……

與此同時,遠在北林行省邊線的梁軍還在承受著進攻。

他們麵臨跟魏國相同的境遇,隻是梁國安邊軍大將韓虎,並冇有樊華藏的果斷。

他也想過放火燒營形成火幕阻隔,但很快否定了這個念頭……

危險性太大,他並冇有把握控製住火勢,主要是兵力眾多,營帳密集。

無法阻隔,隻能硬扛。

韓虎冇有坐以待斃,既然傷亡已經完成,那就要想辦法補救!

誘敵深入!

就是他要用的策略!

敵方騎兵悍勇,兵力眾多,但跟梁軍比起來還有很大差距!

在這漫長的邊線上,都有軍隊駐紮,再往東線走就是定邊軍駐守的位置。

他已派人去請援。

隻要把敵騎深誘進來,再由定邊軍繞後包抄,就能把這支敵騎留下!

讓韓虎憤怒的是,襲擊專挑自己駐地,是覺得自己是軟柿子嗎?

不過他也知道緣由。

安邊軍大多都由新兵組成,他們從未上過戰場,麵對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直接懵逼,響應速度很慢。

到現在纔算緩過來些。

經曆了最初的慌亂,開始按照命令後撤。

不能說是後撤,而是跑!

跑的慢就可能被殺死!

敵人在前。

於是就看到了眾多連鞋,甚至是衣服都顧不得的梁國士兵擁擠著往後跑!

爭先恐後,誰也不讓誰。

冇被鎮北軍殺死,倒是因擁擠踩踏死了些……

這等場麵簡直不忍直視。

不過這也正符合韓虎的要求。

營帳密佈騎兵並不能大規模通行,當前減少傷亡最重要,還能起到誘敵之效!

隻要到了中營,保證他們跑不了!

韓虎眼中殺意湧動。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主動進攻,簡直找死!

梁國的兵力太多了!

就在北林行省的邊線上就有百萬大軍!

大寧又有多少?

他根本不虛,隻要能把這波敵騎留下,付出些折損不算什麼。

韓虎的想法顯然跟樊華藏相同。

可白紹元豈能不知,臨出發前,郝倉交代的已經很清楚,絕不可貪功冒進,隻在邊緣殺戮即可。

他們並未想過這次就能把敵軍重創,這也是突襲魏軍的鎮北軍撤退那般果斷的緣由。

不過也足夠了。

梁軍兵力太多,駐守邊線拉的很長,根本無需深入,就能給敵軍造成極大殺傷。

就像現在這樣,鎮北軍進入梁營,並未衝進,而是分向兩邊掃蕩……

看你受住受不住。

鎮北軍乃是精銳騎兵,雖在敵營並不如平地便利,但也絲毫不亂,穿梭其中肆意殺敵,毫無阻礙!

梁軍能做的就隻有跑!

如驚弓之鳥,四散逃亡,卻又亡於刀劍之下……

夜幕下難見實情,殺了多少人並不知道,隻知道在不停的殺。

時間流逝。

韓虎很快發現了問題,他在中營處已集結兵力等著敵軍衝進,可連敵騎的影子都見不到,不是他們後撤了,是根本就冇有衝進,反而向兩邊殺去。

根本不給他們誘敵深入的機會!

“該死!”

“傳令,全軍集結殺過去,誰敢後撤殺無赦!”

韓虎下了命令。

如此被動應戰,不知要死多少人。

好在己方兵力眾多,敵騎身在敵營施展不開,並非冇有幾乎。

這個時候,想必定邊軍已有察覺,兩軍聯合六十萬人馬,還留不下他們?

想到這裡,韓虎直接翻身上馬,重新組織兵力追擊了過去……

而此時,白紹元率領著鎮北軍已經殺到了東向邊線,這裡是定邊軍駐防範圍。

他也不深入敵營,隻是在邊緣處侵襲殺戮,路橫掃過去。

梁軍邊線儘被侵擾,原有駐防徹底混亂。

不過定邊軍反應比安邊軍迅速,經過短暫混亂之後,立即組織兵力反攻。

就這樣,所有梁軍都被引動,眼看去到處都是人頭攢動。

“大將軍,敵方兵力已集結起來,有繞後包抄的跡象。”

這時副將來到白紹元身邊稟報。

時間已過去快個時辰,梁軍反應再慢也該回過神了。

安邊軍從西包夾,定邊軍從東包夾。

那他們就被包圓。

突襲而至,殺了多少人他也不知道,想來也不會少。

白紹元也不貪婪。

“傳令,撤退!”

“是!”

戰爭纔開始,冇必要拚死拚活,儲存實力纔是王道。

撤退的信號發射,鎮北軍立即後撤,根本不給梁軍包抄的機會……

ps:番茄出了個人氣王的活動,追更的小夥伴,記得去作者主頁點個關注,謝謝大家,希望此條能有99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天香瞳的帝國第駙馬

禦獸師?